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新华搜索:

专访闫希军:如何实现中医药产业的国际化

2014-04-11 15:09  来源: 新华网海南频道

    新华电视主持人江涛:这里是新华访谈,欢迎各位收看。今天我们请到的是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先生。欢迎您来到我们的新华访谈。

    首先是我在查阅您的资料的时候,发现您说过这样的话:“完善中医药,发展中医药,创新中医药,用好中医药。”天士力集团可以说是以咱们的中医药作为最根本的根基。您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怎么样把您说的话贯彻落实到这个事业的发展过程当中?

中医药的体系非常广阔

    闫希军:中医药是我们国家具有传承性的经验体系。为什么这样说?纵观世界每个国家都有传统的本国的治疗技术,因为人与疾病抗争过程当中都是由经验的救治方法而来的,惟有中国医药的体系非常广阔。它渗透到人文、技术、经验甚至到文化,现在来看中医药的体系是最完善的。一个是它的传承体系很完善,再一个就是教育体系我们保留了全国40多所的中医药大学和学院,还有很多大学都有中医药系,或者中医系。这个教育体系很完整的,还有医疗体系非常完整。我们2600多个县,县县有中医院,市市有中医院,每个省都有中医院。

    江涛:可以说咱们中医是非常雄厚的几千年的历史,但是结合天士力怎么样把这个传统和您创新突破中医药的发展,过去中医药主要靠偏方或者口口相传,您怎样把它整合到天士力集团公司里面来的?

    闫希军:还有一个就是书籍,记载的书籍经典是非常健全的。我们作为企业今天是一个应用为主。怎样把我们祖国中医药几千年的历史经验科学应用到现实当中,所以需要不断的完善。用好发展好首先要传承,传承优秀的经典,总结好传承好、应用好。应用就是技术创新,创新就是应用现在的科学体系和现代技术方法,比如说过去的中药按照中医辩证论证的原则。这个就是因人而异的,其实我们现在的创新现代中医就是用现代科学体系重新验证一下,就是过去人的模糊经验怎么样变成数字化,怎么样变成标准,怎么样由数字集成变成标准体系。几前年我们还在用动物实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能解剖人,不能去观察一些细节,把我们人身上面的观察到的疗效,怎么样能够在动物身上验证,看一下这个作用的靶点,这个作用的部位在什么地方。

现代中药就是把过去说不清楚的说清楚,跟国际技术接轨

    江涛:靶点什么意思?

    闫希军:靶点比如说体力作用在某一个细胞某一组细胞或者某一群的细胞,对于细胞的干扰和影响,或者在一个靶点对于某个脏器,看看某个脏器和部位,所以这个就是靶点。我们就要通过这些方法怎么样能够发掘的中医药,在这个人体里面通过动物验证在人体里面会在把这个辩证施治的理论体系,最后通过试验证明它在什么具体的部位。通过什么传导的方式机理发挥它的作用,所以这个就是技术创新。比如说我们现在天士力最早提出来就是现代中药,现代中药就是把模糊的中药说不清楚的给说清楚,把说清楚数字化,数字化变成标准化。标准化之后才能实行工业化生产要求。我们这个中药应该通过现代化的手段制造出来的产品就要给人说得很清楚,你的含量非常的准确,你这个记起来非常方便,包括过去的抓中药没有什么质量标准,现在作为产品要全部有质量控制的标准和质量控制的过程,质量控制的方法获得这个结果,所以你要说清楚。另外更重要的就是我们的中药具体在人体里面作为机理过程,包括在体内的代谢过程需要说得很清楚,所以这样通过反复的验证就是把他固定下来。固定下来这批做的和下一批做的都是一样,还是我们延伸到原材料的上游,就是天然生出来的药材是不是一致的,我们要达到相对一致,我们一个是全产业链的来研究怎么样去把中药变成现代中药,包括种植的种源、种植的过程、种植品系控制等,然后一直到加工到入药的原材料,然后再加上制剂,通过现代化的手段做出来。从企业的这个标准变成国家的标准,国家标准就是固定下来就个变成法规了,慢慢就是每一次都要达到这样。新华电视主持人江涛:刚才说的,让我们了解了一个现代生产的重要一环,要从最根本的原材料到药物的机理,有一个清晰的过程,不能像过去那样。咱们这个天士力的中药我看前不久通过FDA的验证了,临床三期是试用还是通过了?

