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驱鸟人”成了护鸟“守望者”

2020-05-21 12:22   来源: 新华网

 
美兰机场工作人员向救护人员交接草鸮。新华网发

  机场与禽鸟如何和谐共处?这是萦绕在众多驻扎机场一线驱鸟人心头的长久课题,在海口湿地城市建设卓有成效的今天,蓝天多了鸟儿的倩影,也让机场面临着更大的安全挑战。“我们正在努力探索一个机场安全与鸟类保护的平衡点。”海口美兰国际机场的鸟防专员粟滢说。

  欲知鸟所想 先解草、鼠、虫

  鸟击是威胁航空安全的重要因素,也是航空三大难题之一,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把鸟击灾害定义为A类航空灾难,一旦飞鸟撞击到高速运行的飞机,其产生的能量相当于一辆小轿车高速撞向一道坚固的围墙,可能会造成航空器损伤,严重时可能导致航空器坠毁。

  为了防范鸟类给飞行安全带来的潜在威胁,美兰机场化“被动”为“主动”。“我们从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方面入手,研究机场周边鸟类的喜好习惯,在机场起降区针对具体鸟类减少吸引因子,增加厌恶因子,让鸟类主动弃我们而去。”提及驱鸟, 粟滢打开了话匣子。“一是通过清理飞行区的灌丛,控制草坪高度,从而消除飞行区内鸟类宜居环境,减少鸟类在飞行区内栖息的几率;二是通过治理虫、鼠、蚁害,刈割结籽植物,在积水区域铺设水平网等举措,减少飞行区内的鸟类食源,降低鸟类的觅食活动频率。”她说。

  细节决定成败,与鸟儿打交道亦是如此。从草种挑选到物种识别,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凝结着工作人员的智慧和汗水。“要想做好鸟防工作,先要当个鸟类学家。” 粟滢笑着说。


海口天鹅湖动物基地的救护人员为草鸮清理粘网。新华网发

  淡了硝烟味 浓了人鸟情

  肩扛一杆枪,守护天路安。这是过去机场驱鸟人的真实写照,但是如今,这杆枪已经渐渐沦为“装饰品”。“过去很多时候我们迫不得已开枪驱鸟,为的是用硝烟和枪声吓走它们。”美兰机场鸟防主管袁显峰说。自从美兰机场陆续引进了多功能驱鸟车、围界驱鸟音频等新型驱鸟设备后,蔚蓝的天空之下再难嗅到硝烟的味道,对此,海口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秘书长李波颇为开心。“枪声会让部分鸟类过度恐慌,对鸟儿的孵化繁衍带来不良影响。”李波介绍说,让他欣喜的不光是设备的升级,更是大家生态观念的转变。在常人眼中,驱鸟人和鸟类是不可调解的两个“对立面”,而美兰机场作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海南的重要航空枢纽,在保证航运安全的底线之上,积极地向“智慧生态机场”的目标靠拢,与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海口天鹅湖动物基地等组织机构建立密切联系,在禽鸟救助、保护方面展开爱心合作,用行动勾勒出携手护鸟的美好画卷。

  依依送鸟别 守望在蓝天

  5月20日,一个充满爱意的日子,上午刚在民政局与妻子领完结婚证的天鹅湖基地常务副总经理于金申匆匆赶去了美兰机场,交接救助一只误闯机场,俗称“猴面鹰”的国家二级保护鸟类草鸮,这样的场景已经重复上演过许多回。“这只草鸮的身体状况较好,当天就能放生。”于金申为草鸮清理完身上的粘网,仔细检查后说道。“放生的瞬间有些不舍,但是当看到它们的身影重归蓝天之后,我只希望日后不再这样相见。”他说。情感与理智往往相悖,在矛盾中折射出“护鸟人”的爱与担当。据统计,2019年1月至今,美兰机场与“环保小伙伴”们已累计救助鹰鸮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12只,让人与鸟续写的生态篇章中落下更多圆满句号。

  禽鸟属于天空。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在众多生态守望者的努力下,鸟儿正与我们和谐地同栖一方湿地,共享一片蓝天。(王子豪)

 

[责任编辑: 周忆珈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6013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