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昆虫博士蔡波——虫的世界他最懂

2017-08-21 08:48   来源: 海南日报


昆虫博士收集的昆虫样本。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蔡波在户外安装马氏网。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昆虫博士蔡波在做研究。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将昆虫置于体视显微镜下,将昆虫的每一个关键特征用针管笔在硫酸纸上绘出,甚至连身上的每个刻点都需要一一点出。

    在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植检中心的标本室里,“80后”昆虫分类学博士蔡波一边目不转睛地观察体视显微镜下的昆虫,一边小心翼翼地制作标本。

    “有些昆虫由于保存时间较长,较为僵硬,必须用还软器,而某些昆虫的翅膀非常脆弱,在展翅时要格外小心。”蔡波说,在制作标本时,一定要集中注意力,不能破坏昆虫的细微结构,要力求完整。

    标本完成的瞬间,昆虫细小的生命有了肉眼和书本所不能赋予的灵光异彩。

    与“虫”结缘 从昆虫博士到国门卫士

    疾风,碗口粗的大树拦腰折断。其实,这并非风之过,而是天牛掏空了树的身体。躲在树干中作祟的天牛,被称为“不冒烟的火灾”。

    “天牛是鞘翅目天牛科、瘦天牛科等昆虫的总称,是植物的钻蛀害虫,有很长的触角,全世界超过2.6万种,包含了许多农林业上的重要害虫,会对林木、果树、乃至建筑物造成危害。”说起昆虫,蔡波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在显微镜下甄别只有米粒大小、甚至肉眼看不清的微小昆虫,将天牛、小蠹、实蝇、介壳虫等检疫性害虫拦截在“国门”之外,是蔡波工作的日常。

    蔡波的微信名为“本虫纲目”,而这也恰恰成为他与“虫”结缘的缘由。

    “小时候读李时珍走遍千山万水、历经二十七载,写成巨著《本草纲目》,仰慕先贤风范,深受感触之余,立志也能深入昆虫的世界有所建树。”蔡波说。

    读本科时,多次赴北极参加科考,并在世界上首次证实鲸鱼有“泪腺”的海洋生物学家祝茜博士,是蔡波的动物学授课老师。祝老师渊博的海洋生物学知识,丰富有趣的极地科考经历将他领进了科研的大门,于是他立志报考南开大学攻读动物学专业研究生。

    硕士、博士期间,蔡波师从于我国著名昆虫学家、南开大学生命学院卜文俊教授。“卜老师治学严谨,在昆虫的世界里孜孜以求数十载。尽管昆虫分类学属于生命科学的‘冷门’学科,但自然界的昆虫千姿百态,生物多样性和生态保护研究意义重大,所以我决心在这个领域坐‘冷板凳’。”

    博士毕业,恰逢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招聘一名昆虫学博士,海南丰富的昆虫科研资源,以及单位良好的科研平台让蔡波最终选择了这里,昆虫博士成了一名“国门卫士”。

    “海南是个生态宝库,动植物资源极其丰富,其生物多样性足以令科研工作者着迷。”蔡波说。

    10年间,日常的科研工作中,蔡波已发表了数篇相关论文,发现并报道了我国跷蝽科新种5种、以及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天牛新种1种,为世界和我国昆虫多样性研究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痴情“虫”迷 与虫为伍终不悔

    暑假期间,烈日骄阳,原本应该呆在空调房享受wifi和冰激凌的假期生活,蔡波却背起了重重的采集设备,走进大山之中。顶着烈日,在原始密林之中挥舞捕虫网,一干就是一整天,中午就啃馒头吃咸菜,渴了饮一口山泉水。到了晚上,支起一盏炽热的高压汞灯,衬着白布,引来无数的昆虫前来“聚会”,蔡波却不顾白天的疲惫,忙不迭地在白布上仔细甄别,捕捉研究需要的珍贵昆虫标本。

    到荒郊野外蹲守、观察、抓虫,这样的生活从读研期间几乎就成了蔡波生活的常态。

    因工作中“本底调查”的需要,蔡波和同事们常常深入海南的热带雨林和偏远海岛,趟过湍急的河流,克服蚊虫、蚂蟥、毒蛇和不明生物带来的困扰,以及内心的退缩与恐惧,迎接种种挑战,完成一次又一次对生命怒放的采样和记录。

    海南的天气变化就像孩子的脸,前一分钟还艳阳高照,转眼就乌云密布大雨倾盆。在野外采集昆虫标本,不管多热的天,蔡波都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敢穿半袖和短裤,但是即便如此,半个月的采集生活下来,身上也会被蚊虫叮得满是大包,手脚划伤、磨出血泡都是家常便饭。

    不过,再多的艰难险阻也挡不住痴心的他,反而更让他苦中作乐、享受其中。

    一年多以来,在偏远海岛采集标本时,蔡波和同事们克服高温、高湿、高辐射、高盐的不利条件,白天采集标本,夜晚灯诱昆虫,返回后还要整理标本至深夜。

    “有时候沉迷于虫的世界,往往就忽略了人的世界。”灯诱的间隙,妻子的电话才让他想起女儿的生日正是当天,伴着微弱的灯光,远在海岛上的他只能通过电话送去对女儿的生日祝福。

    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蔡波和小伙伴们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已基本摸清该海岛的陆生无脊椎动物区系情况,发现了多个中国新纪录、海南省新纪录乃至新种。蔡波表示,未来将继续努力,力争尽快将这些成果发表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在国际舞台发出中国人自己的声音。

    编“虫”入库 向公众科普“虫”知识

    5月,吃树上苔藓的苔蛾还是毛毛虫。6月,迁粉蝶化蛹成蝶,翩翩飞舞。而到了7月,十多厘米长的斑络新妇蜘蛛开始布上了各种网。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蔡波说,昆虫的四季同样变换着风景。

    在这位昆虫博士的眼中,形态各异的虫子在显微镜下甚是“好看”:“显微镜下,它们都是五彩缤纷的,有青绿、黄色、铜绿,有的还闪着荧光……”

    成千上万只藏匿在粮食、水果、木材、苗木等各类植物产品里的昆虫终究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现出原形并被一一分门别类。

    “目前,国内的昆虫分类知识普及度很差,社会自然教育总是简单粗暴地把昆虫分为益虫和害虫,但这很不科学。”工作之余,蔡波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建立“海南外来有害生物数据库”上。

    目前,这个数据库包括“检疫性有害生物信息数据库”和“海南外来有害生物数字标本馆”两个子库,前者收录了我国进境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500余种的学名、分类地位、形态描述、寄主、地理分布、为害特点、传播途径等技术资料,而后者依托海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有害生物标本馆的馆藏资源,收录海南口岸截获和省内监测调查的1000多种的外来有害生物标本的数字化信息。

    “这个数据库实现了对海南外来有害生物信息的规范化存贮与管理,最重要的是可以成为向公众科普,增强国门安全意识的网络教育平台。”蔡波目前最大的希望是在工作中有所发现,不断完善数据库,使其在全省外来有害生物早期预警和有效防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地球生物链中,各种生命共生共存,息息相关,存在就有必然的联系。只有真正去了解它们,才能实现和谐共处,我工作的意义便在于此。”蔡波说。(记者杨艺华 通讯员卢荔)

[责任编辑: 周淑仪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170112151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