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文昌:“孤胆英雄”江祥凤深入虎穴夺杀日寇

2016-06-30 11:30   来源: 海南日报


文昌市潭牛镇人民革命纪念园。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实习生 陈若龙 摄


江祥凤烈士故居。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实习生 陈若龙 摄

    核心提示

    在文昌市潭牛镇,年长的,年少的,都知道“孤胆英雄”江祥凤的故事:他是文通村人,他曾单枪匹马、勇闯虎穴,摸进日军敌营,一人夺得5支枪并全身而退……

    仲夏,这里散发着小镇独有的闲适安宁,潭牛野生公园里花红树绿,战争硝烟早已散去,英雄精神仍世代传颂。

    江祥凤的堂弟江祥平如今已年近九旬,他闲坐在老屋前的荔枝树下,一段段往事涌上心头,“江祥凤高个子、黑皮肤、瘦身材,性情刚烈,永远斗志昂扬、永远机智勇敢。”

巧夺战马 装傻侦察

    “日寇来的时候,他刚结婚不久。”江祥平回忆道:“江祥凤一生苦难贫寒,其胞弟江祥呈也在抗日战争中牺牲。”

    江祥凤当年加入琼崖抗日独立总队黄大猷大队的驳壳枪连后,先后参加了老鸭坡、猛烈坡、黑石口等战斗,无数次智斗敌寇,屡立战功。

    1940年春,日寇在潭牛墟抢掠烧杀,在附近农田里放牧战马,任由它们践踏与吞食禾苗、番薯等农作物,村民怨声载道。生于斯、长于斯的江祥凤满腔怒火,决计巧夺战马保护庄稼,同时给抗日部队输送战马。他多次深入田间,卧在草丛中,侦察日军放牧战马的规律并定下夺战马的方案。

    一天,两个日军又赶着马群来到田里放牧,之后便在远远的田埂上踱步聊天。这时,一身破布衣服、头戴竹笠、装扮成除草老人的江祥凤慢慢靠近马群,他纵身一跃跨上一匹战马,紧紧攥住缰绳飞奔而去。

    “他是农民的孩子,从没骑过马,要不是恨透了作恶多端的日寇,怎会生死不顾?”说话间,江祥平的声音大了许多。当时,日军追赶无果后,便再也不敢肆意在田洋里牧马了。

    成功夺马后,江祥凤又多次乔装打扮,深入潭牛墟据点侦察敌情,为对敌斗争做足准备。

    江祥平说,一天,江祥凤穿上破烂不堪的衣服,假扮疯癫,混进潭牛墟。遇到日军搜身时,他就立即装疯卖傻,任敌人叱骂。就这样,他一路又哭又笑地在据点周围转了一圈,暗暗记下哨位等军事情报。

    到了夜晚,江祥凤邀集魏学山、曾传荫、黄有泮、梁安尤、冯学周等进步青年,摸到潭牛墟据点周围,放电光炮、吹号角、喊冲锋、佯装我方部队攻据点来了。江祥凤他们闹闹停停,搞得敌人整夜不得安宁,空耗了大量子弹。

虎穴夺枪 智勇杀敌

    江祥凤孤身深入虎穴夺枪杀敌的传奇故事仍在他的家乡传为佳话。

    “当晚江祥凤向我炫耀他‘偷’来的三八式新枪,枪托黄澄澄的,耀人眼,枪尾还装有能收缩的丁字瞄准支架。”当时的一名进步青年魏学良在回忆录中写道,江祥凤十分得意,一边往嘴里塞年糕,一边讲起了夺枪的故事。

    1941年春节前夕,日军为了赶建升谷坡飞机场,戒备森严,在江祥凤的家乡文通村驻扎了一个中队。那天下半夜,江祥凤趁着夜深人静爬上椰子树,整整藏了一天,蚊虫扑、蚂蚁咬、寒风吹……

    有的日本哨兵耐不住寂寞,跑进屋里喝酒跳舞,寻欢作乐。而日军队长住的那间房却静悄悄的。

    好机会!江祥凤毫不犹豫地越过围墙溜进正厅,在墙边摸到5支三八式步枪,不容迟疑,他随手抓起一支摸到日军队长的卧室,掀起门帘,一枪击毙了坐在床沿看书的日军队长。待到日军士兵操枪赶来时,江祥凤已抱起另外4支枪越过墙头,钻进山林,不见踪影。

    “这家伙真行,光是在树上藏了整整一天,粒米未进、滴水未沾,意志薄弱的人哪里撑得住?”魏学良十分佩服。

    文昌市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陈绵梁介绍,当时江祥凤深入虎穴毙敌指挥官、夺得5支步枪,极大振奋了当地军民抗日情绪。为嘉奖他的英勇壮举,文昌抗日民主政府奖给他驳壳枪一支和10块光洋,并授予他“孤胆英雄”称号。

    日军损枪折将,决意要置江祥凤于死地。一时间,通缉布告铺天盖地,贴遍整个潭牛地区:活捉江祥凤者赏日币1000元,杀死送首级者赏500元,提供情报者赏300元。但敌人的嚣张没有吓倒江祥凤,反而促使他更加机智地与敌人进行斗争。

    江祥凤回村不久,接消息说潭牛据点的日伪军100多人,正向大昌乡同乐村进犯,阴谋突袭我抗日军民。

    聪明的江祥凤决定来个围魏救赵。他召集同村的几名青年,剪断敌人通往县城和附近据点的电话线,又在敌据点外面的铁丝网上,装上炮竹和铁皮桶,向据点扔去几颗土制手榴弹。

    敌人果然一通乱枪扫射。外出扫荡的日伪军听到枪声,以为是琼崖独立总队来拔据点,仓皇回兵驰援。可是,等他们赶回潭牛时方知上当,扫荡计划也泡汤了。

英勇奋战 壮烈牺牲

    潭牛当地曾有个地头蛇名叫庄迫萌,与日伪互相勾结,带着30多个兵痞凭借精良的装备,无恶不作。

    一天凌晨鸡鸣时分,江祥凤率领小分队包围了驻在东郊乡田头村祖祠的庄迫萌部。敌人以为陷入我大军包围中,顿时乱了手脚。江祥凤大喝:“庄迫萌,放老实点!我是江祥凤,奉命来收拾你!你们被包围了,投降吧!”

    一听“江祥凤”三个字,庄迫萌吓得赶紧求饶:“别打了!我们投降。”这一仗,江祥凤小分队轻松缴获长短枪30多支,俘虏30多名反动乡顽,为东郊人民除了一大害。

    他还多次单独执行处决汉奸、接送情报等任务,可惜的是,在1941年5月的白引战斗中,他壮烈牺牲,年仅25岁。

    “我们都不知道堂兄最后打的是怎样一场恶战,家里人盼啊盼,盼来的却是牺牲的噩耗。”江祥平落泪了,当时部队派人把堂兄牺牲的消息带到文通村,告诉了伯母,但日寇依然驻扎在村里,大家都不敢声张。

    “战乱时代,尸骨无存,江祥凤的墓是衣冠冢,靠近潭牛镇连义墩村一处河边。”从小听着江祥凤故事长大的潭牛镇社会事务服务中心主任卢章海很是惋惜,江祥凤的墓碑于1957年设立,“民族英雄江祥凤”七个大字,饱含了当地群众对英雄的钦敬之情。(记者 王玉洁 刘笑非)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39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