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情雨林之间——海南雨林守护者工作纪实

2021-06-06 12:11   来源: 新华网

  6月2日,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进行观测工作。在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员们日复一日地行走在雨林中,有过欣喜,也有哀伤,和这片雨林里的生灵一起谱写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故事。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新华社海口6月5日电 题:寄情雨林之间——海南雨林守护者工作纪实

  新华社记者

  带上干粮,背上行囊,跨上摩托,伴随着打破黎明的那一声轰鸣,动物监测队队员们开启了新一天的雨林调查。

  在496.3平方公里的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中,热带低地雨林、热带山地雨林和山地常绿阔叶矮林自下而上分布,峡谷纵横、溪流环绕。这里共发现维管束植物2126种,脊椎类动物369种,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11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63种。

  在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员们日复一日地行走在雨林中,有过欣喜,也有哀伤,和这片雨林里的生灵一起谱写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故事。

  6月2日,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左)和同事查看红外相机。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那一刻,值了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亚洲小爪水獭是淡水河流生态系统指示性生物,主要以鱼虾、螃蟹为食,吊罗山水资源丰富,水质好,因此小爪水獭极有可能在这里出现。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和队员们将寻找小爪水獭作为重要监测研究方向。

  2017年3月1日,罗樊强在雨林深处溪流边的土地和岩石上,发现了小爪水獭的足迹和带有鱼骨残渣的粪便。为了能更“温柔”地“捕获”小爪水獭踪迹,罗樊强和队员们规划了十几条调查样线,并在沿途布设红外线自动相机。

  一两天走一条调查样线,一次又一次地更换红外相机电池和存储卡、查看相机图片,在期待与失落的循环往复中,终于在2017年12月24日凌晨4时30分,红外相机拍下了小爪水獭的珍贵身影。在看到图像的那一瞬间,罗樊强随即和有关专家取得联系,当确认这就是亚洲小爪水獭这一珍稀物种时,罗樊强激动地和同事相约,下班后喝了顿海南“老爸茶”,庆祝这一发现。

  “所有的等待,在发现惊喜的那一刻,全都值了。”

  小爪水獭的监测依旧在进行,目前海南已发现5只,且全部出现在吊罗山。

  6月2日,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走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内。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那一秒,痛了

  在上山途中,动物学专业出身的罗樊强察觉出一丝不对劲,空气中时不时飘来一种酸涩腐烂的味道,寻着气味,只见一条3米多长的眼镜王蛇盘卧在溪流边的草丛里。

  “是上游溪流把它冲下来的,本来就奄奄一息,又被鸟类天敌啄食,一番挣扎之后,最后死去。这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长这么大也需要十几年……”

  那一秒,哀伤和遗憾在罗樊强脸上一展无遗,泪花在眼里闪烁,男儿的温柔在此刻深情流露。“它从自然中来,就让它再回到自然中去吧。”

  罗樊强解释说:“我们动物监测队要做的,就是在保持雨林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基础上进行科学研究,尽量避免人为干扰。”

  6月2日,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发现动物痕迹后拍照取证。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那一天,懂了

  护林员周学回忆说,在一次上山攀爬途中,同事像往常一样拽着树枝上去,不料一条伏在枝干上的蝮蛇猛地窜出来,咬了他一口。经紧急处理后,同事被送往医院,幸好救治及时,并无大碍。

  因蛇致伤对雨林守护者们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即便如此,面对挡路的蛇,他们也不忍伤害。

  一次巡山中,一条横行霸道的剧毒蛇挡住了罗樊强一行人的去路,立起身体的蛇已进入准备攻击状态,这让同行队员们很是紧张。罗樊强果断拿起了蛇夹,将它放归山林。

  险境之中,罗樊强的冷静和勇敢,让同行的年轻队员林旋大受震撼。这次难忘的巡山经历过后,林旋对这份职业又多了一份敬重。

  “我很佩服队伍中经验丰富和知识渊博的前辈,我想一直向他们学习,在这里扎根,与这片雨林为伴。”林旋说。(记者张鑫超、田睿、曹思澄、周佳谊)

  这是6月2日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拍摄的红外相机画面(画面中是红外相机记录到的野猪)。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6月2日,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左)和同事查看红外相机。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6月2日,吊罗山动物监测队队长罗樊强走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吊罗山片区内。新华社记者 周佳谊 摄

[责任编辑: 韩昊辰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7535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