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万宁兴隆热带花园里那些姓“海南”的植物

2016-07-18 10:57   来源: 海南日报


海南苏铁。兴隆热带花园供图

    万宁兴隆热带花园,这个24年前由印尼归侨郑文泰先生一手建设起来的花园,如今有着4000多个植物品种,逾百万株植物。其中珍稀濒危植物有65种,像琼棕、海南龙血树等一些珍稀濒危植物,在热带花园里得到迁地保护、繁殖并形成群落。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夏日时节,踏进万宁兴隆热带花园的腹地,园内林莽苍绿的雨林景观,顿时清凉了眼睛和心情。

    这个24年前由印尼归侨郑文泰先生一手建设起来的花园,如今有着4000多个植物品种,逾百万株植物。其中珍稀濒危植物有65种,像琼棕、海南龙血树等一些珍稀濒危植物,在热带花园里得到迁地保护、繁殖并形成群落。


兴隆热带花园 降香黄檀。周晓梦 摄

花园里那些姓“海南”的植物

    兴隆热带花园面积很大,上万亩的园区里分布着热带植物观赏区、再造热带雨林区、森林野营区、热带雨林观赏区等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不同的景色。

    “我们刚刚在那边看到的是桫椤,这边的是琼棕,桫椤和琼棕长得都形似雨伞,但桫椤属于蕨类植物,琼棕属于棕榈科植物。”循着园内导赏人员的介绍,游客们目光落到眼前一株普通的植物上:齐齐长在顶端的大叶子向四周散开,形如巨伞,状若团扇,叶柄笔直硬挺,叶片透着墨绿。

    长得生机勃勃的琼棕,是被引种进兴隆热带花园的。《中国植物志》中记载,琼棕产自海南的陵水、琼中等地,多生于山地疏林中。“琼棕分布范围狭窄,它的茎杆可以用来作工艺品,所以屡遭砍伐,导致资源在减少。”据兴隆热带花园工作人员陈进雄介绍,琼棕已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对研究棕榈科植物的系统发育和植物区系有一定的科研价值。

    但引种栽培一方面找到植物种质资源需要花精力,另一方面,引种环境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兴隆热带花园刚建设时,原地的雨林植被物种单一、不茂密,后经调查发现因为原地整个土壤是花岗岩结构,有机土层稀薄,所以造成物种流失。没有合适的土壤,就无法让琼棕等植物扎根生存下来。

    随后,热带花园便开始改变土壤结构、实施换土工程,他们购买椰糠、木屑、优质土等资源,一点点将原来的土壤充实,用整整一年的时间将土质置换完成后,才采取不同种群内引种的办法,对琼棕、海南龙血树等多种特有树种、珍稀濒危植物进行迁地保护,移植到园内适当区位种植。

    水土沉淀积累下养分,引种栽培的植物也开枝散叶。现在,在兴隆热带花园里,像琼棕、海南龙血树一样被引种进来的、以“海南”之姓来冠名的植物有不少,如海南紫荆木、海南石梓、海南风吹楠、海南大风子等等,这些“海南姓”的植物都被列为国家级或省级保护植物。

    实际上,植物的科学命名是一件相当繁琐的工作,蕴含着丰富的信息,看似冗长无趣的植物学名,从中不仅能查询到它们的身份秘密,也往往会钩沉出一件件陈年旧事。

    琼棕又被称作“陈棕”,其中的渊源与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创始人陈焕镛院士有关——当年德国植物学家为表彰陈焕镛院士在植物分类学上的造诣和贡献,所以用其姓氏来命名琼棕,故而又称“陈棕”。如今,华南植物园的园徽就是琼棕叶片为设计元素的图案,其间小小叶片所蕴藏的寓意颇深。

那些长在树上的“蝴蝶”

