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新华搜索:

冯军:用电脑移动互联网技术打造诚信社会

2014-04-15 08:44  来源: 新华网海南频道

    新华社记者陈爱娣:本期新华访谈我们邀请到的这位嘉宾名字可能大家并不是非常的熟悉,但是他所研发的数码产品已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为我们的数码生活提供了优质的服务,他的产品跟公司的名字叫做爱国者,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爱国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军先生。欢迎您!

    冯军:大家好!

    陈爱娣:13年的创业成就了爱国者,那么冯军先生作为爱国者的这个创始人,您的这个企业取得了非常骄人的业绩,我想背后应该有非常多的一个创业的故事,请您跟大家分享一下?

    冯军:其实没有什么挺简单的,爱国者是一个学生创业企业,当年1992年的时候正好小平爷爷南巡讲话,正好那年我大学毕业,我是清华土木系的,所以当时比较信小平爷爷的号召,结果也是受益者,一下子从清华到中关村开始创业。

    陈爱娣:我非常好奇那个年代清华毕业的学生应该有一份非常稳定和安逸的工作为什么您会放弃?

    冯军:这个每个人选择不一样,有的人选择安逸,我可能还是希望活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多创造一点价值,可以多留下一点痕迹。

    陈爱娣:是不是有什么样的事情影响到你?

    冯军:没有什么,我觉得挺正常的,我觉得年轻人都有一个梦想,只不过后来被社会磨平了,我比较幸运没有在单位呆过没有被磨平过。

    陈爱娣:萌生创业的年头是在什么时候有的?

    冯军:我觉得那个年代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全社会都在讨论创业,那个时候在深圳珠海创业成功了很多案例,正好92年很幸运,92年不叫下海叫创业了,这一个词的变化代表着整个社会态度的变化,有的人可能对于小平爷爷的那个号召半信半疑,我是一个穷学生,所以我就只管闭着眼睛信结果,信的人都受益了,不管冯仑、潘石屹我们一起聊天都是“92派”,他们是国家单位下海,我直接学校校门走出来,直接就辞职创业了。

    可能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被什么束缚和约束过,一直保留着学生的文化。你知道学生大家都有激情和梦想,但是往往社会上来讲容易碰壁,所以碰碰棱角没有了。我这里没有碰什么壁,一直很幸运,一直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最早是给这些品牌机送键盘,很幸运凡是买我的键盘的公司都做全国性的品牌了,没有买我的键盘公司慢慢萎缩了,所以那个时候小小的国产键盘那个防摔,买我键盘的公司越做越大,回头客越来越多没有毛病。其实东西都是一样,都是电脑都是CPU、内存差不多,差别就是机箱键盘、电源上面的,三个核心元素我们来做。

    那个时候没有竞争对手,大家没有大学生干这个,连一个初中生都是没有,都是小学生所以有相对的优势。我毕竟经过了学校的教育,多多少少积累一点品牌和知识产权的意识。这一点来讲慢慢摸索所以比较幸运,但是也比较痛苦。从来没有在大公司呆过,所以有一点小土八路的味道,也希望更多的志同道合有管理能力的优秀人才一起到爱国者创业。反正我这里是裸捐了,与其捐给不认识的人,还不如捐给为中华民族做贡献的。特别是我们做诚信商圈之后现在比键盘来劲,键盘只能帮助几十家企业,现在这个爱国积分诚信商圈可以帮助几万家几十万家企业,不管是餐厅、美容院、健身房还是联想、格力空调我们通通都帮,而且帮大家很愉快,天天跟圣诞老人一样去发礼物帮助中国的企业,送他们买免费的公共账号,不收他们一分钱。

    外面各种网络营销收好几万我们免费,我们利用互联网的思维免收最受欢迎,不要钱谁还能拒绝你,都建立在自愿和人家赢了基础上。你帮别人成功,别人成功还能亏待你?就是先加入的人先受益,所以不只是键盘了,现在变成了利用爱国积分像当年键盘一样,有了爱国积分这些诚信的企业可以越做越大。如果没有加入的话那就自生自灭。

