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中国农村呼唤更多“尤努斯”——对话博鳌嘉宾、海南农村信用联社董事长吴伟雄

2016-03-25 16:44  来源: 新华网

    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召开期间,海南省农村信用联社理事长吴伟雄做客《新华访谈》,阐述金融“平民化”。

    图为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吴伟雄做客“新华访谈”。23日,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吴伟雄在海南博鳌做客“新华访谈”,详细介绍海南农信发展历程、创新经验和未来憧憬。新华网发(朱岩 摄)

    图为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吴伟雄为中国经济信息社海南经济研究中心“代言”。23日,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吴伟雄在海南博鳌做客“新华访谈”,详细介绍海南农信发展历程、创新经验和未来憧憬。新华网发(朱岩 摄)

    博鳌亚洲论坛连续两年就“普惠金融”开设分论坛,力挺农民小额信贷,全力推动农村金融改革,助力现代农业和农民增收。引人注目的是,这一分论坛的主要承办方是海南省农村信用联社。为什么一个省级农村金融机构引起国际论坛的高度关注?据称,2007年时任海南省长罗保铭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与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行长尤努斯“拉勾约定”,以小额信贷拉开海南农村金融改革的序幕,这个“历史任务”首先落在了当时新上任的海南省农村信用联社董事长吴伟雄身上。9年来,作为农村普惠金融“海南模式”的创造者,他被誉为海南的“尤努斯”。

    农村小额信贷“海南模式”如何亲农惠民?普惠金融如何助力中国农业现代化?中国农村金融改革的方向是什么?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期间,新华社记者专访了博鳌嘉宾吴伟雄先生。

    以下是对话实录:

    破解“两难”:从亏损大户到“海南最大银行”

    记者:据说海南农信联社2007年揭牌时亏损严重,此后9年却成长为全国农村金融行业快速发展的一面旗帜。这期间,最成功是哪些方面?中间最艰难的时候是怎么挺过来的?

    吴伟雄:第一个难事是“清欠”。2007年8月揭牌的时候,当时的海南农信亏损50多亿,有80%-90%的不良资产。当时看了财务报表让人心惊胆战,这么烂的地方,怎么做好?多亏海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海南省委书记、时任省长罗保铭同志希望农村信用社发展小额贷款业务,为农民增收致富作贡献,他对改革前农信冒出的一系列问题非常关注并给予了实际的支持。罗书记曾经要求有关部门联手清欠改革前海南农信债务,针对一些干部拖欠农村信用社的钱,他要求纪委等部门发动“清欠风暴”,海南省委组织部、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都参与了那场清欠行动,共追回24亿的不良贷款,这24亿对海南农信是一个极大的帮助。这应该是海南农信发展路上最难的几件事之一。

    记者:巨额清欠是第一件难事,还有其他难事吧。

    吴伟雄:第二个难事就是海南省委、省政府提出要给农民贷款。8年多我们走过来了,而且做的相当好。当初的小额信贷挣不了多少钱,完全是服务性的,能够把工资和经费拿回来就没剩多少了,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做小额贷款,加上当时给的利息也很低,因为政府规定不能超过10%,很多是7%-8%,而全世界公认的小额贷款利息在20%-25%是比较合理的,甚至还可以更高。如果按照海南农信现在的管理和技术来做,15%的利息农民是可以接受的,客户也是可以接受的,小额信贷也是可持续性的。如果你到农村问一问通过小额信贷发财的农户,他们会说感谢政府、感谢农信社给我们贷款,是因为利息低、有优惠。特别是省委、省政府制订了贴息政策,对还款好的、发展快的农民给予贴息,农村妇女贴8%、男士贴5%,他们享受了低利率甚至是无利息的贷款,这给农民发展生产提供了极大帮助。海南省统计局近日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海南农信的小额信贷为农民增收方面,特别是改变农村的现代化方面做出很大的贡献。

    记者:海南农信社目前发展到什么程度?请能量化介绍下。

    吴伟雄:海南农信发展到今天,已是海南规模最大的银行。目前累计给海南农民发放小额贷款近230亿元,覆盖海南全省近60%的农民,不良贷款率则低于2%,由此创新了普惠金融模式,并因此受到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参会嘉宾的关注。

    记者:从全国看海南农村信用社的综合指标是一个什么情况?

    吴伟雄:我们起点低,现在是全国中高等水平。像北京、上海的农信社改革早,当初改制时政府一把买走了不良率,我们则是自己慢慢消化的。

    求解农民“贷款难:人人享有平等融资权

    记者:当时您接手海南农信社,据说时任省长罗保铭讲过一句话,不在乎农信社赚多少钱,更在意为农民增收做了多少贡献。请您介绍下九年来海南农信在农民增收方面的探索和创新。

    吴伟雄:农民特别是低收入农民获得贷款的机会难,这是世界性的难题。谁来做雪中送炭的事呢?海南农信来做了,我们探索形成了农村支农小额信贷新模式,“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一手给信息”,“把贷款审批权交给农民,把贷款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至今我们发放的农民小额信贷95%以上是没有抵押物的,而且大部分是贷给妇女。

    记者:小额信贷占海南农信的贷款总额比例是多大?

    吴伟雄:实事求是地说,占的比例不到20%,但是增长很快,每年都在成倍增长,因为过去这一块的基础很差。而且,这个比例在全国也是不错的。小额信贷的核心是不良率很低,最后进入到良性循环,挣不了多少钱。做银行就是这样,首先是安全性、流动性,最后才是效益性,小额信贷的效益性不高,但是安全性和流动性挺好的。当然,我们很高兴给农民解决了大问题。

    记者:去年海南农信社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也主办了分论坛,去年和今年的主题都是“普惠金融”,这个主题的初衷是什么?想传达一个什么样的理念和声音?

