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省份大贡献 海南着力打造服务全国“南繁硅谷”

2018-03-31 22:12   来源: 新华网


田里正在进行育种的水稻。新华网 周淑仪 摄

    新华网海口3月31日电(周淑仪)在中国最南端的岛屿省份海南,有着全国最大的南繁育种和农业科学研究试验基地,据《海南省志》记载,从20世纪50年代末起,就有农业科研单位在三亚、乐东和陵水进行科研育种,并于70年代中期逐步成为全国南繁育种基地。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来,南繁在海南已发展为全国的“农业科技硅谷”“绿色基因库”和“种业高地”,同时也实现了从国内到国际的飞跃。

    南繁在保障国家粮食和种业安全上的作用不可替代

    今年63岁的华泽田是国家粳稻工程技术研发中心主任、研究员,自20世纪80年代末上岛从事南繁工作的他见证了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以来,30年间南繁的发展巨变。

    华泽田回忆,30年间变化最大的是交通,现在往返南北方的基地搭个飞机几小时就能到达,但30年前,是人力运种。“当时我们研发小组的年轻小伙一人一根扁担,扛着100多斤的种子,从三亚坐车到海口,再坐船到海安,上客车辗转到湛江后,挤上火车打地铺5-7天才能到达北方的基地。”

    南繁的意义在哪里?华泽田认为,从拉动经济角度来看,最明显的是其在缩短农作物育种周期、提高种子质量安全监管、满足种子供应需求等方面的贡献。

    “要育成一个稳定的新品种,至少需要8代的繁种。按北方一年一季的种植,就需要8年的时间,再加上制种、评估、鉴定等过程,往往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才能出一个新品种。”华泽田指出,南繁的开创性应用就在于,在海南进行育种,根据品种不同可以安排一年两季到三季的种植,使得农作物育种周期平均缩短了1/3至1/2,这样培育一个新品种只需要5年左右的时间。据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有70%以上的农作物新品种经过南繁基地选育。

    在种子质量安全监管方面,南繁基地在冬季会接收水稻、玉米、棉花、大豆、瓜菜等作物种子在田间进行纯度鉴定。“这些经鉴定合格后进入市场的种子,就很好地规避了农业风险,维护农村稳定。”华泽田说。对比1995年和2016年的全国杂交水稻、杂交玉米、杂交棉花种子的抽检结果,该三类种子的合格率已分别由68.1%、47.9%、60.5%提高到99.5%、99.5%、97.9%。


三亚南繁种植基地一角。新华网 周淑仪 摄

    “南繁基地在种子供应调节方面也起到重要作用,北方秋收的种子可能会受天气等外部因素的影响而产量不足,从而影响来年的播种,这时候就可以到海南来,利用冬季进行南繁加代,保障种子需求量。”华泽田介绍,目前南繁种子供给可满足近2300万亩土地生产需要,年增产粮食23亿公斤。

    南繁平台的建设为海南“一带一路”走出去提供中转站

    今年的海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南繁育种与深海科技、航天科技一并被列为海南“陆海空”领域的重点发展项目。在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党组书记、院长柯用春看来,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为海南的南繁种业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目前三亚市拥有全国唯一的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并开放了国家南繁科研公共开放实验平台、国家南繁试验区生物安全平台、国家南繁资源信息及商务平台、热带特色现代农业科技支撑平台4个平台,今后南繁平台不仅可用于品种繁育与科研,还可以成为技术、信息、资源交流和成果转化的平台,成为海南“一带一路”走出去的中转站。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每年固定在南繁开展育种研究的机构达700多家,南繁人员超过6000人。每年有中国南繁论坛、三亚国际水稻论坛、海南(国际)瓜菜展示会等超过40家与南繁相关的会议在海南举办,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

    海南省政府也对南繁产业发展提供一系列政策支持,海南在省重大科技专项中设立南繁专题,持续支持海南南繁科研平台建设以及南繁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累计投入科研专项资金超过2亿元。

    农业部、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和海南省政府联合印发了《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海南)建设规划(2015-2025)》,提出将26.8万亩适宜南繁科研育种的区域,划定为永久基本农田。海南省提出,要在落实国家南繁规划的基础上,抓好南繁育种科技城建设,培育南繁育种国家实验室,建成集科研、生产、销售、科技交流、成果转化为一体的服务全国的“南繁硅谷”。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262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