    热带花园里除了引种的树,还有很多“搬家”而来的兰花。

    绕过园区内南旺水库,绕过潋潋波光和阵阵凉风,到达花园里的热带植物观赏区就能找到它们身影。据兴隆热带花园办公室负责人黄静介绍,每年的春夏花期,兰花开满了热带花园里的每一处它们能够到达的角落,站在一棵覆满了兰花的大树前,也许你的内心会只剩下震撼:它们是热带绿色生命的霸主。

    热带花园栽培人员用椰子外壳、木框,填上土壤基质,帮各种兰花在树干上搭起一个个“小窝”,高高低低悬挂在半空中。这些地方水分、养分贫瘠,对于兰花而言,却能够获得阳光,是一片新的领域。

    “刚开始挂上去时要适当遮荫,注意向植株喷水保湿,促进生根和保持叶片翠绿,成活后再放到一定的阳光条件下。”陈进雄以安诺兰为例简单介绍栽培技术,他说,安诺兰是典型的热带附生兰,喜欢高温、通风、光照充足的气候环境。

    在树上站稳脚跟之后,安诺兰和其他兰花一样,需要生殖与繁育后代。据了解,兰花的授粉和繁殖方式,采取的是“孤注一掷”的方案:几乎所有的兰花都需要昆虫进行授粉,而兰花的花粉是一小团无法分散的花粉块,这也就意味着兰花的授粉只有两种结果,要么遇上了合适的授粉昆虫把这团花粉块准确地带到了雌蕊柱头上,花粉块可提供充足的雄配子来源以形成上百万个种子,要么授粉失败,花粉全部损失。


兴隆热带花园 安诺兰。周晓梦 摄

    这看上去就像是一场赌博——花粉块的转接需要极其精确,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因此,为了增加兰花授粉的成功率,热带花园里种植了大量的蜜粉及花粉源、浆果、坚果类以及爬藤类、阴生等多种植物,在无声无息中,希望为兰花的绽放添加有利的筹码。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朝朝频顾惜,夜夜不能忘。”游客们看着这些长在树上的“蝴蝶”,在低声吟唱的歌词里细细寻找并记住它们美丽的名字:重唇石斛、短茎隔距兰、鼓槌石斛、海南毛兰……

花园里那群“现实”的人

    静默有时,风雨有时。兴隆热带花园里的植被在四季轮换中发芽、开花,直至化作黄泥。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热带花园自1992年开始建园以来,为了保持这里最原始最自然的生态环境,花园以封山育林、严禁砍伐等措施,保护园区内现存的自然林和各种生物。并且,大家共同遵守着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所有树上结的花果、池塘里的鱼虾,包括椰子、菠萝蜜等等,任何人不允许采摘或捕捞。

    “我们这里的濒危植物不是原生,大多数是后期人为引种的。”陈进雄说,花园刚建立时,这片热带雨林物种稀少,是由于原始雨林遭破坏后,次生植物种群基因狭窄所致,所以他们采取在不同种群内引种的方法,对各种特有物种、珍稀濒危植物进行迁地保护、移植。

    也许有人会问:挽救了这些花花草草又有什么用呢?

    陈进雄认为,抛开植物直接或潜在的经济价值不谈,只说它们在生态系统中的价值,每种植物都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环节。一种植物的消失往往伴随着其它生物数量的减少甚至绝灭,严重到一定程度就会影响这个生态系统内其他生命的生存。“生物链能达到一个平衡状态,形成健康有序的生物链,一旦这一链条失衡,遭殃的就不止是某一植物或动物。”

    无关情怀,只是认识到了其中的重要性。在兴隆热带花园工作人员们看来,热带花园保护生物多样性并不是出于复杂而崇高的目的,而是很单纯地为了尽可能保证一个有树有花、有山有水的环境。

    同时,他们希望花园作为科普宣教园地,可以通过科学传播的手段使更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认识到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意义。

    兴隆热带花园里的这一群“园丁”不会谈论太多理想,他们引种栽培濒危植物、维护生物多样性的目的,说到底,只是为了现实。(记者 周晓梦 特约记者 陈循静)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34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