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北战 戎马一生

2020-04-28 08:44   来源: 海南日报


庄田纪念馆。(图片由万宁市委宣传部提供)

  原题:位于万宁革命烈士陵园的庄田纪念馆,记录了这位将军传奇的一生——

  南征北战 戎马一生

  4月26日,万宁革命烈士陵园内树木葱茏,园内咿咿呀呀的琼剧声不绝于耳。一旁的凉亭里,人们摆开象棋,于楚河汉界飞车跃马,“厮杀”正酣。在革命烈士陵园一角,庄田纪念馆身披琉璃瓦,安静坐落,馆前的铜铸塑像栩栩如生,守望着这片园地。

  “这是庄田将军的塑像。将军的一生非常传奇,是万宁人民的骄傲。”万宁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星界对来访的海南日报记者说,庄田曾下南洋参与劳工斗争,去莫斯科进行军事学习,浴血长征、奋战琼崖、征战越南、荡敌粤桂滇黔,一生戎马转战半个中国。

  1955年,庄田被授予中将军衔,同年被授予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南洋入党求解放

  庄田原名庄振凤,1906年出生在今万宁市龙滚镇文渊村的一个贫农家庭。由于家境贫苦,庄田17岁时便和当地其他人一样,背井离乡,远下南洋谋生。

  庄田最初在新加坡一家橡胶厂打杂。这是一家英国资本家开办的工厂,不仅工厂条件差,而且工人劳动强度大,屡屡发生工伤死亡事故。而资本家根本不管工人死活,整天花天酒地,工头们为虎作伥,这些都令年轻的庄田心中不平。

  后来,庄田因为帮助被工头无端责骂的工友而被橡胶厂开除。此后,庄田又辗转来到荷兰资本家经营的“生什”号货轮上当锅炉工。正是在这艘货轮上,庄田确立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人生目标。

  当时,在茫茫大海上,庄田每天要在闷热的锅炉房里高强度工作10多个小时,好几次都因中暑昏倒在锅炉房里。不仅工作辛苦,庄田获得的工资也十分微薄,经常吃不饱穿不暖,而且还经常遭到各种辱骂。

  “(这种环境中)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变成了一场噩梦。”庄田后来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在他十分苦闷时,同船的同乡、老工人黄宜敦主动宽慰他。也正是黄宜敦,向庄田讲述了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以及苏俄工人、农民当家作主人的情况,并启发他道:“在帝国主义统治的社会里,单靠自己做一个正直的人是不能获得彻底解放的。只有整个工人阶级团结起来,推翻人剥削人的制度,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

  在黄宜敦的引导教育下,庄田阅读了《列宁论十月革命》等红色书籍,他越看越着迷,认为书中句句都说到他的心坎上,一颗求解放、争自由的心也跳动得更加猛烈。1926年3月的一天晚上,在经过对庄田近一年时间的考察教育后,中共“生什”号轮地下支部在岸上一个秘密地点召开会议,正式接纳庄田为中共党员。

  不久,庄田被党组织派到和丰轮船公司“丰平”号轮工作,并任“丰平”轮船党支部书记。1928年和1929年“五一”期间,和丰轮船公司海员两次举行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家压迫剥削的罢工斗争,庄田担任罢工的总指挥。罢工斗争取得胜利后,在新加坡的中共组织负责人转达中共广东省委的通知,让庄田立即回国接受新的任务。庄田的革命生涯从此翻开崭新一页。

  赴俄进修强本领

  1929年6月,庄田回到了香港,同年底他接到了去莫斯科进行军事学习的命令。

  在去莫斯科途中,庄田在上海再一次亲眼目睹中国人在帝国主义势力压迫下的悲惨生活。“中国人被外国势力当作牲畜对待,这就是半殖民地人民的悲惨命运。欲求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唯一的方法是动员全国人民,拿起武器,坚决与帝国主义和中国反动派进行斗争。”庄田在回忆文章中表示,“我切望能学成回国以后,和全国人民一起,用枪杆子打出一个新中国。”

  1929年12月,庄田在莫斯科步兵学校开始了军人的科班生活。在莫斯科步兵学校里,庄田要学习步兵操典、野外执勤、射击教范、兵器学、地形学、战术学、筑城学等10多门课程,还要开展各种军事训练。

  为了学好课程,庄田向在莫斯科步兵学校留校工作的同志请教,苦练俄语,不到半年时间便初步掌握了俄语。繁重的课业之余,庄田还坚持读一些如拿破仑、苏沃洛夫等人的著述,这些名将的军事理论很好地启发了庄田。