    吴伟雄:当然想把海南农信的一些接地气的做法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中国的低收入人群、特别是农民群体获得贷款。2007年时任省长罗保铭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与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行长尤努斯“拉勾约定”,以小额信贷拉开海南农村金融改革的序幕。到2020年,我们国家要全面实现小康社会,有一大群贫困人口要脱贫,就必须有农民增收,解决这些就需要金融服务。

    今年的普惠金融分论坛主题是“金融的‘平民化’”,我们希望做到金融不仅是富人的天堂,还应该是平民化的、中低收入人群的乐园。我们想让金融回归它的本能,就是跟所有的人都能够结合起来,人人享有平等融资权。这也是我们举办此次分论坛的目的。我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是面向中低收入、大众的事,应该是博鳌亚洲论坛要关注的事。

    探索“农村金融+互联网”:中国需要大批“尤努斯”

    记者:在当前经济下行、经济转型的复杂杂背景下,银行业发展也面临结构调整和产品创新,作为农村金融机构,您对海南农信社的未来有什么憧憬?

    吴伟雄:我觉得海南农信的发展走过了一个比较辉煌的时期,希望这个势头继续保持下去。目前,我们已经是全省之首了,我希望有后劲,沿着省委、省政府给我们设定的道路,一方面做普惠,另一方面有自身发展的能力和引领能力,还要给政府多缴税,继续给社会提供有贷款需求客户贷更多的款、融更多的资。

    坦率地说,从去年开始,金融越来越难做了。随着利率市场化和贷款利率下降,贷款的利差很小了。大家都说金融机构要迎接冬天的到来,要学会“在冬天里游泳”。海南农信有很多计划和措施迎接这次经济下行压力的挑战,有信心做好经营,服务好大众、服务海南县域,服务三农,我们对此充满信心。

    这两年海南农信积累了很多经验,赢得了客户的信赖,特别是广大农民用户的信赖,基本上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格局。目前海南农信社在海口市、三亚市几个城市和县城的市场小一点,但在农村海南农信有绝对优势。海南农信跟农民是鱼与水的关系,谁都离不开谁。农民要融资,现在越来越快捷、越来越方便,像海南农信的手机银行,打个电话给96588,贷款就到帐了,手机一按就可以还款了,每个行政村都有海南农信的便民服务网点,深受农民欢迎。

    记者:线上有互联网金融,线下有很多便民的点线服务农民,确实不错,看起来农村金融机构在互联网创新方面也没落后,这对带动农村互联网金融发展、提高农民对互联网金融的认知,也有倒逼和提升作用。

    吴伟雄:创新无止境,我们还在路上。

    记者:据说你们在农村信贷上有“小鸡”和“小鹅”两支服务大军?在互联网金融创新和服务方面,海南农信社有什么实践探索与大家分享?

    吴伟雄:我们打造了三个“二”。一是“两手”,即“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这是海南农信的特色。一方面加强小额信贷员的农业知识培训,小额信贷员要花大量时间学习农业知识,既要懂金融,还要懂农业的发展规律、农业经营和农业市场。另一方面小额信贷员要让每个农民都掌握一到两门技术。俗语云“纵有家产万贯,不如薄技在身”。

    二是“两支队伍”,小鸡队伍(基层行社)和小鹅(琼中小额信贷总部)队伍,每一个乡镇甚至是每个村都有我们这些人,两支队伍竞相发放小额贷款。

    三是“两款产品”,即“一小通循环贷”和“一小通顺贷”。“一小通顺贷”就是线上线下结合,过去循环贷就是线下做,你要还款了,一天之内帮你办手续。现在不同了,海南农信掌握着全省95%的农民的家庭动态信息,根据信息分析,感觉房子、牛、田地还在增加,多要点贷款,马上就给你,不需要再到田间地头看了。

    海南农信还有“自助贷”,农民轻点手机,钱就到帐了,通过手机提交“我要贷款”,我们把收到的信息打到系统里,查内部掌握的信息,一看符合条件,马上钱就通过贷款了,极大地方便了农民,很受欢迎。

    我的想法是,要真情投入、有效服务,这是罗保铭书记对海南农信社提出的要求,所以我们一定要为农民拿到钱或者是赚到钱找办法,不要为他们贷款难、脱贫难找说法。

    记者:您认为我国农村金融改革面临哪些问题,如何突破?

    吴伟雄:海南农信做50万以下的小额贷款还是比较好的,也希望把好的做法和经验推广到全国。我们曾经想直接跨省到其他的地方推广。现在网上募集资金很容易了,比如说P2P、众筹,来钱容易了。海南农信要借鉴互联网金融,来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把钱给谁?用出去后有多大的效果?能够收回多少?这是要研究的。等这块业务成熟了,我们感觉有信心了,就想推广出岛,到全中国的每个乡镇开点。

    记者:但农信社跨省经营好像受现行金融政策限制。您认为下一步金融改革应当突破?

    吴伟雄:为什么不能突破呢?目前股份制商业银行大都在外省区设分支机构,我认为给农民服务的金融机构更应该允许走出去。目前我们只能在海南经营。实际上,农信社是一块一块的,都是县域、区域,走出去是蛮难的,但我们想成为探路者,希望新华社帮助呼吁下,在这一方面国家应有政策性的突破。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师辞 )
 精彩图片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11118446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