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新华搜索:

新华社记者专访迟福林:深挖“三个动力”

2014-04-10 21:27  来源: 新华网海南频道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左)接受记者专访  税东 摄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左)接受记者专访 税东 摄

    原题:深挖“三个动力” 读写“中国传奇” ——新华社记者专访博鳌亚洲论坛嘉宾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杜绝“口号改革” 释放改革新动力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首先欢迎迟院长来新华网作客。2014年被称为中国深化改革的元年,包括这次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再次强调向改革要动力,包括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77次提到改革。也就是说改革这个热词喊了多少年了,之所以喊,说明它一直很难。你觉得这一轮深化改革主要瓶颈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大家强调一个难字?您解析一下。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刚刚李克强总理也谈到,我们向改革要动力。现在的改革和过去比,我感到有三个很大的不同:一个,改革确实到了一个全面调整利益关系这样一个攻坚阶段。如果这场全面深化改革能够把重大利益关系调整有所突破的话,这个改革才会成功。所以应该说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调整利益关系高度融合。第二,我们现在的改革,增长转型和改革高度融合。所以李克强总理讲向结构调整要动力、向改善民生要动力,这说明什么呢?这三个动力其实是增长、转型、改革高度融合。今天中国的增长,直接依赖于转型,向什么转?我们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的转变。怎么样加快服务业的发展?服务业市场的开放?这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而这样一个转型,它最重要的、最关键的在于要改革。如果改革不突破,比如服务业市场的体制不开放,如果社会资本,以激活社会资本为重点的企业改革没有突破,如果以放开市场、激活市场的市场化改革没有突破,尤其是以简政放权、负面清单、权力清单为重点的政府转型不突破,那么我们说增长、转型就缺少了最基本的条件,就很难。 第三,今天的改革,时间、空间约束全面增强,就是现在改革,调整利益关系也好,增长、转型和改革也好,都必须在这几年能够取得实质性突破。所以这个背景下,我们说改革进入一个攻坚期,如果这个时期我们没有一个紧迫感,改革没有更大的魄力,没有能够实实在在的改革行动,那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从这样一个改革的特定背景出发,我们说改革与危机赛跑是一个现实,一定要有这样一个清醒的估计。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社会上有一种声音,包括中央领导之前也说,政令不出中南海,确实有一些部门和地方改革中间流产。你觉得在新一轮改革中怎么避免口号改革,或者说怎么吸取过去这几轮改革的得失,在这方面有什么建议?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过去我们做“十一五”规划的时候就讲到改革进入攻坚阶段,可是攻了几年,尽管有一些方面的行动,但是没有多大进展。改革常常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把改革作为一个口号。第二,改革在实际行动过程中扭曲。所以改革的形象大打折扣。所以这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口号,一个是实践当中走形变样。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有三条很重要:

    第一,我们强调顶层设计。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最大的解决了中国新的阶段、新的时期全面改革的路线图、时间表,做出了一个很好的顶层设计。所以我认为它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也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文献。

    第二,现在改革不但需要顶层设计,还要顶层协调。现在改革,因为部门利益、行业利益、地方利益、官员利益都是形成改革在实践中扭曲的一些突出因素,那怎么办?必须从上自下,尤其是上,强有力的改革协调机制,这个机制是超脱于部门利益,超脱于行业利益,超脱于地方利益,也超脱一部分人的利益。所以强有力的改革协调机制是很重要的。

    第三,需要实实在在的行动。就是要建立一个改革评估机制,现在改革我们讲了一年干什么、两年干什么、三年干什么,一定要有实实在在的行动,改革不能再作为口号。那改革就要建立一个好的评估机制。你哪些干了,干得怎么样,要有社会上的评估,要有专家的评估,要有相关部门的评估。这三件事情结合起来我们才能防止常常把改革作口号,常常在实践中扭曲变样。我有一次到地方去,人家说老迟别讲改革了。我说为什么?他说大家一听改革,好象又要出这样招那样招,弄不好我们又要受损了。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现在看前两条已经有了,就是评估机制这块现在还是缺失。要有一个评估机制,而且这个评估机制一定是政府的、社会的、民间的结合,不仅仅是政府的评估,而且是社会的评估,来自于独立智库的评估更重要。所以总书记讲了,99%是行动,行动更重要,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以后,336项改革怎么能够逐一落实到行动当中?这个是更重要。

简政放权厘清边界 建立“两个清单”制度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在改革的清单中,无论是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是刚才李克强总理演讲,都把简政放权放在第一位,实际上也就是行政体制改革。但是简政放权推进到现在,应该说下放了一些权利,削减了一些审批项目。但是下一步怎么进一步深入?就像总理讲的,建立权力清单、负面清单,在这块您有什么样的期待?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现在中国改革走到这一步,如何更好地理顺政府市场关系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改革乃至全面改革的一个关键问题。我们现在走了很好的一步,以放权为重点,破题政府职能转变。这个应该说是本届政府上台以来做的一个亮点。但问题在于我们未来的两到三年,市场化改革将在多方面突破。我们搞上海自贸区,可复制、可推广,就在于它制度层面上要创造新东西。负面清单、权力清单我感到这里有三件事情需要破题:

    第一,我们现在从行政审批,就是数量性的行政审批走向负面清单管理这样一个转变,这是一个大的转变,而且带有历史拐点的转变,这个转变时间恐怕不会拖得太长。当然,我想未来一两年在这方面应该是有重要突破。

    第二,在走向负面清单、权力清单的同时,政府如何有效地强化对市场的监管,这是一个大问题。审批权是政府的一个基本权限,我们走向权力清单、负面清单以后,突出一个什么问题呢?它不是一般的审批了,它是一个市场监管,尤其是我们以发展服务业为主,以释放十几亿人的消费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更需要一个有效的、综合的、权威的市场监管,应该说我们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探索,但是现在仍未破题。现在突出问题就是行政审批和市场监管高度融合,既管审批,又管监管,你说监管有效吗?所以中国的食品安全、药品安全,为什么建立了这么多机构,而实际效果并不大呢?重要的就是行政审批,既管审批,又管监管,监管是很难到位的。更重要的,在这个监管过程中,它和社会力量没有高度融合在一起。所以如何来实现有效地监管?如何把行政审批和市场监管分离出来,这是一个大问题。第三,权力清单也好,市场监管也好,它需要法治市场经济,要尽快去立法。比如说权力清单要靠法律,政府只能干什么,这个负面清单,你不能说你定了多少就叫负面清单,当然少一点好,但是最后需要用制度和法律来确定。再一个,市场监管。过去行政为主,今后恐怕就要走向以法律赋予的市场监管职能,这样你监管才能有效。刚才总理说了,法治经济,我想可能最近一两年,我们在法治市场经济方面会有一些重要举措出台。

深度开放服务业 激活社会资本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关于经济体制改革,刚才总理也讲了,向结构调整要动力。另外,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讲,以经济体制改革为牵引来深化各领域的改革。而且提到结构改革,也就是结构调整,这个概念相通。在经济体制改革上,今年的路线图您给我们描述一下?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我刚才讲到增长、转型、改革高度融合,其实集中到一点,就是中国的增长,更多要靠以扩大内需为着力点,以发展服务业为战略重点这样一个增长。所以这样一个增长的背景下,原来是以重化工工业为主导,现在向现代服务业主导的转变。比如说现代服务业,我们现在发展服务业不仅是满足老百姓的消费需求,更重要的,它也能够解决就业。2008年的时候,GDP每增加一个百分点,新增就业大概就是百万人。去年我们GDP增加一个百分点,新增就业达到170万到180万,就因为比如再过两三年提到50%,2020年能够达到60%左右,这种结构就奠定了可持续增长,奠定了就业,奠定了能够依靠自己的内部需求支持增长的一些基础。所以它形成了我们经济改革一个大背景,为什么总理说向调结构要动力,结构调整本身不一定能够产生直接作用,但是怎么调整经济结构?需要改革。所以,我们经济改革的路线图要紧紧围绕三条:第一,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应该成为我们开放市场、激活市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比如说医疗、教育,社会资本还有很多限制。前天才公布了对私立医院的市场价格放开,这是走了一步了,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在放开服务业市场方面更大胆,而且步子要更快。比如说和这个相关联的税收体制,今后消费税就成为一个重大问题,消费税和服务业发展相联系。还有一个问题,比如工业用地价格只等于服务业用地价格的几分之一,服务业用地价格很高。既然要转型到发展服务业为主导,那服务业用地和工业价格用地不能成几倍差距,几倍差距怎么发展服务业呢?所以服务业市场的开放有体制方面的调整,有政策方面的调整,这构成第一点。

    第二,发展服务业靠什么?社会资本。所以激活社会资本是关键,因为发展服务业我们需要一些大中企业,但是更需要众多的中小企业。所以在发展服务业的过程中,社会资本成为发展服务业的一个关键因素。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来的混合所有制,这是一个大方向。我们在激活社会资本方面现在需要突围了,过去提老36条、新36条,应该说给了社会资本、民间资本很多的希望,但是没有突围。今天增长、转型、改革都需要激活社会资本,尤其发展现代服务业,更需要激活社会资本。所以怎么突围?权力清单、负面清单这是一项。另一项就是市场放开,在服务业方面市场放开。另外就是刚才总理说了,小微企业免税额门槛从6万提到10万,扶植创新创业的小型、微型服务业企业,让它有更多条件创新创业。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一个是减税,一个是降低注册门槛。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另外在激活社会资本方面,需要我们在一些垄断性行业改革,要出台一些大的政策向社会资本放开,这块应该说还远远不够,这个单子还没有提出来。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这次论坛上的嘉宾,有个民营企业的分论坛,主持人提了一个问题,就是说现在中央首次提出来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你们对进入垄断行业是什么心态?但是80%的嘉宾还是持观望态度。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我也听到,有的民营企业讲,说老迟,发展混合所有制,那国有企业不改革,我们进去出不来啊?我进去了就要遭殃啊。这种担心都有。所以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垄断行业开放一批项目让社会资本进入,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当然激活社会资本,我们在法治市场经济上有一个严格的产权保护,这是第二项。第三,国有资本的改革。国有资本的改革在发展服务业过程当中,因为我们看到老百姓的公共需求加大了。所以一部分国有资本要投入公益性的领域当中,成为公益性的国企,这样在特定的时期才能发挥它特殊的作用。同时,另一部分国有资本应该投向重要的行业和领域。刚才总理说向改善民生要动力,其中改善民生很重要的就是国有资本的作用。所以收入分红比例以外,另外一部分国有资本要向市场开放,通过资本市场变现成为社会保障资金的一个重要来源。为此,管国有企业的改革思路一定要拓宽:第一,公益性是重点。第二,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过渡,这需要一系列的改革,这也十分重要。