    中国企业挺可怜的,因为全国一万多个高档的商场一进门,最黄金的位置都是国际化妆品,国际的箱包,中国品牌都是二等公民都只配放在二楼或者角落,跟1969年日本和1993年的韩国一模一样。但是1969年的日本正好是奥运后的第五年开始了日本的梦,所以日本的一些有识之士抱团,松下、丰田这些当时的中型企业抱团最后改变了日本民族的面貌和形象。韩国也是1993年奥运会第五年,也是一样干了同样的事,中小企业协会组织企业开始抱团以诚信为纽带,支持了三星和现代,当时名不见经传现在家喻户晓,我们也希望像日本“经团联”韩国的中小企业协会一样可以帮助中国各行各业的诚信企业一起抱团服务好消费者,让消费者首先赢,支持了国货不要吃亏,支持中国的诚信企业。

    一比一得积分拿这个积分又可以兑换增值服务,大家发现支持自己的民族企业,不但有诚信的保证而且还可以一比一的得积分,拿这个积分可以兑换各种各样的中国的闲置资源这个挺好。这样进入良性循环了。再累都值得忙。

    陈爱娣:说到您的创业我感受到您的热情,您大学的时候学土木工程专业没有选择自己熟悉的专业而选择数码的专业?

    冯军:也是当时的机会,因为当时清华五年制,大五的时候用一个程序接触电脑比较多,那个时候92年接触电脑的人比较少,我发现这个东西太可怕了,整个可以颠覆我们的行业,因为我们原来学土建的人很辛苦天天熬夜画图,其实有电脑之后根本用不着人画了,人画也画不过电脑,而且准确度肯定电脑准,电脑会把整个行业颠覆,趁着没有颠覆赶紧转行。

    陈爱娣:所以因为这样的一个机缘巧合就选择了数码行业了?

    冯军:当时不叫数码当时还是电脑配件。到1999年我们又弄了一个圈子,互联网圈因为当时的电脑这些互联网公司特别抠门,他们买不起整机都买机箱键盘所以跟他们比较熟,跟新浪搜狐我们都是好朋友,我们建立了一个互联网圈子,大家互联网圈子里面他们做互联网我给他们提供设备,卖U盘移动硬盘,给他们提供服务,他们挖矿我负责卖矿泉水和牛仔裤,虽然说他们挖的是金子我积累沙子,因为我小本买卖一个民营企业创业的,我又不太愿意接受外资,所以爱国者这个名字给了我帮助,大家每个人内心深处其实都是爱国。

    另外老太太摔倒理所当然该扶,为什么不扶,没有摄像头不敢扶,万一扶了之后说不清楚,万一对方不承认“碰瓷”怎么办,所以特别简单现在有移动互联网了,利用移动互联网把它变成无数个摄像头,变成一个诚信的监督机制,让每个人诚信人在这个平台上面受益受到尊敬,不管黑人白人和华人,奥运会来讲不管有钱人还是穷人只要诚信拼搏为自己的民族争光,就让你当民族英雄甚至乃至成为世界英雄,奥运历年就翻过来,就是中国企业不管哪个行业职业不分贵贱,只要你诚信不管大小和实力,以诚信为纽带这个价值观相对比较容易。

    你跟诚信的人抱团当然敢了,这样的每个手机都是一个摄像头,发动所有的消费者成为监督机制,移动互联网这个优势,让这个坏蛋让不诚信的人没有办法混,让诚信的人不用做全国营销了,干好自己的商圈把商圈维护好大家说他好。通过这个资源对接,这个诚信商圈资源对接全国打通,任何一个人服务好一个商圈其他的商圈人都可以看到。同样任何的一个坏蛋在一个商圈里面欺骗你干不诚信的事,这个时候其他的商圈都可以看到这个他就害怕了。给每一个人诚信的人帮助的同时,无条件的帮助他们同时,给每个人带上了一个无形的紧箍咒,就是孙猴子在没有戴紧箍咒之前就是打砸抢,但是戴紧箍咒之后不一样了,跟着唐僧一起西天追求中国梦最后完成了任务皆大欢喜,中间还老冤枉他,但是这个都可以忍辱负重。其实紧箍咒很重要,一个没有约束的体制,一个没有约束的社会,这个诚信靠自觉靠不住的,必须得靠这种约束机制。