    闫希军:临床正在试验。

    江涛:这个对于中药是什么样的成就和突破?

    闫希军:我们刚才谈到了怎么样把他传统中药变成现代中药。现代中药就是具备了跟国际技术接轨,跟国际标准接轨,跟国际验证的研究方法接轨。这样实现几个接轨才能达到中药经得起现代医学和现代法规的标准考量。 “丹参滴丸”这个系列大致通过十五六年的时间,从源头溯源到原材料,然后再经过我们现在的手段和方法、科学的体系是变成了现代中药。目前这个现代中药的标准数据,能不能已经过西方发达国家的体系认证,进入他们的轨道。新华电视主持人江涛:对于其他的中药企业,其他类似于您这样的厂家或者生产企业,您给他们什么建议,中国离这个国际化还有多远?

    闫希军:我们的“丹参滴丸”通过二期临床验证了安全有效。这个美国FDA在近二十年批了三个治疗心血管心绞痛的化学药。他对心脏的用度耐受量提高了27秒钟,我们的产品验证下来却达到43秒钟,将近增加了近一倍,所以这个疗效可以跟化学药相媲美。另外质量都要通过按照化学药的这个方法来验证,所以这个我们要提供给他类似于化学药,即能够保持中药特色。还有类似于化学药的论证方法通过这样验证,而且更重要的临床研究当中西方医学现代医学有一套验证的标准流程和过程,所以通过了这样的路径建立了一个技术平台,才能够获得这样的一个满意的效果,才能批准你上三期临床验证。三期临床就是更大的数量验证。我们大体量要有1200例病人的验证,他规定的是967个病例,但是我们要提供1200个这个病例。我觉得 “丹参滴丸”在中国的临床应用的结果跟美国二期临床应用的结果是一致的,证明了我们中药可以通过现代科学体系研究,可以经得起现在的医学模式、医学标准、医学方法的考量,给我们的提示就是中国的企业应该不断的去技术创新挖掘整理、完善我们的中医药的体系,用这个科学技术的方法来不断的创新,我觉得应该能够达到把中国的中药推向世界变成世界级的大药。我们通过这个产品不断的走向西方的医药主流市场,通过创新迈向这个西方的医药主流市场。

通过技术经验共享推动我们的中国中药走出去

    江涛:您的模式其实可以复制和参考,您这个成功可以给其他的企业一些启示和提醒,他们参照您的路子也许可以打开另外的一个世界?

    闫希军:是的,我们成立了中医药企业国际化联盟,我们就是跟很多的企业他们有很多的好的产品,那么我们进行合作共享技术成果,推动我们的中国中药走出去。我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下一个两百年,新药来自于中国。

健康是全社会的事情人人应该负起责任

    江涛:最后一个问题想问您,现在大家比较注重健康养生,您在论坛当中提出大健康大医药概念,您对这个具体怎么样看?您有什么新的想法向我们提供一下?

    闫希军:今天的健康问题,今天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面很多的政要也在讲健康的问题,也在关注健康的问题,健康未来是人类一个大的课题和大的难题,也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所以我们现在要提出一个全民的大健康观。另外按照我们的现在的医学模式由现在的单纯的生物医学药模式,转向现在复合型的医学模式,复合医学模式进入生物医学模式,又有环境因素和个人的精神因素,形成了包括现在提倡的叫做生态医学模式。生态医学模式就是大的范围,就是人是环境当中的生物体。所以这个里面需要生物体的一个良好的环境。我们现在就是要从大健康这个全方位的观察和维护,呵护人们的生命的全过程,把治疗疾病前移,以预防为主,对这个健康我们不但现在关注病人,更关注健康人。健康是一个全社会的事情,人人都应负起责任。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张小慧 )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