  由于庄田好学不倦,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大大开阔了视野,成为全连外国留学生中的尖子之一。1930年底,他以各科全优的成绩,提前毕业回国参加红军。

  庄田回国后,被安排到中国工农红军军政学校担任教官。他想方设法授好课,还根据红军的作战特点和实际需要,帮助学员掌握进攻、防御、退却、侦察、警戒等各种战术手段。

  1933年春,中共中央成立了一个模范团,庄田被任命为该团政治部主任。在模范团训练期间,中共中央命令由叶剑英指挥独立师和模范团,在福建省清流地区组织一次进攻战斗,配合主力红军进行第四次反“围剿”作战。

  在这次战斗中,叶剑英命令庄田率1个营进攻被分割在一片水田里的国民党军。庄田将部队分成两路,一路绕到侧翼,在旱地佯攻;另一路在水田主攻。通过旱地的佯攻吸引敌人注意力后,庄田命令主攻部队从水田发起冲击,敌人很快被打垮,纷纷举枪投降。这次战斗获胜后,庄田会打仗的事传开了:“想不到政治干部也会打仗!”

  1934年8月,庄田调任红五军团第十三师三十九团政委、红九军团三师七团政委等职。10月,红一方面军在中共中央直接指挥下,撤离中央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从江西于都到贵州湄潭的80多天里,庄田率该团随红九军团,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浴血奋战,掩护红一方面军主力和中共中央机关通过敌人的层层封锁线。经一路苦战,该团到达贵州时已从长征出发时的2000多人锐减为1000余人。

  艰苦的长征路上,庄田率部风餐露宿,忍饥挨饿,顽强地与敌人和恶劣的环境进行斗争。1937年3月,庄田辗转回到延安。中共中央组织部抽调一批有军校工作经验的干部到抗日军政大学工作,庄田被调到抗大任第三分校第五大队大队长,不久升任分校教育长。

  天涯浴血立功勋

  1940年9月初,受中共中央派遣,庄田携电台秘密渡过琼州海峡,来到中共琼崖特委驻地美合根据地,与冯白驹等领导人并肩作战。不久,庄田被任命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副总队长、中共琼崖特委委员,在“美合事变”中,负责指挥保卫战,成功掩护琼崖特委和琼崖抗日独立总队部安全转移。

  当时,国民党保七团团长李春农带着数百人的部队趁着黎明偷袭美合根据地。经验丰富的庄田命令部队依险阻击,用唯一的一挺机枪,时而扫射,时而点射,将敌军几次冲锋都压了回去。

  美合保卫战中,我军击毙敌人近百人后成功撤出,一举粉碎了顽军摧毁琼崖特委、琼崖抗日独立总队领导机关的阴谋。

  陈星界说,庄田在琼崖多次指挥部队打败强敌,其中对日寇的反“扫荡”、反“蚕食”作战更是亮点纷呈。

  1942年5月,日军决定对琼崖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蚕食”“扫荡”。革命面临最困难最残酷的时期。琼崖特委决定由庄田指挥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广泛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面对日伪军采取“分进合击”“拉网合网”“分区扫荡”的战术,庄田见招拆招,一面指挥地方民兵进行内线作战,同时指挥主力部队跳出合围圈开辟外线战场,袭击伏击日伪军76次,拔除据点21个。

  同年10月,日伪军纠集2000多人,兵分多路进攻琼文根据地。庄田指挥部队集中优势兵力,对敌军实行各个歼灭。日军吃亏后又改变策略,集中兵力意图寻找我军主力进行决战。庄田随机应变,将大军分成上百个游击小分队,灵活机动打击日伪军。每天少则杀伤其10余人,多则40余人,积小胜为大胜。至1943年1月,共毙伤日伪军800多人,重创敌军,也大振我军军威。

  庄田辅助冯白驹指挥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在琼文根据地的反“蚕食”、反“扫荡”作战,成为琼崖敌后游击战争的一个重要发展阶段。1944年秋,庄田指挥部队开辟建立白沙抗日根据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琼崖当局根据蒋介石的指令,加紧准备发动内战。1946年初,根据中共广东区委和琼崖特委的决定,庄田以全权代表身份赴香港,准备到广州参加国共双方举行的广东游击队北撤山东烟台地区的谈判,后因国民党拒不承认人民抗日武装的合法地位,谈判未能按计划举行。1947年6月,庄田赴南京向周恩来汇报海南革命斗争情况,此后他又奉命转战西南地区,并屡立功勋。

  1992年4月25日,庄田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86岁。

  “庄田将军在党组织需要时,总是义无反顾,这种高风亮节、奉献精神值得我们铭记、学习。”陈星界说。(记者 袁宇)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5915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