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筑牢基层堡垒促脱贫

2019-03-13 11:06   来源: 半月谈

  “党的好作风回来了。”最近,半月谈记者在海南采访时,经常听到老百姓发自内心地这么讲。从2015年年底至今,海南农村贫困人口从47.7万人减少到4.5万人,这背后抓党建促脱贫发挥了重要作用。

  驻村“传帮带”,筑牢“战斗堡垒”

  在海南的贫困村,基层党建工作不同程度地存在软、弱、散的现象。为此,海南省建立了领导干部抓农村党建促脱贫攻坚联系点和驻村干部帮扶等系列制度,28位省领导进村入镇作调研、听汇报,干实事、办好事,讲党课、作报告,为全省党员领导干部作出示范。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共村担任第一书记的隋耀达,动脉硬化住院还惦记着村里工作,最后没待半个月就匆匆出院。他结合村子山多地少的实际,引导村民种植红毛丹、养殖黑山羊、发展黎锦编织,带领当地黎苗群众蹚出了一条脱贫路。

  驻村第一书记不仅是脱贫攻坚“作战员”,还是基层党建“组织员”。“白天忙扶贫,晚上忙党建。”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便文村第一书记徐世明说。从完善“三会一课”制度到讲党课,再到发展党员,驻村后他在党建“传帮带”上倾注了不少心血。

  截至2018年底,全省驻村第一书记帮助培养村级后备干部3000多名。对扶贫工作成绩突出、群众口碑好的驻村第一书记,海南省予以重用,仅2018年就提拔了86名。

  2018年以来,海南探索建立脱贫攻坚基层三级战斗体系。各市县以乡镇、行政村、自然村为单位,划定脱贫攻坚三级作战区域,分别设立脱贫攻坚大队、中队和小队,全省共成立178个大队和2023个中队。

  “村两委干部和村小组长被编入战斗队伍,作风和能力得到显著提升。”琼中县草南村第一书记蒋建军说。现在驻村工作队员、帮扶责任人、村两委干部和村民小组长均由中队统一管理,中队统筹安排扶贫资源和力量。

  内推外引,建强“双带”引擎

  2019年春节假期,海口市龙华区仁里村的石斛种植园迎来了络绎不绝的游客。2018年,仁里村党支部带领全村党员群众推行“党建+产业”“党建+扶贫”模式,发展石斛种植、乡村旅游产业,给村庄发展装上了动力强劲的“火车头”。

  仁里村的发展,是海南通过筑牢基层战斗堡垒摆脱贫困、推动乡村振兴的一个缩影。

  农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支部强不强,全靠“领头羊”。海南一手抓贫困村支部建设,一手建强带头人队伍,以村(居)“两委”换届为契机,既从现任村干部中择优“留”,又从农村致富能人、大学毕业生和复退军人中择优“推”,还从务工经商能人中择优“引”。

  目前,海南村级组织班子平均年龄不到44岁,致富带头人近万人,比上届增加近2000人。海南还对贫困村党组织书记履职情况进行摸排,一批不胜任、不合格、不尽职的村党组织书记被免职问责。

  截至2018年底,全省集体经济“空壳村”比例从2017年的31.1%降至23%;贫困地区成立的近2000个农民专业合作社中,由村两委干部领办创办的为数不少。干群互动促进贫困村经济发展,也为党员实践提供了平台,增强了基层党组织活力。

  在澄迈县夏富村,村党支部在扶贫资金支持下,利用废弃的乡村小学建起酸菜加工合作社。从粗加工卖给收购商到统一加工包装出售,每斤酸菜价格从1.2元提高到10元,全村4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尝到了产业化运营的甜头。

  志智双扶,激活群众“主人翁”意识

  在筑牢基层战斗堡垒的过程中,海南农民不仅是受益者,也成为积极参与的建设者。

  海南自2016年底起开设脱贫致富电视夜校,邀请相关部门领导、行业专家、致富能手及优秀帮扶干部讲政策、教技术、举案例。在全省 2721个教学点,贫困家庭主要劳动力和2万多名扶贫干部一同学习、讨论,大量贫困群众实现了从“脱贫没想法”到“致富有门路”的转变。

  在夜校的启发和指导下,海口市罗经村贫困户黄振步和其他5名贫困户成立合作社,养殖黑山羊,已全部实现脱贫,合作社还纳入了周边村庄22户贫困户。

  针对脱贫攻坚中暴露的基层治理短板,海南还在全省村级组织推行由村党支部、村委会、村务监督委员会和村务协商会构成的“一核两委一会”治理模式,激发农民参与村务积极性。琼中县富美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国清介绍,从村庄规划到管理运营,农民广泛参与,大小事项均通过党员大会、村民代表大会、村务民主协商会决定, 大大激发了农民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记者 柳昌林 罗江)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229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