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成章故居:英雄梓里精神扬

2020-03-21 08:53   来源: 海南日报

 
位于海口市演丰镇昌城村的徐成章烈士石碑。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村里的小学也会给孩子们讲徐成章等革命先烈的故事,让一代代人都知道我们美好的今天来之不易。”3月20日,海口市演丰镇昌城村党支部书记黄奕雄轻抚着一间古屋的木窗,告诉海南日报记者。

  这间百年古屋,就是徐成章烈士故居。

  古屋久无人居,里头依然干净整洁,墙上挂着一张1983年由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证书背后,是徐成章立下的丰功伟绩。

  英雄出少年

  1892年10月的一天,在琼山县演丰乡昌城村(今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境内)徐家,一个男娃娃呱呱坠地,家里为其起名:天宗(后易名成章),字惠如。

  徐家贫寒,仅有区区一亩薄田。百年后,徐家古屋虽然已被政府出资修缮,梁木和门窗全部被换成了经久耐用的黑盐木,但从其仅有两间横房和一间正屋的房屋结构、墙上的水渍、木桌的豁口来看,这个家庭曾经的清苦仍依稀可辨。

  村口的树一天天长大,娃娃徐成章也一天天长大,成为“叛逆”少年,干出了不少叫人咂舌的事。

  小学时,由于不满一些教员昏庸无能,徐成章索性削发立誓,带领进步学生掀起学潮,被学校以“乱党”论罪,差点被开除学籍。“他当年回乡,还带动乡亲们一起剪头发。”徐成章的堂侄、69岁的徐清庆说,由于徐成章常年在外干革命,经常不着家,即使回乡,日夜奔波的他也依然离不开“革命”二字。

  “1909年,徐成章加入了中国同盟会琼崖支会,成为海南的第一批同盟会成员之一。”海口市委党史研究室征研科主任科员周琪雄说,徐成章积极奔走在府城和演丰两地,宣传“反清”思想,发展同盟会会员。

  辛亥革命后,海南的政权仍掌控在前清官吏范云梯手中。不久,赵士槐受命来琼主持政务,不想范云梯依然不肯交权。双方胶着之下,徐成章参与组织了一支百余人的学生军进攻府城,希望迫使范云梯交权。虽然因范已有戒备,导致学生军伤亡惨重,但徐成章的革命思想由此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年少的徐成章还曾同陈侠农一道率领琼崖讨袁军攻下万宁、陵水。在榆林港的敌军戒备森严的情况下,徐成章扮成商人,深入敌营,成功策反敌军班长,随后又亲率一支扮成渔民船队的讨袁军,摸黑进攻,成功击毙袁军军官。

  1918年初,徐成章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第十二期步兵科,1920年初从云南返琼。1921年春,徐成章应琼东县县长王大鹏之邀,就任嘉积镇警察局长,兼县第一小学体育教员。同年上半年他在海口与符节、冯平、王器民等人一起创办《琼崖旬报》,积极介绍欧洲社会主义学说,向广大民众宣传移风易俗,破除封建旧社会思想。1922年上半年,徐成章与吴明、罗汉、鲁易、李实、徐天柄等人在海口成立社会主义青年团琼崖分团。同年秋,徐成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3年初,徐成章从琼崖到广州,在孙中山的直接领导下,任湘粤桂联军支队参谋长。1924年初,他与洪剑雄、杨善集、黄振士、周士第等组织琼崖少年同志会,出版会刊《新琼崖评论》。


坐落在海口市演丰镇昌城村的徐成章烈士旧居(房屋已翻新)。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铁甲车队的神勇队长

  1924年5月,徐成章任黄埔军校特别官佐,负责第一期学生的军事训练工作。同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军事部长周恩来从黄埔军校中抽调徐成章和第一期毕业生周士第、赵自选3人,并从其他单位抽调廖乾五、曹汝谦2人,负责组建大元帅府大本营铁甲车队,徐成章任队长。“这是共产党直接创建和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周琪雄说道。

  由于当时广东省广宁县的减租活动遭到了豪绅地主的顽抗,刚刚成立的铁甲车队便赴广宁支援农民运动。1924年12月,革命政府决定缉拿谭侣松等8名破坏农民运动的祸首。谭侣松为了逃脱罪责,设宴招待铁甲车队等单位长官。“徐成章明知是鸿门宴,却毅然赴会。”黄奕雄自小在昌城村长大,徐成章的故事,他总听祖辈、父辈说起,“他与同伴身佩短枪,在酒桌上出其不意地逮捕了谭侣松。”

