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新华搜索:

万宁日月湾:12少年竞浪逐梦成亮丽“招牌”

http://www.hq.xinhuanet.com  2012-12-10 17:38  来源: 海南日报   分享分享到新华微博

   
小队员要在沙滩边翻跟头,这种动作是冲浪的重要内容。

  
一名队员细心地冲洗着自己的冲浪板,这是她的心爱之物。

  
冲浪队的孩子年龄很小,有些甚至需要大人帮忙穿衣服。

  
体能训练中的孩子们互相配合。

  

    万宁市冲浪先锋队的12名孩子在自己的冲浪板前合影。法国人“豆腐”(前排)是他们的外籍教练。

  

    法国人“豆腐”是孩子们的冲浪教练,也是他们的洋朋友。这些渔民的后代与“豆腐”因冲浪而结缘为师徒。

  
除了在大海中,孩子们还要在沙滩边进行各种体能训练。

   在美丽的日月滩,有一群爱冲浪的中国孩子。这群孩子可不简单,他们都是万宁市冲浪先锋队的成员。这支队伍由万宁市政府出资组建,定期接受专业训练,是国内第一支由地方组建的少年冲浪队伍。当冲浪运动在中国逐渐兴起之际,这群孩子踩着浪花,傲立潮头,悄然走在全国同龄孩子的最前列。

  美丽的万宁日月湾,滩长水净,沙白浪软。12名孩子正浸泡在海里,跟着法国教练豆腐(中文名)在学冲浪。孩子们都还小,冲浪板比他们还高还大。

  豆腐抱起一些小家伙,把他们放着趴在冲浪板上,让他们划水。当有海浪卷来,孩子们就试着站起来。顺利站起来的小家伙,能得到豆腐的一顿夸奖。掉到水里的孩子,在豆腐的帮助下,再次爬上冲浪板,迎接下一朵浪的挑战。

  这是一群来自日月湾周围渔村的孩子,他们都是万宁市冲浪先锋队的成员。这支队伍由万宁市政府出资组建,定期接受专业训练,是国内第一支由地方组建的少年冲浪队伍。

冲浪训练当“奖励”

  11月24日上午,云淡日暖,日月湾上海风平静。

  这一天,原本将举行世界女子长板职业冲浪决赛,由于风浪较小,达不到比赛要求,因此赛事被推迟进行。而在离比赛场地不远的一块海滩上,12名孩子面朝大海,迎着朝阳,整装待发。

  这天恰好是周六,刚结束一周的校园生活,孩子们把由自己支配的第一天给了大海。他们早早来到训练场地,在日月湾冲浪俱乐部里换上冲浪服,抱起各自的冲浪板,列队接受体能教练曾山的检阅。

  检阅完毕,孩子们抱着冲浪板,步履轻盈,直奔海滩。下海冲浪之前,他们还得先接受一番体能训练。

  在沙滩上匍匐爬行,连续向前翻跟头……这些都是体能训练的内容。“姿势要正确,不图快!”曾山大声训令。对于孩子们的动作,曾山要求非常严格,他认为,技术要领掌握不好,不仅收不到训练效果,还容易造成队员受伤。由于训练严格,孩子们还戏称曾山为“魔鬼教练”。

  几十分钟的体能训练结束后,曾山一声“下海去吧”,孩子们如获至宝,抱起冲浪板,撒欢似地直冲海里,开始冲浪训练。“孩子们都没把冲浪看成一种训练,而是当成一种奖励,他们的体能训练完成不好时,我会吓唬他们,不让他们去冲浪,这一招比什么都有效。”看着小家伙们在海里扑腾,曾山的脸上写满笑意。

  俱乐部内刚建起了一个供滑板用的U形池,曾山介绍,这也是孩子们的一项训练内容,当遇上海面没有风浪,无法进行冲浪练习时,他就让孩子们练习滑板。曾山认为,滑板跟冲浪的很多技术动作如出一辙,学好滑板,对孩子们提高冲浪水平大有帮助。不过,由于U形池是用水泥砌造的,孩子们一旦摔倒容易造成伤害,曾山还打算加建一些必要的保护措施。

日月湾的亮丽“招牌”

  孩子们的训练,成了日月湾一道亮丽的风景,甚至称为“招牌”也不为过。

  在俱乐部大门外边,立着一块冲浪先锋队的巨大海报———12个孩子抱着冲浪板,一字排开,笑容灿烂,日月湾上泛起的海浪是他们的背景。

  不少来日月湾的各地游客,都会被这群孩子的训练所吸引,他们或在岸上观赏,或在岸边拍照,兴致来了,还会亲热地拉上一两名孩子合影。

  曾山表示,自己只是业余冲浪选手,孩子们需要一些更专业的教练来帮助。日月湾冲浪俱乐部里,共有5名教练,曾山主要负责体能训练,由两名外籍教练负责孩子们的冲浪课程。

  豆腐就是其中一名外籍教练,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经常跟孩子们打成一片。他告诉记者,这群孩子具有很好的先天条件,身体平衡感、柔韧性都比较出色,经过近两个月来的训练,冲浪水平提高很快。

