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噪音成海南城市环境公害 “九龙治水”管不住

2016-07-22 09:09   来源: 海南日报


海口某建筑工地的施工噪音。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海囗市环境保护监测站工作人员在国贸一小区监测噪音污染。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晚上10时,暑气渐消,对在空调房里躲了一天的海口市民来说,此时夜色正好。爱好夜生活的人们三五成群出来消遣,海口的各个烧烤园又热闹起来了。食客们点上一扎冰镇啤酒,拉开了夜的序幕。但这种热闹对于市民余姐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关好门窗,余姐仍辗转难眠,楼下烧烤园不时传来划拳声、欢笑声、摇骰子声,声声入耳。“快崩溃了,每天都要吵到凌晨两三点。”余姐无奈地说,她也曾愤而投诉,但没什么效果,噪声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恶魔”,依旧挥之不去。

    余姐的遭遇,我们似有同感。

    工地夜间施工、汽车乱鸣喇叭、广场舞音量超大……这些噪声,常在我们耳边萦绕,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学习和工作。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海南省城镇环境噪声污染问题日益突出,已成为城市环境公害之一。

    噪声从何而来?对我们有什么影响?谁能开出治噪“良方”?我们希望通过剖析身边的实例,找到战胜噪声的办法,推动海南省声环境质量的提升。

环境太吵

去年海南省环保部门共接到环境噪声投诉5100件

    余姐一家住在海口市龙昆南路海南师范大学的教职工宿舍里,校园环境优美、清静雅致。然而去年10月份,夜半传来的阵阵骰子声,打破了夜的宁静。包括余姐在内,附近6栋楼百余户居民均受到影响。

    骰子声的来源,是附近板桥路新开张的“大时代”烧烤园。这个烧烤园方圆约80米内有6栋住宅楼,住户数百人。每天晚上,这里食客盈门,觥筹交错,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尽管三面有围墙,顶上加盖了铁皮棚,仍遮挡不住阵阵嘈杂声。

    “刚入夜还好,只听得到龙昆南路上车来车往的声音。”余姐说,等到夜深人静时,烧烤园的噪声就显得特别刺耳。为了不影响年幼的孩子休息,余姐把稍微安静点的房间腾出来给孩子睡,自己则和丈夫夜夜忍受着噪声的烦扰。

    为了抵御烧烤园的噪声“入侵”,和余姐住同一栋楼的严晓冬在卧室加装了一层隔断,从而拥有了阳台、卧室、隔断“三重门”,即便如此,也挡不住外面的噪声。“如果继续这样吵下去,我只能换地方住了!”严晓冬痛陈噪声之害。

    半夜时分,在海口双创广场附近一栋居民楼里,小刘一家老小已经睡觉,他却开着夜灯,在赶明天要交的广告文案。附近建筑工地上一阵接一阵的机器轰鸣,他有些无奈地说:“广场舞大妈们刚刚消停,这工地又开始半夜施工,整个夜晚都在噪声中度过。”

    余姐等人遭遇的,是最常见的社会生活噪声。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社会生活噪声的制造者,同时也是受害者。”省生态环保厅污防处调研员王先国介绍,酒吧、KTV、广场舞、商场促销、房屋装修,甚至空调外机的运转,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噪声,对周围的声环境造成影响。

    王先国说,实际上交通噪声是影响夜间声环境质量的重要因素。海南省此前开展的一项调研显示,2013年全省夜间道路噪声55.5%超过国家标准(55分贝),15个监测城市(镇)存在超标测点,73.1%测点平均等效声级超过国家标准。

    家住海口市丘海大道附近的陈庆元,就是交通噪声的受害者。丘海大道是海口最繁忙的主干道之一,每天经过的大货车不计其数。“大货车喇叭特别响,发动机的声音也很大,尤其是载重的货车经过时,家里的地板都在震动。”陈庆元说,受交通噪声影响,他出现了神经衰弱症状,“想投诉,却不知投诉谁。”