  翌年2月,铁甲车队和农民自卫军进攻广宁反动地主巢穴——潭布炮楼。徐成章身先士卒,率众冲向敌方山头。双方交战逐渐激烈,枪林弹雨间,徐成章带领几名队员直扑山头,打退了来援敌人。时任铁甲车队副队长、后来成为共和国上将的周士第目睹了徐成章的英勇,钦佩不已:“徐同志神勇,悚人毛骨。”

  在铁甲车队从广宁回粤不久,滇、桂两地军阀意图颠覆广东革命政权,铁甲车队奉命保卫革命政府。为了配合回师的东征军歼灭军阀,徐成章和廖乾五又指挥铁甲车队,从猎德附近渡河,从背后偷袭,与东征军腹背夹击,歼灭了敌军。

  铁甲车队在北伐时组建叶挺独立团,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随朱德、陈毅转战至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的部队会师后,组成工农革命军第4军。1933年6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其中第1军团第2师(简称红2师)在长征后为前卫师之一。抗战爆发后,红2师在后来的改编扩充中,逐渐壮大,最终成为1948年组建的第43军的重要力量。1952年,43军与海南军区合并为海南军区兼第43军。

  曾经参加海南岛解放战争的127师作战参谋刘兆龙曾说:“43军长期形成的勇敢战斗、不怕牺牲、艰苦奋斗、同舟共济的战斗风格是对徐成章等人早期作战传统的继承和发展,因此在中国战争史上创下了无往不胜的奇迹。”

  占领陵水:创立第一个琼崖苏维埃政权

  1927年10月,中共委派徐成章和刘明夏等人赴琼领导武装斗争。中共琼崖特委召开第一次扩大会议,成立东部工农革命军总指挥部,徐成章任总指挥。

  东路工农革命军成立当月,徐成章就率军在陵水农民军的配合下占领陵水县城,国民党陵水县长邱海云弃城逃跑。12月16日,陵水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陵城召开,宣布成立陵水县苏维埃政府。随后,徐成章继续率部挥戈南进,攻克三亚、榆林。东路工农革命军在两个月中,从乐万到陵崖,往返横扫200公里,所到之处,拔据点,杀土豪,建立区、乡苏维埃政权,并使从乐会县的阳江到崖县的三亚一带包括乐、万、陵、崖四县的红色区域,基本连成一片。

  然而,非事事遂人愿。在1928年2月分界墟一战中,徐成章不幸被流弹击中颈部,因伤势过重,医治无效,光荣牺牲,时年36岁。

  “他的牺牲,是党和革命事业的重大损失。”回忆旧事,周琪雄仍然十分惋惜。

  “虽然二伯(徐成章)很早就去世了,我们也从这间祖屋里搬了出来,但是我们时常回来打扫卫生。”徐清庆感怀道,“每逢清明节日的时候,全家都会来这里祭拜他,一代代继续传承他的故事和精神。”

  不仅仅是徐家后人,昌城村后人也在每年的清明节祭拜徐成章等革命烈士,“我给支部党员们上党课时也时常讲先烈们的故事,激励大家继承先烈遗志,继续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黄奕雄说,昌城村民靠勤劳和智慧,发展热带农业经济和运输业,渐渐走出了自己的乡村发展之路,2019年,全村人均年收入达一万余元,“日子越来越有奔头咯!”

  革命精神代代传

  采访当日,黄奕雄带着记者来到昌城村的一口老井前:“村里的老人说,革命年代,在和敌人的战斗中,烈士的血把这口井的水都染红了。后来村里把这口井封了,在旁边又重新挖了一口井,村民们在新井打水的时候,就会把革命烈士的故事讲给后来的娃娃们听。”

  抚着井沿,黄奕雄说:“革命的故事不能忘,革命的精神不能丢。我就是听着徐成章等革命烈士的故事长大的。现在,这些故事轮到我来讲给下一代听了。”

  “革命故事不仅要讲给村里的后辈们听,也要讲给党员干部听。”黄奕雄翻出自己的党课记录本,上面记录着他每一次上党课的内容,仔细翻看,许多次党课都包含了革命烈士的故事:“每次有新党员入党,我都会讲徐成章等烈士的故事,让新党员们知道,自己在思想和行动上都要入党,要像革命先烈一样,用一生践行一个共产党员的使命。”

  革命精神代代传。在村民们的辛勤劳作下,如今,昌城村村民人年均收入达一万多元,村里铺上了水泥路,戏台、球场一应俱全。村民们说,只要不丢掉革命精神,只要一代代继续努力,相信昌城村还将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记者 习霁鸿)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45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