  “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都特别能吃苦,最令我感动的,是他们对冲浪那种天生的热爱。”豆腐向记者感叹。

  对冲浪爱到痴迷,豆腐也算其中一个。他是法国人,1991年第一次来到中国,随后在北京一家企业当高管。6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豆腐来到海南旅游,立即被这里的风光秀色所吸引,他在这里学会了冲浪,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决定要留下来,在这里冲一辈子的浪!”豆腐毅然辞掉自己在北京的工作。

  豆腐现在是日月湾俱乐部的专职冲浪教练,每年大部分时间他都会留在这里,一边教学,一边享受冲浪的快乐。接手少年冲浪队后,豆腐表示,自己以后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孩子们身上。

  跟豆腐一样的外籍冲浪教练,还有来自美国加州的小龙。他从16岁就开始冲浪,每年到日月湾的很多游客,都喜欢跟他学习冲浪,小龙也收了不少“中国弟子”。

落选小队员哭着找来妈妈

  12名孩子年龄最大的16岁,最小只有9岁,都是日月湾附近村庄的孩子。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注定了这些孩子要与海结缘。

  在中国,冲浪仍是一项时髦的运动。而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冲浪却不陌生———美丽的日月湾,把这项健康时尚的水上运动带给了他们。

  自2010年始,万宁已连续3年在日月湾举办国际冲浪节,相继引进了世界女子长板决赛、世界男子长板决赛等顶级冲浪赛事。每年年底,来自世界各地的冲浪高手们都汇聚这里。浪尖回旋,腾闪挪移,选手在海上的英姿,深深地吸引孩子们。

  对于浩瀚的大海,这些孩子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在海里自如游弋,对他们来说早习以为常。但踩着一块板子在海上尽情狂舞,对于孩子自有另一番吸引力。

  今年9月初,万宁市面向全市招募小冲浪者,免费进行培养。一开始就有30多名孩子来报名,日月湾冲浪俱乐部主要负责招募和训练。曾山是该俱乐部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选拔主要看两点:一是会游泳,不怕水;二是身体平衡感要好。

  在日月湾附近村庄长大的孩子,几乎个个水性了得,因此在游泳这一关中占尽优势。

  经过初步筛选,有17人达到选拔标准。经过培训、体能测试后,又减了5人。剩下的12个孩子条件都非常好,但是名额只有10个。这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令教练组很感动。

曾山告诉记者,9岁的陈辉是最早一批来

  报名的孩子,他闯过了好几轮选拔,进入最后12人的名单。当他听说自己和另一人将要离开队伍时,小家伙很不甘心,他哭着回家把妈妈喊来跟教练“说情”。最终,小家伙对冲浪的热情打动了教练们。在他们的争取下,万宁市政府再增加两个名额,陈辉得以留下来,成为12名学员中年龄最小的孩子。

  11月24日,来万宁考察的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运动四部部长魏星告诉记者,冲浪这项运动在我国起步较晚,目前国内其他地方尚未组建以少年为主的专业冲浪队伍,万宁的这支冲浪先锋队,已经走在全国的前列。

冲浪队里的姐妹花

  在教练们的悉心调教下,孩子们进步很快,很多人都能轻松站在板上,做着各种冲浪动作。

  12名孩子中,女孩占了5名。据豆腐介绍,这些小姑娘学冲浪,比男孩子们进步还快,冲浪水平更高。

  10岁的董可盈,身形瘦小,皮肤黝黑,一双眼珠子清澈明亮,像经过海水清洗一般。站在伙伴当中,她并不显得突出,冲浪板要比她高出大半个头,宽度也超过了她的腰身。抱起这块冲浪板,小姑娘都十分费劲。然而,一旦下到海里,这块冲浪板立即被她玩弄于“脚掌”之间。一片海浪卷来,小姑娘瞅准时机,迎浪而上,双臂张开,顺势舞动,好似蝴蝶般轻盈灵动,岸上观客不禁拍手叫好。

  董可盈的身体平衡感和柔韧性,在这批孩子当中出类拔萃。在海滩上,她能连续做出多次空翻动作。曾山回忆,当时选她入队,主要就是看中小姑娘的身体平衡感。在第一次下海冲浪时,小姑娘面对第一个浪,竟然能顺利站起来,令教练组倍感惊喜。“董可盈非常有天分,如果她能坚持训练,将来肯定会是一名出色的冲浪选手。”