伤耳伤神

损伤听力,诱发神经衰弱,出现头晕、视觉疲劳等多种疾病

    晚上11时,63岁的谢春华刚刚将孙子哄睡,她坐在床头,竖着耳朵听楼下的动静。“咦?这两天好像没有听见垃圾车的响声了。”谢春华指着自己熬出的黑眼圈,说:“在这里住了七八年,天天吵,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谢春华家住海口市新兴路黄金花园,与琼山区凤翔路垃圾转运站仅一墙之隔,在长达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被这些声音吵醒数次:轰隆、咕咚、嘎吱。

    每天晚上11时左右,数十辆垃圾压缩车开始陆续回站,先是发动机的轰鸣声,再接着是卸下垃圾桶时的咕咚声,再接着是压缩垃圾时的嘎吱声。“几乎天天如此,我快受不了了。”谢春华说,前段时间她被检查出高血压、心脏病,医生说可能与长期生活在噪声环境中有关。

    和谢春华比,余姐除了睡眠,工作也因噪声受到影响。

    “吵得睡不着,那就索性爬起来写文章吧!”余姐这样想,可窗户外一阵接一阵的喧闹声,让她怎么静不下心来,往往刚有一点思路,就被外面烧烤园突然传出的哈哈大笑声打断。

    “原计划要完成的理论文章,至今还没完成。”余姐说,这其中既有她自己的原因,也和烧烤园的噪声干扰脱不了干系,“夜深人不静,实在难有工作效率。”

    省人民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医院副院长符徵介绍,噪声最直接的影响是损伤听力。长时间处在较大分贝(60分贝以上)的噪音环境中,就会损伤听力,甚至造成噪音性耳聋。

    符徵收治的一个病例,可以说明噪声对身心健康的危害:大学生小莫(化名),因连续几天长时间戴着耳机听英语,一周后出现了耳鸣症状,因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一周),最终成了永久性耳鸣。

    “耳鸣一直折磨着他,就像一台高压锅一直在耳朵里排气。”小莫的母亲告诉记者,小莫一度出现心理疾病,试图用笔插聋自己的耳朵,甚至想跳湖轻生,经过很长时间的治疗,才逐渐恢复了心理健康,但至今仍需使用助听器。

    “老年人也是噪音性耳聋高发的人群。”符徵说,不少“大妈”就诊时反映,跳了两年广场舞,身体变好了,但听力下降了,“不少老年人跳广场舞时音响声音很大,且一跳就是三四个小时,不仅扰民,还会对自己和他人的身体健康带来损害。”

    海口市环境科学研究院有关专家认为,噪声的危害一般体现在4个方面:损伤听力,诱发多种疾病,干扰正常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干扰交谈、思考、通讯等。

    专家介绍,萦绕在耳边的各种噪声会使人们不得安宁,难以入睡,以至于心情烦躁,造成失眠,从而影响工作和学习。如长期受噪声干扰,就会神经衰弱,出现头晕、视觉疲劳等症状。即使是40-50分贝的噪声干扰,人们也会从熟睡状态变成半熟睡状态。

九龙治水

城管、公安、环保、街道办等部门齐出动却管不住噪声

    不堪噪声烦扰,百姓维权的方式一般是向执法部门投诉。

    去年烧烤园开业至今,余姐已投诉不下6次,110、报社热线、城管投诉热线、12345政府服务热线都打遍了。“每次投诉过后,烧烤园就会安静一阵,但没多久又躁动起来了。”余姐叹了一口气,“最近已经放弃投诉了。”

    琼山区城管执法大队府城中队中队长何昌林介绍,城管、公安、环保、街道办等部门均多次接到市民对“大时代”烧烤园的投诉,但该烧烤园证照齐全,属合法经营,吵闹声有时高有时低,但在环保部门现场检测时噪声未超标,所以只能要求加强管理,无法采取强制措施。

    从某种角度来看,“大时代”烧烤园的噪声扰民问题是海南省噪声防治现状的一个缩影:噪声污染投诉居高不下、执法难度大、多头管理……这正是海南省当前在环境噪声监管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

    “投诉多,治噪难,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原因:功能布局不合理、法律规定不充分、环保意识不够强、调处机制不完善、执行手段不完备。”王先国说。