民生与改革高度融合 向改善民生要动力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在民生改革方面,李克强总理讲向改善民生要动力。现在改善民生这块大家普遍关注比较高的,比如养老改革,包括就业压力,刚才还谈到减税的问题。您觉得民生改革今年的着力点是什么?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刚刚听到总理讲向改善民生要动力,我脑子为之一动。过去我们都是把改善民生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民生改善常常是改革的一个目标结果,现在把它作为动力,向改善民生要动力,体现改革精神。什么精神?如果民生不改善,在现实贫富差距比较大、社会矛盾比较多的时候,改革是难以形成大环境的,改革是难以形成全社会共识的,改革是难以形成多方面推动力的。这是一点。更重要的,改善民生本身也是改革。第一,我们改善民生要调整利益结构,因为现在整个国民收入结构当中,应该说劳动者比重还是比较低的。所以收入分配改革应该是改善民生的一个关键问题。再比如说,社会保障。刚才总理也谈到了社会保障制度,能够尽快的建立一个城乡统一的社会保障制度,至少制度统一,这本身也是一项重要的改革。所以向改善民生要动力,既体现了我们对当前改革大环境的一个清醒估计,更体现了我们改善民生本身跟改革高度融合。这就比我们过去仅仅是出发点、落脚点的基础上又了一个新的认识。因为改善民生的核心问题是利益关系的调整,包括农民工市民化,这些都是改善民生当中一些重大问题。所以我对总理刚才说的向改善民生要动力,印象深刻这在改革理念上有新意,有新的突破。

率先建立“两个清单” 推动“海南服务”升级

    宋振远(新华社记者):在演讲中,总理也提到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今年是国际旅游岛建设的五周年,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升级版,因为新一轮改革开始了。在这个问题上您有什么见解跟我们分享一下?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总理刚刚对海南的环境给予了赞赏,尤其是对博鳌。应该说海南国际旅游岛,总理说到了最后冲刺的阶段。它有几个大的目标:第一,国际旅游岛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的形成。海南岛在现代服务业发展上高于全国几个百分点,但是总体上要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格局,还要下很大很大的工夫。第二,怎么形成服务业为主导的格局?我想海南有一个在全国新的改革背景下重要的机遇,就是率先实现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像博鳌乐城,医疗市场的开放、教育市场的开放、健康产业的开放、免税业市场的开放,我想这些成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关键因素。但是从当前来看,有两件事情很重要:

    第一件事情,教育、医疗市场的开放,政策要突破。第二件事情,免税业要突破。如果这两个方面对市场开放有突破的话,将在最近形成海南国际旅游岛一个新的动力,这是十分重要的。

    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更重要的突出绿色发展、绿色崛起,海南省委这条路子选对了,问题在这方面需要有更大的举措。我的建议是:全岛一定要实现一个统一,统一规划、统一土地利用、统一基础设施建设、统一环境保护、统一资源开发、统一社会政策,这样形成一个刚性的约束。可持续发展不仅是一个考核,绿色崛起不仅是一个考核,它形成一种刚性约束机制,不是哪个市县都可以填海,不是哪个市县都可以再盖高楼,土地怎么利用是全岛作为一个总体格局,至于你请谁,你用什么政策把这个地方做得更好,那是需要发挥各个地方积极性的。所以海南在可持续增长、绿色增长过程中来体现国际旅游岛的特色,现在需要采取一些有突破性的举措。既是海南发展特色城镇化的一个举措,更是实现国际旅游岛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很重要的举措。如果这样做的话,它对全国中产阶层就有很大的吸引力了,也大大提高海南的资源利用效率。

    还有对国际旅游岛重要的,就是政府尽快形成、率先形成,负面清单的管理、权力清单的管理,海南有条件做到这一条。过去小政府、大社会,海南在全国创造了经验,现在权力清单、负面清单上同样可以。这几条能够在近期有所突破的话,我想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在未来就会有更快的发展和更实质性的突破。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许邦亮 )
相关阅读  
·APEC:因应亚洲的新未来 ( 04-10)
·嘉宾热议并购基金的发展 ( 04-10)
·全球信用评级体系的改革 ( 04-10)
·电子商务与传统商业:零和,还是共赢? ( 04-10)
·李克强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成员 ( 04-10)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