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絣染”——黎族筒裙上的古老工艺

2020-06-15 08:36   来源: 海南日报


一位黎族美孚方言阿婆在扎线。杨丽 摄

  2006年11月,两位来自美国的纺织学专家访问黎族美孚方言的妇女。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美孚黎锦传承人符拜马丁在东方市“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中展出的部分代表作。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6月13日是我国第15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下午,“东方黎族传统工艺工作站”在东方市东河镇黎锦大楼揭牌,海南省旅文厅、中央民族大学、江南大学、湖南怀化学院、厦门大学、贵州师范大学、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和海南省民族博物馆等单位的专家、来宾见证了工作站的成立。嘉宾们还参观了该市举办的少数民族手工艺品展销会、黎族织锦技艺比赛,并出席了传统工艺学术研讨会。

  岛内外的专家、学者们对东方市黎族美孚方言区的织锦工艺,尤其是“絣染”技艺赞不绝口,叹为观止。

  何为“絣染”?其工艺价值或核心技术是什么?掌握这一技艺的人群主要分布在哪里?它的传承现状如何?

  成竹在胸

  挑战织娘脑力和经验

  曾几何时,在九龙山下、昌化江畔,哼着黎家美孚小调“欧欧调”,踞坐在村口的大树下、草席上,一寸寸地织造黎锦,吸引三两孩童过来围观、问询、学习,是东方市东河镇黎族织娘们颇为惬意的闲暇时光。现在,她们当中的佼佼者,从国家级和省级传承人到市级传承人,都被聘请到市里的文化馆或镇上的黎锦大楼或中小学校,展示、交流和传授织造技艺。

  符拜马丁,这位东河镇西方村65岁的黎族大妈是一位省级传承人,是当地鲜有的能熟练掌握全套黎锦织造工艺的织娘之一。她曾经没有自己的正式名字,后来户籍登记和办身份证时,才根据其日常称谓意译出来——她有一个儿子叫“符马丁”,“拜”是黎语美孚方言“母亲”的意思,“符拜马丁”意为“符马丁的妈妈”。符拜马丁目不识丁,却能将所看到的包括文字在内的各种图形染织出来。她现在每周一、四下午都到东方大田中学培训黎锦技艺,其余时间都在文化馆的黎锦传习所上班,周五下午才回家。

  如同黎族润方言区的双面绣一样,美孚方言的絣染技艺运用得最为广泛,工艺精美,图案复杂。与其他方言支系“纺-染-织-绣”的工序不同,美孚黎锦是按“纺-絣-染-织”的顺序进行(“绣”的工艺并非主流,很少出现),即在正式染色和织造之前,图案在“絣”这一环节,织娘们就构思和构成了。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没有超强的记忆力、丰富的想象力和实践经历,无法做到。

  据现场观察和文献记录,可以大体理出美孚“絣染”的操作过程:将纺好的线首尾固定在一个长约160cm、宽约50cm的木架上,作为经线;再用有色的短线在经线上打结,絣成各种花纹、图案或文字;然后取下线排,浸入染缸着色,晒干后摘除之前的棉结,未被染色的部位仍保留棉线的本色,以反白的效果隐隐约约显出花纹和图案;最后,在其上织上纬线(颜色根据需要),一件做工精致的艺术品就诞生了。

  絣染也叫“扎染”,古代称之为“绞缬染”,这一工艺历史悠久,新疆吐鲁番出土的东晋至唐代的丝绢、棉织品,就运用了这种染色方法。

  正因为织锦又艰难又费时,符拜马丁的女儿宁可出去打工,也不愿学习母亲的手艺,好在她的3个孙子、孙女兴趣浓厚,只要奶奶在家,他们都会如影随形,无需耳提面命,只是耳濡目染,日积月累之下,小朋友们已习得不少基础技能。

  繁简之间

  筒裙头巾尽显独特魅力

  絣染后织就的美孚黎锦,一般用于筒裙和头巾制作。

  美孚妇女华丽而不失庄重的服饰,通过19、20世纪西方旅行家、探险者和文化人的传播,最近30年来又吸引了不少欧美、日韩等国的专家、学者前来调查、研究。

  黎锦的絣染工艺在当代也被国内行家重新认识和关注。2000年前后,南京大学徐艺乙教授来海南调研,发现黎锦也有絣染工艺,与其在日本留学期间看到的日本絣染工艺很相近,于是进行了相关学术考察和研究。  据纺织领域的专家研究、考证,絣染工艺从纺织科学看,是一种扎经染色工艺,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印染和织造相结合的纺织工艺,今天的新疆至中亚五国丝绸之路一线,流传千年的一种纺织品“艾德莱斯绸”,其工艺与絣染可以说是同根同源的。

  2006年11月,海南大学周伟民、唐玲玲教授曾陪同两位美国纺织博物馆的专家深入海南岛中、西部黎族聚居地调研,其中就有东方的美孚方言区之一——东河镇。

  海南省民族研究所所长黄友贤研究发现,黎锦的魅力主要体现在筒裙上,其中美孚方言妇女服饰款式基本一致,上装是黑色或深蓝色对襟、没有纽扣的上衣,下装则是以絣染锦工艺为主的长筒裙。筒裙自上而下由“裙下”(其他方言称“裙头”)“裙二”“裙眼”“裙花”“裙头”(其他黎族方言区称为“裙尾”)五幅织锦组成。

  黄友贤说,美孚方言区妇女还喜欢缠戴头巾。她们的头巾有两种,一种是深蓝底、两端织花(或绣汉字)的带穗头巾;另一种头巾布料黑白相间或蓝黑相间,简约大方,十分耐看。

  然而,由于种种主观和客观因素,目前懂得絣染的美孚黎族女性越来越少,掌握一整套黎锦织造工艺者更是少之又少。

  东方市文化馆调查发现,美孚方言支系分布在海南第二大河昌化江的中下游地区,大部分居住在该市的5个少数民族乡镇,其中东河镇人数最多,全市的各级黎锦传承人共有41位,东河就有33位。此外,与东方交界的昌江叉河镇、王下乡和乐东尖峰镇也有分布。

  “东河镇是美孚方言黎族同胞的主要聚居地,这也是我们将黎族传统工艺工作站设在这里的决定性考量因素。”工作站站长、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教授张毅告诉记者,“另外,当地还有黎族哈方言和杞方言聚落,有露天烧陶、藤编、竹编和渡水葫芦等传统工艺和文化现象,都值得我们深入挖掘、研究。”(文\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通讯员 杨丽)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6114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