    由于规划滞后,海南省许多居民区中混杂着商业、加工生产等多种行业,产生的噪声具有近距离、持续性等特点,即使采取了防治措施,也难以彻底消除。

    此外,按照现行有关法规规定,不得批准在居民楼内兴办饮食服务、门窗钢材加工等可能产生噪声污染的经营场所,但目前此类情况依然存在,环境保护部门难以对此类扰民问题采取进一步措施。

    由于噪声污染存在瞬间性、分散性、随机性等特点,随着设备的关停而迅速消失,给执法取证带来很多困难。此外,由于执法手段单一,仅靠罚款或限期治理,法律法规并没有赋予执法部门必要的强制手段。

    对于治噪难,长期在执法一线的龙华区城管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周锋深有体会。

    周锋介绍,社会生活类噪声是最难管理的噪声类型之一。以烧烤园为例,如不存在占道经营、油烟过大、音乐声过高等现有规定确定的违法违规行为,则无法采取强制措施,最多只能按规定对经营者处以每次50元-200元的罚款。

    由于没有专业的噪声检测设备、没有足够的执法人员等,城管在处理噪音投诉时,往往疲于奔命。“有时执法队员刚走没多久,又接到同一地点的噪声投诉。”周锋说。

    据了解,全省各级环保部门噪声管理、监测专职人员仅90人,兼职人员也只有120人,有的市县甚至没有专职人员,人手严重不足。

    “最大的弊端是多头管理,九龙治水,谁都能管,但谁都管不好。”王先国说,《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赋予了环保、公安、交通、文化、工商等部门环境噪声监管职责,而各部门的部分管理职能又移交给了城市管理部门,出现管理交叉、执法主体不明确等情况,以致遇到问题时相互推诿扯皮。

    以社会生活噪声为例,环保、公安、工商、城管看似都有权力和责任管理,但若问起“究竟归谁管”这个问题,又很难给出一个答案,以至于出现谁接到投诉谁管理的局面。

噪声立法

将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纳入日常环境管理工作

    难道一个噪音扰民问题,就没人管得了吗?

    事实上,去年海南省噪声投诉的办结率达100%,也就是说每一起噪声投诉都作出过处理,但处理的结果并不甚理想。

    噪声污染问题由来已久,要有效解决并非易事。

    海口市环境科学研究院专家建议,整治噪声污染,要加强宣传,全面提高噪声污染防治意识;合理规划布局,新城区设置噪声污染场所时要尽可能远离生活区,对老城区的噪声污染源要集中整治。同时,要进一步提高管理水平,加大监管、查处力度。

    如针对交通噪声污染问题,要从线路规划、噪声源控制、传声途径噪声削减、敏感建筑防护、加强交通噪声管理等方面采取措施。如在高架桥、高铁两侧安装隔声屏障,或为朝向公路一侧的建筑窗户安装通风隔声窗等。

    “隔声屏障广泛用于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的隔声降噪,但海南省包括高铁在内还没有采取这一降噪措施。”王先国透露,目前功能性通车的海秀快速路,已在部分噪声敏感区域设计有隔声屏障。

    “海口街头商业广告牌到处都是,却没有一块噪声监测显示屏。”王先国说,应在街头设置这样的显示屏,既可以让市民了解我们的声环境状况,提醒大家共同呵护,也是对相关职能部门工作的监督。

    “做好噪声治理工作,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管理职责不清等问题,进一步明确职责分工。”王先国说。

    据了解,今年海南省将从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立法,加强规划引导、源头管理、宣传教育等方面着手,多举措、多途径加强噪声污染防治工作。将声环境质量改善作为污染防治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并将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纳入日常环境管理工作。

    目前,海南省正在组织制定《海南省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管理办法》,并已完成立法草案。

    晚上10时,是《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规定的声环境昼夜分界线。此时,广场舞“大妈”们跳得正欢,附近的建筑工地依旧在抓紧施工,街道上的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各种噪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首令人躁动的乐章。

    不知今夜,谁又因噪声无眠。(记者 徐一豪)

[责任编辑: 林圣钧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6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