    这种约束机制靠政府也不靠谱,日本和韩国都不靠政府,政府不可能管这么细,政府管过细容易滋生腐败。这个事情还得民间完成。所以韩国是由中小企业协会完成的,现在来讲我们希望复制奥运,可以跟国内的各行各业的协会组织大家一起联合,然后多多益善摄像头越多越好,可以帮助诚信企业崛起,让消费者受益,让中国的消费者别在支持国货吃亏了,支持中国的企业只要诚信那就共赢。

    陈爱娣:刚才您说到做生意也是如此以诚信为基础,就是国籍也无所谓的,但是为什么您在做这个实体店的时候还是选择以国字头做国货精品实体店呢?

    冯军:因为全国一万多个商场一进门黄金位置都是国际化妆品,国际箱包中国品牌都是二等公民都得到二楼或者角落,没有中国品牌什么事。这个冤不冤,到日本看一眼,日本69年以前全部都是美国国外品牌,69之后开始转变了,韩国1993年开始转变的,你看李健熙自传,93年去商场一看跟中国一样全是日本品牌、全是美国品牌,韩国品牌全部都是二等公民全部在二楼和角落,所以他理智要转变这个居民,所以从他开始立挺韩国的自主品牌。果真良性循环只要以诚信为纽带最后所有人都受益。咱们这一代人现在有了移动互联网。有了移动互联网之后彻底的颠覆性的东西。过去传统时代中国西方的差距很大的,但是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倒过来,我觉得大家多学学马化腾,我觉得马化腾别看岁数不大很年轻,但是很伟大,他敢革自己的命,敢于把自己的QQ甩掉,重新诞生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信。自己干自己,自己打自己。最后不但造富了中华民族,现在老外也受益了,越来越多老外用微信。真的没有想到国际化联盟走出去所有品牌里面现在排第一名现在居然是微信,反而大品牌老品牌走不出去很难走很累的,所以请大家关注移动互联网。

    陈爱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您刚才也说到了,就是国货精品店的问题,但是您之前是做数码产品现在做实体店会不会跨度太大您熟悉这个领域吗?

    冯军:其实创新这个东西来讲根本不存在专业,已经有大学课本的东西不叫创新了,那个就是历史了,所以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最重要的是速度。

    陈爱娣:现在年轻人很热衷网络购物,您担心这个实体店跟网络有冲突吗?

    冯军:我们的实体店是做服务还是网上买东西但是实体店帮大家服务,各种各样的体验式服务,互联网做不了这个需要靠实体店,我们战略重点不一样实体店不着急,我们只开了30家不建议大家再开,因为实体店管理上面压力太大了,总部可以帮忙帮的太少,所以建议大家赶紧开虚拟店,通过虚拟店帮到这些实体经济,用爱国积分移动互联网和带自媒体的公众账号先帮助这些实体经济,等于把移动互联网当成一个工具使的。这个工具老外拿这个东西打中国企业,为什么中国人不能拿这个资源打击假冒伪劣,我们的诚信企业抱团利用移动互联网把假冒伪劣打击了。这个全世界都欢迎,不但中国人受益全世界都跟着受益,否则现在糟糕的是中国的好人大部分没有出去呢。

    陈爱娣:您之前预计要开五千家,现在才开了三十家实体店。

    冯军:实体店30家,现在虚拟店开两百多家。

    陈爱娣:五千家的实体店大概什么时间?

