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琼中苗族英雄父子舍身取大义

2016-07-04 10:05   来源: 海南日报

    琼中吊罗山乡新安村,原名叫牙防村,是陈日光父子带领苗民追随共产党、坚持革命斗争的地方。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实习生 陈若龙 摄


陈日光、陈斯安烈士墓。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实习生 陈若龙 摄

  核心提示

  从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县城出发,一路向东南,穿过盘曲山路,就到了态势巍峨的吊罗山山区。吊罗山乡新安村,就在山脚下。

  与多年前一样,如今的吊罗山依然陡峻险阻,令人胆怯。但新安村的苗族村民们,每年都坚持组织上山一次,缅怀英雄先人。在海拔超过900米的吊罗山上,伴着吐露芬芳的兰花,海南革命烈士、苗族英雄父子陈日光、陈斯安的墓碑并肩而立。

  新安村是解放后才迁移下来的,原名叫牙防村,是陈日光父子带领苗族群众追随共产党、坚持革命斗争的地方。

  “我一辈子敬神,但神并没有帮助我们苗民。今天,共产党指导我们成立苗民武装,我们一定好好跟着共产党干。”时隔半个多世纪,这对父子英烈的话语依然久久回荡。

为救同胞苦寻信仰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看着历经沧桑的烈士墓,60岁的新安村村民陈明京满怀深情。

  陈明京是曾与陈日光一起闹革命的同族兄弟陈日钦的儿子,新中国成立后,全程参与了两位烈士墓地的修筑,对吊罗山一带革命事迹也做过调查研究。在槟榔掩映的新安村,他向记者谈起,出生于1883年的陈日光原先就是苗族群众的首领,也就是当地的“苗王”。他不仅身材魁伟、体力超人,而且聪明好学,从小就能读能背世世代代相传的盘皇经书和歌谣。

  村中有老人曾回忆:“我们苗族同胞住在山上,经常吃不饱饭,生病更没有药医,过得很苦。陈日光面对这种情况,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某个神灵来解救大家。”

  1913年,陈日光在抓捕一头熊时落下眼疾。他到琼海嘉积基督教会医院把眼治好的同时,也被西方医学技术震撼,并接受基督教教义,成为海南苗族同胞中第一个基督教徒。陈明京说,回到琼中南茂村后,陈日光带领苗族群众信教,到1919年,南茂已成为苗族信教的中心。

  据陈明京考察,当时“南茂村一带,土地越种越瘦,年年闹饥荒”,陈日光觉得上帝并不能解除同胞的疾苦,于是脱离基督教。1922年,他带领家人迁居吊罗山北麓的太平乡牙防苗村,“刀耕火种,伐木为园,苦度荒年”。

  1927年,吊罗山的另一边,陵水成立苏维埃政府,第二年共产党人在吊罗山区成立太平乡苏维埃政府。陈日光开始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苗族人民才有出路。陈日光与族人同饮鸡血酒,“发誓要干革命”。他积极发动苗族群众参加革命,自己被选为乡苏维埃政府委员。

  根据陈明京的调查,1927年秋到1928年秋,陈日光带领苗族群众,3次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后人提及,1929年8月,他带领同胞伏击前来掳掠的国民党陵水县中队,击毙了中队长。

上山坚持革命斗争

  位于保亭、白沙、陵水等几县交界处的吊罗山,是海南连通东部和西部的必经之地。国民党势力、日本侵略者的势力都向这里渗透。据琼中党史县志办副主任叶传雄介绍,当年海南革命进入低潮,为坚持斗争,陈日光于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带领苗民把牙防村移到了吊罗山上;陈明京也介绍说,那时陈日光本人为躲避敌人视线,建造假坟茔,佯装病故。

  望着高耸的山脉,在新安村,陈日光依然健在的小儿子、86岁的陈斯太仿佛又回到山上度日的艰难时期。“没地住,没路去,没盐吃,当时的日子难过啊,但又不能下山。”老人回忆说,由于山高气温低,一般庄稼作物难以种植,水稻种出来的都是空壳稻,所以木薯野菜成了村民填肚子的主要食物。

  “这就是他们在山上吃过的。”陈明京向记者展示了两种野菜,一种是苗族人所称的“菜叶”,也叫水韭菜;一种是铁芥菜,苗族也叫山兰菜,样子像青菜,但比青菜要小。“水韭菜随便一撒就能长,摘了马上又生;铁芥菜长成后,200天都不会死。”陈明京说,正是这些高山野菜,支持了陈日光、陈斯安等人的斗争。

  在1940年初期,由于反动势力逼迫加剧,陈日光率领苗胞在吊罗山和其他地方之间来回辗转。1942年8月,他带着家人和10多户苗胞迁居五指山南麓的仕阶村,1943年夏天带领全家又逃回吊罗山上。艰难的形势下,他还带领全家先后跑到陵水、万宁的日占区,又因不愿过亡国奴生活,3个月后再次返回吊罗山。当年秋,国民党制造中平惨案后,吊罗山周边虎口余生的苗族同胞纷纷投奔陈日光。

英勇就义视死如归

  随着琼崖抗日斗争革命形势高涨,为配合我军挺进五指山建立中心革命根据地,1944年秋,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指示第三支队派周海东去联络“苗王”陈日光。因为道路险峻,他费了好大功夫才上了山。

  由于日军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威胁,牙防村戒备森严,陈日光也有着很高的警惕性,他不知对方的底细,一时不肯现“真身”,派儿子陈斯德、陈斯安兄弟接洽周海东。周海东耐心地宣传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和抗日革命道理,终于打动了陈日光。在他的指导下,陈日光成立了吊罗山苗民抗日后备大队,次子陈斯安任大队长。陈日光在后备队成立大会上,含泪握着周海东的手激动地说:“我一辈子敬神,但神并没有帮助我们苗民。今天,共产党指导我们成立苗民武装,我们一定好好跟着共产党干!”

  陈斯安任大队长后,经常带领队员下山送情报、当向导、送粮食、接送伤病员,使吊罗山很快成为琼崖共产党和军队的联络所、情报站和疗伤处。“有一些人常常来回出入我家,和我爸、哥说事情,我那时候小,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陈斯太回忆,当时他并不知道父亲和兄长为何总是神神秘秘,后来才明白他们“是在为共产党做事”。

  1946年5月15日,国民党四十六军300余人偷袭吊罗山,陈日光与23名苗族同胞被捕,关押到陵水一处原日寇所建的油库中。国民党当局要陈日光“自首”,陈日光反问:“我跟共产党打日本鬼子、叛国贼有什么错?我的同胞有什么罪?”

  国民党当局要陈日光交出次子陈斯安,以换回苗族同胞。陈日光明知儿子一来父子必然被害,但为了救出无辜同胞,毅然致书:“愿我父子同死,救出众乡亲。”

  狱中,父子两人忍受酷刑折磨,坚贞不屈。随后,敌人将他们押至保亭县城,于1946年12月31日将父子俩杀害于保城河边。

  “敌人杀害他们后还发出布告,不准苗民收尸,所以他们的尸体被水冲走,尸骨无存。后来苗族群众为纪念他们,就按照民族风俗,把他们后人的毛发、指甲安置在坟墓里。”叶传雄说。

  而至今,陈斯太还记得父亲的形象,“他当年有一匹白马,是琼崖纵队第三支队送给他的。他骑在马上,威风凛凛。”(记者 苏庆明 周晓梦 通讯员 秦海灵)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56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