  小姑娘告诉记者,她想“当世界冠军”,但对于世界冠军,小姑娘的认识很单纯,就是“有鲜花、有金牌”。董可盈的姐姐董可欣也在这支队伍当中,姐姐的冲浪水平虽然不如妹妹,但她训练非常刻苦,“每个周末我俩都一起来,也好有个伴。”董可欣说。

  每当姐妹俩在海里冲浪时,总有一双关切的目光,在岸上注视着她们———两个宝贝女儿的安全,时时牵动着母亲黄玉妹的神经。

  黄玉妹说,女儿董可盈身体素质很好,以前曾有体校老师到学校选拔,并看中了她,但当时女儿还小,黄玉妹不舍得让女儿吃那种苦。然而有一天,当女儿提出想要学习冲浪时,看着她认真的表情,黄玉妹终于答应了。其实对于冲浪,这名农村妇女认识并不多,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冲浪时,她甚至搞不懂他们是怎么能在海上冲起来的。

  对于女儿的未来,黄玉妹也未想得太远。她表示,女儿喜欢冲浪,冲浪不仅带给她快乐,而且带给她健康,这就够了。当然,要是女儿将来确实能成为一名职业选手,而她们也喜欢从事这一行,黄玉妹表示自己会支持她们。

曾山:想为国家冲浪“造材”

  正所谓人如其名,曾山,一名山西汉子,大家都喜欢喊他“大山”。

  3年前,他来到海南,从此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刚开始,曾山在三亚做生意,小有所成。三亚有很多美丽的海湾,在一些外国朋友的影响下,曾山也学会了冲浪,并深迷上这项运动。“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位美国朋友的介绍下,曾山第一次来到日月湾冲浪,对于这里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很是痴迷。日月湾的魅力逐渐为人们所知晓,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各国冲浪爱好者。曾山也在此办起了第一家冲浪俱乐部,既帮助各地的冲浪爱好者学习,也出售或出租各种冲浪器材。

  曾山仍记得,最早在海南玩冲浪的,大多数是国外的爱好者,“中国人玩冲浪,当时算是稀奇事。”曾山说,近年来,到日月湾冲浪的中国人逐渐多了起来,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到日月湾玩冲浪的中国游客人数超过了外国游客。

  “很多人认为冲浪很危险,其实在极限运动中,冲浪是最安全的,因为你摔倒只会掉到水里,只要会游泳,一切都没问题。”曾山说。

  这支冲浪先锋队,也寄托着曾山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在澳大利亚等冲浪运动较为普及的国家里,大多数孩子10岁之前就已开始学习冲浪,这是一个学习的黄金时期,“冲浪队这群孩子基本正处于这个年龄段,可以说跟国外同步了,只要他们能坚持训练,还是有希望培养出一些职业选手。”

  美国夏威夷选手尼尔森,刚在万宁国际冲浪节中夺得世界男子长板职业冲浪冠军赛季军,别看他今年仅20岁,但他从5岁开始就练习冲浪了。

  无独有偶,在本届世界女子职业冲浪锦标赛中,美国19岁姑娘卡莉娅·莫尼斯最终折桂,她出生在一个冲浪文化浓厚的家庭,10岁前就学习冲浪,12岁开始参加职业比赛。

  曾山表示,自己的最大愿望就是,在这批孩子当中培养出一流的冲浪选手,将来能代表祖国参加奥运会等世界大赛。

  曾山的梦并不遥远,2016年奥运会将在巴西举办,而风筝冲浪已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这是冲浪项目首次登上奥运会的大舞台。4年后,冲浪队的孩子们完全有希望站上这个舞台。

  日月湾,将是孩子们开始扬帆逐梦的地方。(陈彬 张杰)

 

分享到: 分享新华微博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张小慧 )
相关阅读  
·海南万宁组建冲浪先锋队 12位少年竞浪逐梦 ( 12-10)
·我们都有冠军梦 记录中国首支少年冲浪先锋队 ( 12-04)
·万宁旅游因冲浪热 109公里爱情海岸名扬国际 ( 12-03)
·冲浪节带旺万宁旅游 109公里海岸名扬国际 ( 12-03)
·美国选手卫冕男子长板职业冲浪冠军赛冠军 ( 11-29)
·男子长板冲浪赛美国选手卫冕 笑纳万元美金 ( 11-29)
·海南万宁:日月湾将建冲浪风情小镇 ( 11-29)
·体育总局官员赞万宁冲浪节:已成品牌赛事 ( 11-27)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