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老”驻岛渔翁的“不老”三沙情

2016-05-31 16:07   来源:海南日报

  在三沙赵述岛的东面,有一片银白色的细沙滩,透过清澈的海水美丽的珊瑚清晰可见。这里,是渔民的乐园,每当夕阳西下,72岁的老渔民麦运潘总喜欢提着箩筐到这里来,像过去50多年一样,辛勤耕海,享受海洋的馈赠。

数十年痴迷这片蔚蓝

  麦运潘出生在潭门镇草堂居委会一个渔民世家,15岁就跟随叔父出航捕渔,远行南沙。

  坐在岸边的石头上,翻开三沙地图,麦云潘告诉记者:“南海的各个角落我们都去过,哪里鱼多,哪里可以抓到什么鱼,我们了如指掌。”

  第一次潜到海底,麦运潘眼中的海底世界斑斓奇妙:“南海的海洋生物非常多,不仅仅鱼类有上百种,你一个晚上随随便便就能捞一筐海参。”

  潭门渔民耕作南海最擅长的是夜潜,麦运潘也不例外,年轻时的夜晚,他会穿上潜水服,带上鱼叉、网兜、手电筒,从船上跳入海中,奋力潜入约30米深的海底,对猎物精挑细选,捕捞海珍。

  “在蔚蓝色的大海上,看到翡翠般的岛礁,你所有紧张、孤独、不愉快就会一消而散。”麦运潘在20多年的海上作业时光里,遇到过很多次大风浪,但自己从未改变过初心,坚持每年出海。

  1994年,长年出海作业的麦运潘积累一定的资金,和亲人合伙购置了一艘渔船,结队远行南沙。但遭遇海上事故,连船带工具损失了60多万元。那是一次惨痛的遭遇,一贫如洗的麦云潘不想放弃自己的职业,最终选择到七连屿的赵述岛讨生活。“有渔民长期驻守赵述岛,我也跟着去了。”

精湛捕鱼技艺亮西沙

  “刚上岛的时候体力好,在海上圈起八卦网,在网心追着捞鱼。”在赵述岛上,当时已经年逾50岁的麦云潘一点不比小伙子差,潜水、捡螺、撒网、钓鱼,样样精通。麦云潘的特长是懂得根据潮水的起落选择下网收网,一般一天的海上作业下来,他网兜里的鱼都会比其他渔民更丰富。

  后来,麦云潘的年纪逐渐大了,选择较为轻松的“行盘”作为自己的捕捞作业方式,在岛屿附近浅海的礁盘上,他一边行走一边寻找捡拾公螺和割蚵,有时候也会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鱼枪去刺中水中的鱼。

  每天黄昏,站在赵述岛的岸边,望向外礁盘的海面上,麦云潘总是行走在没过膝盖的水里,用一根绳子将两个漂浮在海上的筐子连在腰部,人一走,筐子也跟着人的方向在“走”。

  回到家后,他又会坐在岸边水里,放下小刀,摘下水镜,然后将两个筐里的公螺、红口螺等各种渔获逐一分类。麦云潘会将分好的螺放回筐里,又放回到海边的浅水里养着。“现在每天白天出海,傍晚的时候偶尔在沙滩边上下网,一天可以赚到100元。”麦云潘对“退休后”的工作很满意。

忠实的南海守礁人

  一年又一年,麦运潘已经成了赵述岛上年龄最大的渔民,和儿子儿媳一起居住。偶尔,他也会坐船回家探亲,但更多的时候他就生活在赵述岛,最长的时候1年半的时间也不曾下岛。

  七连屿工委成立后,渔民村整体搬迁,麦云潘住进了崭新的油毡房,原来的两间珊瑚石屋空了出来,工委希望借用他的石屋开一个摄影展,老麦二话没说,无偿提供出来。“政府把石屋收拾得美,我看着也舒服。”老麦说。

  长年生活在西沙,麦云潘深爱着这片养育他的祖宗海,而他自己也成为了忠实的守礁人。

  15年前,他独自一人前往西沙洲附近海域作业,登岛时遇到了3名外籍可疑人员。“他们登上我们的岛,还想闯进我们的灯塔。”机智勇敢的麦云潘对外籍人员打起手语,警告他们,岛上有守礁人,你们不要靠近。最终,可疑人员被吓跑。

  一天天变老,工委的干部劝老麦回家“安享晚年”,老麦不愿意。他说:“我在南海生活习惯了,这里就是我的家。”(记者 刘操)

[责任编辑 王雯君]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95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