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海南 ——那些守护崖州民歌的黄流人

2018-12-24 07:54   来源: 新华网

  崖州民歌传唱者陈聪讲述崖州民歌发展史。新华网 王雯君 摄

  陈聪在《黄流村志》中标记出崖州民歌称谓源于黄流的依据。新华网 王雯君 摄

  12月21日-22日,“发现乐东”文化之旅媒体行活动在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黄流镇展开。媒体一行来到崖州民歌传唱者陈聪的家中,走近一群崖州民歌守护人。

  崖州民歌是海南省地方民歌的古老歌种之一,流行于现在的三亚市崖城以西、乐东黎族自治县沿海等古崖州属地及东方市感城一带。2006年5月20日,崖州民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陈聪,黄流本地人,现任黄流镇黄西村党支部委员,“我曾经还当过黄流文化艺术促进会办公室副主任,但是由于经费不足的原因,现在这个协会已经名存实亡了,”陈聪遗憾地说道。

  在陈聪家院内的石桌上,摆放着厚厚一摞书籍,《黄流村志》《崖州•黄流俚语大观》《流韵》《手抄民歌》《唱响乡音》《崖州民歌》系列丛书……陈聪随手拿起一本《崖州民歌》介绍,这是集纳和搜集崖州民歌的第二套丛书,一共有8本,相对于第一套的4本来说,记录得更加全面。而这背后,是一群执着的崖州民歌守护者的努力和付出。

  陈聪说,目前所发现的古籍都没有明确记载崖州民歌的来源和出处,但是从所搜集的崖州民歌年代推断,崖州民歌兴起于宋代,繁盛于清朝后期。崖州民歌最早被当地人称之为“土歌”,2005年开始申遗后,崖州民歌这个称谓才被人广为使用,“不过我发现,《黄流村志》里记载的1996年元宵节期间‘陈运江赞助崖州民歌奖金2000元’提到‘崖州民歌’这个词汇,说明至少在上世纪90年代,黄流这边已经有崖州民歌这种说法了。”

  陈聪介绍,虽然崖州民歌传唱于普通百姓之间,但是崖州民歌具有非常独特的、丰富的文化内涵。崖州民歌格律异常严谨且自成一体,歌词多为七言,历代民歌大到国家政事、宫廷朝政,小到百姓生活、一针一线,凡事都可入歌。其曲调优美动听,有号子、叫卖调、拉大调、柔情调、嗟叹调、哼小调等。常见的曲目有《十送情郎》《梁生歌》《张生歌》《孟丽君》《驻春园》等。崖州民歌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大体可分为劳动生产、社会斗争、爱情婚姻、日常生活、风俗习惯、知识技能、旅游观光、故事传说等题材。目前其演唱的形式有对唱和独唱。

  说起和崖州民歌如何结缘,陈聪笑道,“我是从抄歌词开始的。大概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那时爷爷喜欢拉着三五好友来家里唱民歌,但歌本是借来的,我就负责抄歌词,慢慢地自己也能哼唱出来,也就渐渐喜欢上崖州民歌了。”

  而成年后系统性地研究崖州民歌,是在《崖州民歌》第一套丛书出版前,陈聪当时作为后勤行政人员参与了收集、打印资料等工作。经过两年的收集整理,2005年,《崖州民歌》第一套系列丛书出版面世,同年3月,该书总策划陈金福和执行主编邢福壮组织成立黄流农民崖州民歌队(崖州民歌演唱团的前身)。而此时,陈聪已经担任了乐队副队长兼领队,参与了民歌队从组队到排练到省会演出的整个过程。从此以后,陈聪就将探寻和发扬崖州民歌文化作为了自己的职责。

  2008年,黄流文化艺术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邢孔忠,通过自费加集资的方式,在当地组织了崖州民歌“每周一歌”,每逢周六,便邀请当地较有名气的民歌传唱者相约一起,此时的崖州民歌在黄流当地的发展到了鼎盛时期。作为邢孔忠的助手,陈聪也不时和大家一同创作、分享,但后期因为资金短缺,“每周一歌”没有继续举办下去,陈聪却没有停下对崖州民歌传唱的热情,抄录歌词,研究发展史……

  2015年微信开始活跃在各个阶层,“唱响乡音”(崖州民歌)的微信群也随之建成,作为该微信群最早入群5人之一,陈聪和大家一起交流、分享、传唱,将该群发展至230人,“有着共同爱好崖州民歌的同僚,聚在这样一个平台里,分享、学习、互动、传播,都只为将崖州民歌唱得更远,唱得更久,”陈聪说。

  2017年,《“唱响乡音”崖州民歌微信群作品集》出版,这里收录了近百首作品,其作者不乏有黄垂芳、邢孔史、江城、黎吉珊、陈聪这些对崖州民歌颇有研究的“老人”,还有一群热爱崖州民歌,对民歌音律方面有着深厚底蕴的张天池、孙琼钊等“新人”。

2017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陈聪与歌友陈运超共同创办“崖州民歌欣赏”公众号,同日发布第一篇作品:唱响乡音(崖州民歌)第01期——《国难歌》。据陈聪介绍,该作品发出后反响强烈,打开用微信平台传播传承崖州民歌的先河。随后,陈冠启、张天池、孙琼钊、陈汉诚等一批志同道合者相继加入到公众号编辑工作中。目前,该公众号已有13000多位用户关注。

  “崖州民歌作为古崖州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研究古崖州历史、文化、民俗、艺术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陈聪说,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接触文化的内容和形式也随之丰富起来,崖州民歌这种传统的文化已经变成了当地的小众文化,渐渐远离了现代人的文化生活,虽然已经申遗,但还是有走向消亡的危险。现如今,40岁以下的人只是听说过崖州民歌,对其具体涵义和如何歌唱,却完全不了解。随着老一代民歌艺人相继去世,培养新歌手,广搜民间手抄文本,记录口头传唱民歌,宣传崖州民歌的文化内涵,是当下崖州民歌守护者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王雯君)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3892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