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新华搜索:

我的博鳌缘 专访海南省农信联社理事长吴伟雄

2014-04-11 16:23  来源: 新华网海南频道


我的博鳌缘—专访海南省农信联社理事长吴伟雄

    记者: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会我们新华访谈特别节目十分有幸邀请到了参会嘉宾海南省农村信用联社董事长吴伟雄先生。

    吴伟雄:你好!

    记者:吴伟雄理事长跟海南省农信社联社与博鳌亚洲论坛十分有缘。在2007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上,当时的海南省省长现任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穷人银行家“尤努斯”拉钩协定,引入了农户小额信贷改革。理事长请您讲一下当时的拉钩协定的具体情况?

    吴伟雄:非常有意思,我也是十分有缘,那次我陪罗书记一起来拜会这个“尤努斯”的时候,那个时候尤努斯获了诺贝尔和平奖,书记的意思是请他来当海南的顾问,帮着海南把这个小额贷款做起来,挽救这个农村信用社,特别是让农民富起来。高兴的时候他们两个拉钩,然后保铭书记说这个是我们的海南的尤努斯。尤努斯一下子笑了,海南还有尤努斯,所以从此之后海南尤努斯这个话也到处传。由于这一次跟尤努斯见面我从一个政府官员就变成了一个企业人员。我过去是养猪的出身,后来变成了现在的叫做养金猪的,天天就跟这个钱打交道,就一个没有改变的,咱们还是农村的金融,草根金融,还是在服务“三农”。几年做下来我觉得挺有意思,去年前年在这个地方见了尤努斯,如果这一次尤努斯来,我们可以自豪地跟他讲我们做得很不错,可以给包括尤努斯在内的所有人交代。我们在很多的地方有很多的改进,这个在海南的小额贷款,过去我们的贷款的不良率是80%,收不回,现在我们新发放的大概只有2%的不良率,98%的都收回来了。另外我们海南有大概四分之一的农民从我这里拿到了贷款。保铭书记经常讲,由于这个小额贷款的政策,再加上政府的贴息,海南农民的增收走在了全国的前列,这应该是非常可喜的,这个与我们的博鳌论坛是分不开的。

    记者:就是说每个国家的国情都有所不同,海南省这个农民联社结合海南本地的实际情况在农户小额信贷方面做了哪些创新和探索?

    吴伟雄:我们开始原原本本的学着尤努斯的,然后尤努斯也非常关心我们,以陈成为首,我们专门去了孟加拉,叫做西天取经实地去学了12天,把各方面的情况了解了一下。按照保铭书记要求学习尤努斯精神,创新海南新模式,我们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尤努斯当初交给我们封顶不得超过四千块人民币,超过了有风险。第二,一个星期还一次款。我们当时在琼中做试点,当时三个大学生,后来农民拿到了一些贷款,那个时候还款率可以达到100%,但是农民非常不情愿,第一是四千块钱太少了。第二,不停的还贷款,农民还的比较烦,就是这个模式还是不大适应中国的国情。一个中国人相对比较富有,你四千块钱他觉得太少了超过我们不干他也不干,所以农民都是认为不解渴,就是不停的还款农民很烦。中国的银行贷款三个月还一次利息,我们改成了一个月还一次利息,现在一直延伸一个月还一次利息。

    应该说,我们这个小额贷款的模式,我们现在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一小通,一小就通越小越快,真正的内容大概我们就叫“八个专门,四个交给”。八个专包括了专门的队伍,专门的文化,专门的产品,专门的流程,专门的贴息,专门的品种,还有专门的网络,还有专家的队伍。我们的“四个交给”,就是我们提出来把贷款的审批权交给农民,不是我这里说的算,也不是我们的信贷员说了算。我们提出四有四无,有一个当地户口的,有一个产业的,有劳动能力的,有还款意愿的。然后无吸毒的,无赌博的,无犯罪的,无不良记录的,我们就可以提供贷款了。

    给农民贷款只要农民提出来,经过我们培训,我们把这个培训列入了一个贷款的重要的流程,这个在银行界也是一个“笑话”。我们必须要培训,因为农民贷款的时候很多没有搞清楚,这个贷款的程序法理关系拿了之后就不还款,觉着这个是扶贫给他的。更重要的培训就是跟农民一定培训出有一个一技之长,腰缠万贯不如薄技在身,还是得有技术。没有技术这个钱贷给他往往收不回来。这样的四有四无,我们没有权利不给他放款。

    记者:也增加了工作量和营运成本。

    吴伟雄:就是这样的。做小额信贷整个过程是不挣钱的,或者挣钱很少的。我们大概一年弄下来我们去年贷了20多亿元,基本上就是服务,然后可以商业覆盖也不会赔本。第一,就是把审批权交给农民。第二是把贷款的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就是利率高利率低都是农民自己决定,还款还得快和好利率就低。如果故意拖欠我的利率很高,也是一个奖惩机制。第三,把这个最新放贷款的我们叫做小额信贷技术员的工资发放权交给他本人,不是老板说了算,只要干得多自己工资可以算到的,所以他拼命的干,拼命的为农民服务,只有服务得好贷得出去收得回来,你不下去给农民贷款工资很低的,最低工资一千块钱,我们也有这个一个月一万块钱的。

    记者:差距还是比较大?