    冯军:两三年之内开完,开虚拟店开得开,现在虚拟店急速增长,开实体店需要房租人员一大堆事总部很难管,等于我做一个单反相机给大家,大家不会对焦和光圈还骂我,这个什么破相机,照出来的东西不清楚,还不如用移动互联网做一个傻瓜相机所有复杂的事我搞定,大家各地的合作伙伴按一下可以了。我们帮助消费者其实很简单的,商家也是很简单的,就是一个核心诚信就可以了,诚信的保证三条,第一自身努力,第二贵人相助,第三他人监督这一条最重要。中国最缺这一条。这一条不要指望政府来做,政府已经够大的了,受不了这么弄下去,所以需要靠民间。正好十八大三中全会给了授权要让市场机制成为资源调配的决对性因素,承认市场的力量了。市场的力量应该在民间的诚信监督上面和推动上起到决定性的因素,就像日本的经团联和韩国的中小企业协会一样,爱国者诚信商圈希望可以在这个领域做一点小贡献,但是我们一家肯定不够了,希望各行各业包括咱新华社,真的应该更多的有识之士一起解决中国企业的诚信问题,用社会监督的方式帮助诚信企业迅速崛起,同时帮到了不诚信的企业让他寸步难行,正好跟李克强总理说那一段高度一致了。

    陈爱娣:30家实体店现在情况怎么样?

    冯军:实体店情况不好。赶紧转型做移动互联网,不做移动互联网就很痛苦。

    陈爱娣:30家店主要集中哪些地方呢?

    冯军:哪都有全国各地,但是不做移动互联网实体经济现在来讲,用移动互联网变得很轻松了,等于发礼物和财神爷,当圣诞老人见到诚信的企业发三个礼物,第一,一个带V字媒体的功用账号。第二,消费者在公众账号上了V字媒体,爱国者系统就以这家诚信企业每天送消费者两块钱的爱国积分,每天送,送一辈子。等于这些诚信的企业请客爱国者买单。这个消费者高兴企业也高兴,然后大家还可以到这个移动互联网兑换区免费的。这个进驻不用花广告费了,这个假冒伪劣国家反感,老百姓对于假冒伪劣恨死了,而没有人管,现在假冒伪劣没有人抓住,政府抓不可能的,政府抓容易滋生腐败,抓完了之后那边行贿怎么办?所以这个事情来讲必须需要靠民间机制,诚信得靠民间和政府双配合。

    陈爱娣:下一个问题是我们是2002年开始华旗专门成立了具有国际领先水平数码影像技术研究院并且成功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基于数字水印数码相机,这个是全球第一台具有内容保真和版权保护的数字水印数码相机是这样的吗?

    冯军:是的。

    陈爱娣:这个结束了数码相片不能作为直接证据和没有版权保护的应用瓶颈,填补了数字图像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空白。您为什么当时选择进军数码影象领域,因为我知道这个其实风险性很大的?

    冯军:我反正220块钱起家的穷学生,对于我来讲我比较胆大,就是越是别人不敢干的我就敢干。大家不敢跟韩国人竞争MP3,我非得跟他们斗一斗。结果八个月超过他们了,其实并不难。中国的人你要是没有自信的话什么事做不成,通过中国梦可以把大家每个人串联一起,这个梦每个人可以自己的解读,最终来讲以诚信为纽带每个人发挥自己中华民族的勤劳智慧优点最后形成合力,中国梦不得了,中国梦越来越厉害,大家感受到最早国家领导人刚说的时候还有人调侃呢,但是现在调侃的人少了,大家发现这个不得了。中华民族散沙一盘终于中国梦凝聚下开始有凝聚力。这个凝聚力一旦起来全世界都害怕这个睡狮,当然咱得和平,咱这个以和平的角度跟全世界共赢,这个前途无量,所以日本民族可以崛起,韩国民族可以崛起。风水轮流转,现在转到中华民族了。只要诚信,只要能够去脚踏实地的帮这些理念落实了。

    陈爱娣:说到您的中国梦,爱国者梦是什么样子的?

