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一纸史书传播琼中“前世今生”

2016-10-31 08:48   来源: 海南日报


为了写书,这些年谢晋颀跑遍了琼中的山山水水。 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谢晋颀收集的有关琼中的材料。 海南日报记者 郭畅 摄

    要想快速了解琼中,可以查阅《琼中县志》和《琼中乡镇行政村地名志》。琼中的朋友介绍,这两本书都是由一位名叫谢晋颀的退休老人主编,如今他已79岁高龄,却还在坚持创作,每天10个小时的写作量甚至让他感到有些“大脑缺氧”。

    作为一个文昌人,谢晋颀为什么在琼中一呆就是64年多,又是什么情愫,让他对琼中的“古往今生”了如指掌,把这里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

    对此,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在琼中生活了大半辈子,喝这里的水,吃这里的粮,写这些书留给琼中,至少问心无愧。”

从海口到琼中任教坐3天蒸汽汽车

    1952年2月,15岁的谢晋颀到当时被称为“革命熔炉”的南方大学海南分校学习,那时海南岛正处在土改、农改阶段,山区缺乏教师。同年8月,他就和同期毕业的32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琼中山区任教。

    “我当时坐了三天的蒸汽式汽车到学校,学校有180名学生,只有我一个老师,当时就吓傻了,我才15岁,文化底子薄,能不能教好学生?”

    上世纪50年代,谢晋颀每月工资25块钱,却三个月都花不完,因为缺粮少药,隔两个月才会有外地人挑担来卖香烟和日用品,理发就用剪刀,自己估摸着剪。

    当年跋山涉水,远离家乡,却丝毫没有思想波动,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说:“改造思想,树立革命人生观,正是那段时光,奠定了我之后要走的路。”

    与一些文化人阅历不同,谢晋颀总是在边教书育人,边学习进修。用他的话来说,基础差,就要不断“充电”。

    1954年和1956年,他先后到海南初级师范学校和中南民族学院进修,1960年在黎母山中学任教,一待就是26年。

    在当山区教师的34年,谢晋颀扎根基层,尝尽百味,对琼中山区教育情况更是一清二楚。潜移默化中,他已与墨香为伴,书香为舞。

    1986年10月,谢晋颀被调到琼中县志办编纂《琼中县志》,这份机缘巧合,一投入,就是十年光景。面对这份来不得半点马虎的工作,谢晋颀压力很大。他说“就像县志序言所说,盛世修志,志载盛世。缺少历史资料,编纂工作浩繁。”

    查看《琼州府志》《琼山县志》《定安县志》等等,了解县志的编纂要点,深入乡镇要资料,一步步,84万字的《琼中县志》终于在谢晋颀和其他县志办同志的倾力打造下,于1996年面世。

    1999年,参与编写《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自治条例》的谢晋颀要退休了。子女谋划着,父亲退休以后可以带着母亲出岛旅游,安享晚年生活。

    没想到,退休后的谢晋颀对写书的热情只增不减,一头扎进书堆里。连邻居都笑称:“隔壁的谢老师,不像别人,退休后发挥‘余热’,他是‘发高烧’了。”

退休17年创作完成多部书籍

    “在琼中做教育多年,掌握了很多资料,想梳理结构,写一本《琼中教育史》,也算是为琼中教育做点贡献。”就是这样单纯的想法,谢晋颀开始了退休后的创作路。

    之后,他又在县武装部的邀请下开始写《琼中军事志》,46万字,5年时间,这期间,谢晋颀没有提过稿酬的事情,只拿着一个月500元的写作补助,深入各个乡镇,了解情况。没有公交车,就全靠两条腿。

    大量收集资料是志书的生命,无论是古代、现代的书籍,还是报纸,只要有相关的内容可供参考,谢晋颀就把它们复印或者剪下来收藏。

    老伴林碧云回忆,“那段时间,他晚上至少会写到12点,头发都熬白了。有时半夜起来去厕所,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我没少抱怨。”

    因为不懂操作电脑,谢晋颀所有的稿件,都是一字一句推敲修改后,手写而成。完成终稿后,由女儿和外孙在电脑上录入。“我是学新闻专业的,对外公写书这件事很感兴趣。上大学没少利用课余时间帮他打印手稿,很佩服外公。”外孙林猷鼎说。

    下午五点,谢晋颀的大女儿谢林红回到家里做饭,告诉记者,“父亲退休后,从来没停下来过,一般是早上八点开始写稿,到了中午,吃饭要叫很多遍才过来,下午两点半又开始写,比上班还准时。”面对父亲的执着与激情,她更多的是担忧,父亲快80岁了,高强度的写作显然已不适合他。

    前几年,谢林红的丈夫生病,但她工作忙脱不开身。母亲又要在家里做饭,她就让退休的父亲到医院临时照看一下,谢晋颀抱着书稿坐在病床边,一会抬头帮女婿看着吊瓶,一会低头修改稿件,谢林红说当时的画面真是让人觉得好笑又温暖。

    退休后的17年间,谢晋颀先后创作完成《琼中教育史》《琼中军事志》《琼中乡镇行政村地名志》等多部书籍。

    “我最满意的是《琼中乡镇行政村地名志》,过去没有标志,每个村的历史都不清晰,这本书很有普及性。”谢晋颀说,他又花了两年时间,跑遍了琼中的每寸土地,连黎语、苗语都掌握不少,才写成了这本地方文化的纪实文献。

期待自己的书能传承文化

    “最近您在忙什么?”

    手拿一叠文件的谢晋颀说,“我去问新书《黎母山传说——水会古堡寻踪》何时能出版。”谢晋颀今年的心愿,就是看着这部书面世,这也将是他的收官之作。

    2014年至今,谢晋颀完成了13万字的《黎母山传说——水会古堡寻踪》一书的创作。“过去,五指山和黎母山的概念总是被混淆,黎母文化内涵精深,有很多传说,我有责任把这种历史面貌通过文字方式展现出来。”谢晋颀说。

    随着琼中近年来旅游产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黎母山,每年“三月三”期间,海南各处的黎胞便纷纷来黎母山祭拜黎母。文化的传承还需要史实的见证,有这样的书籍面世,也助力黎母文化揭开神秘的面纱。

    从2006年开始,谢晋颀就跟随相关部门深入黎母山探测考察,当时央视也跟着拍摄纪实片,谢晋颀一边研究一边收集资料,积攒了220多张关于黎母山文化的珍贵相片。

    正是因为在黎母山中学任教多年,他对这片成长的热土更有感情。

    “包括黎母传说在内的所有书籍,都是为了留给后代,让他们了解历史,铭记历史。”谢晋颀说。如今,他还是坚持每天看书、写作,一天阅读两份报纸,也是多年习惯。

    “他愿意把自己了解的东西毫无保留地传承下来,积极对琼中文化建设建言献策,这样老一辈人的精神境界值得年轻人学习。”琼中文联主席冯汉云表示。

    在琼中这片土地上生活了64年,谢晋颀早已变成了琼中人。这种感情的积累促使他义不容辞地接起历史文化传承的重担,只因情到浓时是故乡。

    不知新书出版后,谢晋颀会不会真的收官,但毋庸置疑的是,琼中这片土壤和他创作的书籍已然组成他生命的要素,只等有心人传承。(记者 郭畅)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19816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