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动”在海南

2019-08-24 19:28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2018年11月29日,海南省琼山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展示收到的录取通知书。 吴茂辉摄/ 本刊

  ◇四面环海,海南成为陆地、海上、航空、物流等通道全方位立体渗透的毒品输入省、消费省、受害省

  ◇既重点打团伙、抓毒枭、端窝案、断通道,又坚决打击零包贩毒、容留吸毒等小案

  ◇创新解决病残吸毒人员收治难,戒毒人员管控难、戒断难、就业难等硬骨头

  2015年第21名,2018年第3名,海南省在全国禁毒综合考评中的成绩短短几年实现跃升。

  海南曾是一个多头并入、全岛渗透的毒品输入省和受害省,毒情蔓延形势严峻。自2016年开始,海南开展禁毒三年大会战,实施八严工程,创新解决病残吸毒人员收戒难、治疗难等顽疾,新增吸毒人员明显减少,毒品消费市场持续萎缩。

  “我记得你,你跟了我两次”

  2018年3月初,海口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在办案中发现,一名绰号为“阿丰”的海南屯昌籍男子有重大贩毒嫌疑。历经2个月的缜密侦查,专案组查实摸清了“阿丰”的真实姓名为符永丰,其背后隐藏着一个大型贩毒团伙。

  符永丰原是一个被摧毁的大贩毒团伙中漏网的边缘小人物,后来,他另起炉灶,逐步成长为贩毒头目。在海口、屯昌、定安、澄迈等地广泛发展下线,并与广西毒贩有规律往来。“每次都是现金交易,拎着一大包钱。”海口市公安局缉毒民警陈传军说。

  2018年5月5日,专案组获悉符永丰将从广西上家韦宁、梁志港二人手中购买毒品海洛因。专案组分成5个抓捕小组在海口、澄迈、屯昌等地同时收网。“韦、梁二人对琼州海峡两岸港口的查缉摸得比较透,选择从广西开车带货过来。”陈传军说,该团伙胆子大、警惕性高,抓捕时符永丰曾对他说:“我记得你,你跟了我两次。”

  “海南90%以上毒品经琼州海峡自岛外流入。”海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刘海志介绍,四面环海的海南成为陆地、海上、航空、物流等通道全方位立体渗透的毒品输入省、消费省和受害省。

  “近年来海南省毒情形势日趋严峻,毒品多头并入、全岛渗透,登记在册吸毒人员占全省总人口比一度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刘海志说,更严重的是毒品诱发大量侵财性、暴力性犯罪,甚至多起命案,在海南全省违法犯罪案件总数中占比很高,成为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毒瘤。

  面对异常严峻的禁毒形势,海南省委、省政府于2016年11月在全省部署开展禁毒三年大会战,明确提出“力争用三年时间将海南现有吸毒人员占比控制在4‰以内”的目标。同时将禁毒工作列为一把手工程,强化机构、人员、经费等投入保障。

  “大毒”“小毒”一起打

  前一分钟手机信号还在海口,后一分钟信号就出现在广东省徐闻县;专业车手负责运毒,警惕性极强的“马仔”负责探路;海上驾驶快艇与警方展开拉锯战;反跟踪、操控信号干扰器等反侦查、武装贩运毒品……

  以外号“龙哥”梁某育为首的贩毒团伙长期往来琼州海峡两岸,在广东、海南两地疯狂作案。2017年12月6日,海口市公安局联合海口边防支队、广东警方,捣毁这一武装贩毒团伙,抓获涉案人员35名,缴获各类毒品合计22.17公斤,自制枪3支。

  海口市公安局缉毒民警陈曹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梁某育是个厉害角色,在警方掌控贩毒线索到实施抓捕期间,前后交易不下5次。“反侦查能力特别强,好几次警方已得知他要送货,但总是慢一拍,找到他时,交易已经完成了。”

  抓捕收网那次,梁某育让手下马仔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在徐闻县城带着民警兜了5圈,自己则搭乘摩托车逃之夭夭。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专案组预判梁某育可能认为风头已过、放松警惕,回到出租屋补觉,才成功实现抓捕。

  这个案件是海南严打毒品违法犯罪的缩影。刘海志介绍,海南坚持“大毒”“小毒”一起打,既重点打团伙、抓毒枭、端窝案、断通道,又坚决打击零包贩毒、容留吸毒等小案,缴获毒品数量、破获毒品案件数、抓获犯罪嫌疑人人数均同比大幅提升。

  海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欧阳玮介绍,聚焦琼州海峡这一入岛毒品主通道,海南与广东对接协调,将查缉关口前置到广东徐闻海安港,派出100多名警力与广东警方联合查缉。

  为避免公安机关一家单打独斗,大会战采取严打、严整、严堵、严收、严管、严教、严奖、严责“八严工程”,将与禁毒有关的教育、司法、海警、市场监管、文体等34个单位全部纳入。

  一些娱乐场所是滋生毒品犯罪的温床。海南各部门联动,对发现涉毒的娱乐场所,实行“一次性死亡”顶格处理,将查处的涉毒娱乐场所业主及管理、服务人员列入“黑名单”。据悉,大会战以来,海南涉毒娱乐场所减少90%,有效压缩了依托娱乐场所的吸贩毒市场。

  2018年以来,海南全省新发现吸毒人员同比下降67.1%。全省刑事案件、侵财案件发案数量持续下降。海南社会治安达到8年来最好水平。

  打碎吸毒“免死金牌”

  戒毒是世界性难题。海南针对病残吸毒人员收治难,戒毒人员管控难、戒断难、就业难等硬骨头,探索创新监管+医疗、吸毒人员智能化精准管控系统、戒毒人员信用管理服务系统等方式方法。

  “以前海南戒毒场所面临收戒床位不足、医疗力量不足、管理力量不足三个难题。”海南省司法厅厅长郑学海说,不能有效处置病残吸毒人员患有艾滋病、肺结核等特殊病的情况,尤其无法处理收治过程中突发疾病猝死的难题。

  此前多年,海南对病残吸毒人员只能“抓了放,放了抓”,部分病残吸毒人员有恃无恐,公然贩毒、抢劫、盗窃。“以前一个患有心脏病的吸毒者,每次抓捕,他都拿病历当‘挡箭牌’,哪里都关不了他。”海口公安监管医院院长黄赋说。

  针对这些问题,海南制定《海南省收戒收治病残吸毒人员暂行办法》《海南省戒毒场所病残吸毒人员死亡处置办法》,从法律上为收戒单位解除后顾之忧,确保“收得下,管得住”。同时在全省确定33家二级以上医院,派驻戒毒场所医务人员,设立监管住院病区,开通危重症绿色通道,确保“医得了”。

  大会战以来,全员收治了登记在册的2700名病残吸毒人员。公安机关还与社会医院合作,创建海口市公安监管医院和澄迈县公安监管区门诊部。

  同时,海南创新工作机制,研发建设社戒社康人员智能化精准管控系统和戒毒人员信用管理服务系统,帮助戒毒人员回归社会。

  “系统为每位社戒社康人员建立一份电子档案表格,全程详细录入戒毒人员所有信息、个人表现,评估打分后纳入信用系统。”海口市海甸街道禁毒工作者符良玲说,戒毒人员可根据积分多少,享受不同级别的医疗、民政、人社部门福利。例如操守评定为A级的戒毒人员可享受低保或特困人员待遇,一旦降为B级以下,则取消待遇。

  据本刊记者了解,近期海南省委政法委、司法厅、省禁毒办对大会战以来全省戒毒出所人员进行回访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戒断率已经提升到40%的高水平。(记者 王晖余 刘邓)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916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