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记黎族纺染织绣技艺传承人 巧手织艳锦丝缕蕴匠心

2017-10-21 10:36   来源: 海南日报
总网旅游

    原题:黎族纺染织绣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符林早:巧手织艳锦 丝缕蕴匠心

    10月19日,东方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前,和往常一样,黎族纺染织绣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首届海南省“天涯工匠”获得者符林早拿出踞腰织机,在木板上铺开一张草席,戴上老花镜,不急不慢地织一件筒裙。时间久了,她便摘下眼镜,揉揉眼睛,活动活动肩颈。

    “织锦,急不来的。一天下来,最多可以完成几公分,织好一套美孚方言区的筒裙要花上一年多的时间。”说话间,年过五旬的符林早一边娴熟地操作机器,一边仔细地用短针把数百根线拨弄齐整。外人看着眼花缭乱的针线和手法在她手中却十分“乖巧听话”。

    黎锦,素有中国纺织“活化石”之称,分为纺、染、织、绣四大工艺,用它制成的服饰也依照哈方言、杞方言、润方言、美孚方言、赛方言等黎族方言分成了五类风格。

    符林早正在进行的技艺叫絣染,只有美孚方言区的黎族女儿传承保留了这一古老的工艺;她正使用的踞腰织机十分古老,配以纺、染、绣工艺,可以创造出大量纹饰繁复的织品。

    “絣染是黎锦工艺中最费工夫的一种,要用针把线一条条地拨好,与已经染好的图案对齐。工夫下得细,锦布才能精细结实。”符林早是土生土长的黎族人,她向记者介绍,和其他民族先织后染的絣染工序不同,黎族的絣染是先染后织,“我们先把理好的纺线紧缚在絣染架上,然后用青色或棕色的棉线在经线上扎结所需的花纹图案,着色后晾干,等摘去所结的棉线,图案就显现出来了,紧接着开始织布。”

    东方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的织锦能手们都夸符林早的絣染技艺掌握得最好,她织的锦结构最严谨、图案最精巧、手法最细腻、配色最和谐,鸟兽、花草、人物栩栩如生。

    从9岁开始,符林早就跟着祖母和外祖母学艺,12岁掌握了絣染,18岁成为东方俄贤岭一带村庄的织锦能手,此后在海南省黎锦大赛中频频获奖。2009年,她被评为黎族纺染织绣技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被评为黎族纺染织绣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在传统的黎族村落,织锦是女孩子的看家本领,但和别人不同,符林早总能织出些有别于传统的新奇图案,讲究运用对称、重叠的手法突出主体。“我不会画画,但我能把想出来的图案织出来。”符林早说,为了把锦织得更好看,她常常向村里的老人请教,学习不同的黎锦编织图案,融合各家的织法,“以前家里穷,为了省线,有时织出来的黎锦不好看了,我就拆掉重新来过,反反复复,直到满意为止。”

    “刚开始学的时候,我连拉条棍都不会,好不容易才弄懂了,我不想丢掉老祖宗的东西。”农忙时背着孩子砍柴种田,闲时织锦,符林早说不管生活多辛劳,40多年来她从未想过放弃织锦。执迷于织锦的她常常惹来村里其他姑娘的“埋怨”:“看到你这么勤快,我们一不织锦了,就要被老妈骂。”

    为了把手艺传下去,符林早在家里多置办了一套工具,坚持手工为女儿织婚服,手把手教女儿织锦。现在,她还是东方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馆的讲解员,每周还要去东方市大田中学给孩子们上课,“黎锦是独一无二的民族文化。老一辈留下的手艺不能断,我有责任和义务把织锦的技艺教给更多人,把黎锦的文化讲给更多人听。”(记者 王玉洁 实习生 王茹仪)

[责任编辑 周淑仪 ]
中国移动广告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1701121834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