    吴伟雄:很大,拉开差距。最后把防范的,防控风险这件事交给了电脑。我们建立了一套非常完整的电脑体系来管这个。我们现在放的都是22万户农民,你要是靠自己拿本子,我到尤努斯学了,那个纸堆积如山,你都知道哪个还哪个没有还,我们现在电脑到时间出现黄的颜色,到时候出现了红的颜色。我们大概90%以上的客户是不用管的,贷出去自动还钱。我们只花时间在出了黄和红的稍稍有风险的,我们再培训技术,这次亏再培训技术希望他通过这个技术下一次赚回来还我们的钱。所以基本上就是一个定向为农民服务的产品,我们非常荣幸的这套地方金融电脑系统获得了人民银行的科技进步二等奖。

    记者:主要就是指这个电脑?

    吴伟雄:就是电脑系统和我这一套管理系统。

    记者:下一步农户小额信贷这个方面有什么打算和规划?

    吴伟雄:下一步我们还是按照罗书记的要求,一个是增加这个普惠率,四分之一我们能不能搞到二分之一。海南两个人就一个人拿到我们的小额贷款。第二,我们过去大概五万块钱或者扩大到十万块钱以下,我们现在计划搞到50万以下。这个而且大量的十万二十万的。过去大概两万块钱以下就是把额度增加,还是这样农户目前也提出来。当然额度一夸大了,有可能就是出现不良,或者是增加我们的这个风险,所以我们想在这些方面还要做进一步的研究,比如说最近引进了一个德国的技术叫做“IPC”。这个就是通过你的这个现金流,你财务、数据通过电脑计算你是可以还款的,我们已经达到这一点了。我们的小额贷款几乎没有抵押物和担保的,但是都可以还钱。

    记者:想请你从中国农业的发展战略角度讲一下就是农村的这个金融改革对于整个农业改革的核心作用怎么样发挥?

    吴伟雄:这个我们也谈到这些事,我们做金融就管你的金融,真正农民尽快的致富增加农民收入。我们说的服务“三农”,比如说我们一定让农民怎么样尽快富起来,光靠现在的这个还是不够的,保铭书记曾经提出一个五点论,叫做农民组织化的基础,金融是核心,科技是手段,市场是龙头,保险是保障。这个就像一个拳头,这个五项都搞好了打出去就是很有力。过去我们解决了金融问题没有解决技术问题,或者解决了金融和技术的问题,没有解决市场的问题,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或者是没有组织化所以生产的东西参差不齐,怎么样把千家万户的农民和千变万化的市场对接起来?你农民要组织化。这个最后都做好了台风一风吹这个也没有了,所以要把农业保险跟上来。这几个都做好就有保障了,现在解决农民缺钱和赚小钱的问题,怎么样让农民赚大钱和让农民持续赚钱的问题,还是要把五点论同时一起做,所以我们最近在探索一个叫做农民专业合作社。按照中央1号文件我们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里面把金融,把这个信用,把这个保险两项东西,这个过去不能做,这个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规定,合作金融合作保险都是可以做,再加上这个里面有技术部把技术推广直接对农民,这样里面由市场部专门给这个大市场对接和帮助农民供销,这些全部解决了,农民会富得很快。

    所以我们想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赋予金融职能这样的一个组织非常有好处的,从这里也可以发挥农村金融是农村经济的核心这样的一个作用,目前我们正在探索这件事情,在澄迈做试点效果非常好。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你四次都是在人生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转换跑道进行创业,现在回过头来看冒了很大的风险,就是为什么这个幸运之神总是眷顾到你,就是当时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搞砸了,这个个人的一世英明也毁了,个人的怎么办,请您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的人生感悟?

    吴伟雄:第一,四次我们都没有离开一个农字,实际上怎么样做来做去还是农,因为这个农读大学的时候过去下乡也是到农业,从小在农村长大,大学一毕业到农场,后来搞上市公司,后来当了管农业的副市长,现在搞农村金融,基本上还是农字里面打,应该说相对比较熟悉。做事就要做你熟悉的事,尽管现在很多的做农业的人对金融不熟,我们把金融保险搞熟了,上市公司证券也搞熟了,所以应该说比大家更幸运和更丰富一点。做这个工作的过程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第一,抱着一个至少要80%能够成的这样的一个理念。第二,因为我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要为成功找办法,不要为失败找说法。你只有不停的在“预则立、不预则废”,你做好了准备基本上是成功的,没有多大的难处。

    中国人还是在骨子里面很好强的,还是可以把事作成的。如果不认真没有准备好可能会失败,所以通过努力特别是现在组织上给了那么好的机会,给了那么多的那么好的平台,再加上也有你和大家的支持,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做不成的。

    记者:十分感谢董事长光临我们的新华访谈特别节目。

    吴伟雄:谢谢!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张小慧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