    冯军:很简单,就是学习萨马兰奇的奥运模式,就是让各行各业的诚信的企业抱团,即自身努力又贵人相助大家互相帮又他人监督三条符合的话诚信的企业就会良性循环越做越好。

    陈爱娣:对于您的公司什么样的长期中长期的规划吗?

    冯军:国际奥委会整天帮着别人成功,不是自己跟着成功了?另外宣布裸捐了,挣再多的钱对我不刺激,但是得赚钱,不赚钱没有办法给员工发奖金,没有办法给代理商分账还是得赚钱,但是赚钱的目的不是钱而是工具,赚更多的工具拿这个工具帮助更多的人。这样进入良性循环,我觉得挺有意思。最后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钱也带不走,留那么多钱干什么?孩子如果争气用不着你的钱,孩子如果不争气再给他留一笔钱不是害死他。所以我觉得就是把这个事想明白和清楚一点。

    陈爱娣:我的问题裸捐的信息来自于您2010年您的微博。

    冯军:09年吧,我记得09年9月9号。正好那天巧合,09年的9月9号9点9分,早晨打一个招呼我裸捐了就发了。

    陈爱娣:为什么这么做?现在能够做出这样的企业家并不多?

    冯军:挺多的。,其实中国不露馅而已,曹德旺都在干好事他们不愿意说。他们不像我们小年轻说出来了。

    陈爱娣:裸捐这个决定家人支持吗?

    冯军:我觉得长远是支持的,也有反复。

    陈爱娣:您的眼下家人可能还是?

    冯军:有个别人不太高兴。

    陈爱娣:您怎么来说服他们?

    冯军:我觉得你看,父母没有给我留什么钱咱不是活好好的?真的父母给留一百亿遗产,今天可能成纨绔子弟人变懒了。人生最重要的是经历,你拥有的哪归你,你走得时候照样留下来,留给谁了不知道。孩子如果说争气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个钱,要这个钱干什么?你我父母争气不需要父母留什么东西,你会逼着父母留什么东西吗?不需要。你我干的比父母干的幸运。咱们这一代人多幸运,父母那一代想干文化大革命耽误了干不成。咱们这个又是改革开放又是国际化和中国梦,所有的好事都来了。

    所以期待着更多的兄弟姐妹们,特别是年轻人,我特别希望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告诉大家40岁以上的企业家普遍一个痛苦就是误以为移动互联网是高科技,所以拿手机害怕。很多人问我这个苹果ID号多少。我说你冤不冤,花五千块钱买苹果ID号不知道,肯定没有用过软件,那你整个不如买一个模具,所以真的这个是代沟。这个代沟对于年轻人来讲极大机遇,同时也是让四五十岁的企业家提醒大家一下,移动互联网就是一个玩具,不要当着那么神秘。这个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工具就是一个工具。我们包括马云,包括我们很多最早互联网做之前我们都是外行,没有什么了不起,干着干着熟悉了。移动互联网都是新东西不存在什么优势的问题,进来越晚反而处于领先状态。马上4G时代了,期待着我们一直落后于全球的中国企业,我们依靠移动互联网完全可以翻身。移动互联网把我们的过去被动的历史一下子甩开了,可以利用移动互联网全新的机会,而且中国人勤劳,中国人加班,老外现在不加班了。中国人智慧勤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可以创造无数的奇迹,马化腾的腾讯已经成功了,马云的支付宝也搭起了消费者跟这个电商之间的原来不信任的关系解决了诚信问题,包括天猫相对诚信多了,所以中国正在走向诚信的道路,所以期待着所有的兄弟姐妹包括企业家可以重视移动互联网,利用移动互联网和诚信作为纽带,咱们的中国人该互相帮忙了,不要整天帮老外的忙,咱们帮帮自己的忙好不好,谁诚信就帮谁,谁诚信我们就让他成为下一个三星、现代、鸟叔。

    陈爱娣:非常感谢冯总来到我们的访谈间接受我们的访问。再见!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许邦亮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