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守海人"岳平:为海南的青山绿水奋斗到最后一刻

2017-09-30 09:36   来源: 新华网海南频道
总网旅游

    “为了我热爱的事业,我终于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愿我的至亲和朋友爱惜……”这是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省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岳平朋友圈的最后一条留言。2017年9月2日凌晨1时许,岳平在出差调研途中,因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终年52岁。

    将自己微信号取名为“守海人”的岳平,最终也兑现了他“守海”的承诺——终其一生为海南的环境保护事业、为海南的绿水青山碧海蓝天而奋斗,直至安眠于祖国的最南端。

    “我郁闷,呵呵!”

    相识14年,与岳平同龄的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教授杨胜天初闻噩耗时,脑中一片空白,缓了十多分钟,好不容易与环保部华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海南省环科院原院长岳建华联系上,却只能得到好友已逝的确切消息。心里这股郁结的气,杨胜天久久无法叹出。

    直至如今,杨胜天仍清晰记得初见岳平的情景,“那是2003年,他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收拾得很整洁,从中国环科院匆匆赶来的他手里还握着卷在一起的A4纸打印材料。”杨胜天回忆道,刚见面三五分钟,两人便一见如故,就“海南水资源安全与战略”侃侃而谈。提及从事的海南环保事业,岳平脱口而出的一句口头禅让杨胜天始终记忆犹新。

    谈海南环保现状,“我郁闷,呵呵!”,谈海南环保问题,“我很郁闷,呵呵!”,谈自己的海南的环境保护发展,“我非常郁闷,呵呵!”。谈工作艰难时,“我郁闷,呵呵!”,谈年轻人未来时,“我郁闷,呵呵!”,谈到每年环科院计划进七八个硕士或博士毕业生时,“我郁闷,呵呵!”。而7年后,偶然有一天,杨胜天再次想起这句熟悉的口头禅时,才发现老友不知何时已“戒”掉了这句话。

    2006—2008年,针对与加拿大政府合作的海南省首个环境政策项目,岳平率团队开展了国内外调研、补偿对象、标准、途径等方面的研究,并向国内外权威专家请教、到实地调研,充分征求受偿者和支付者的意愿和能力,最终结合海南省情,创新提出直接补偿到保护生态环境的农户个人的“直补方式”,同时还提出从居民水费、用水大户、旅游门票等途径筹措补偿资金,向省政府提交了《海南省生态补偿管理暂行办法》,为海南省生态补偿机制建立提供了有力技术支撑。

    海南环科院成长壮大了,海南环科院的年轻人成熟成才了,海南生态环境也愈来愈好,时不时会蹦出的口头禅也就从岳平的生活中“退场”了。“但现在细细想来,这句话是他性格的体现,是他工作的态度刻画,是他所热爱事业的发展见证。‘我郁闷’,他不仅是一位踏实工作,兢兢业业的环保专家,也是一位善于工作布局的领导。之所以‘郁闷’,在于潜心地布局海南环科院的发展,在于精心储备新生的力量。‘呵呵!’,虽有千难万苦,他已是运筹帷幄,对海南环科院充满了希望的自信。”杨胜天说道。

    “身为环保人,一定要有担当”

    2015年1月,岳平出任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一职。同年,根据省政府《关于编制<海南省总体规划>推进全省“多规合一”工作的实施方案》的统一部署,省生态环保厅承担了《海南省生态红线划定专题研究》《海南省生态环境承载力专题研究》以及《海南省“多规合一”专题研究生态环保组综合报告》三项任务。

    时间紧、任务重、技术性强、全国没有借鉴经验,国家颁布的红线划定技术指南给出的模型和数据源精度比较适合于内陆地区行政区域面积加大的省份,对于海南这种行政区面积小、具有热带海岛生态系统特色的省份不适用……一座座大山沉甸甸地压在岳平身前,他不说二话,带领科研团队连续奋战近8个月,先后完成了《海南省生态保护管理规定》、《海南省生态保护红线开发建设管理目录》、《海南省生态保护红线区生态补偿实施细则》等管控政策的制定。其中,《海南省生态保护红线管理规定》是全国首个人大立法层级的生态保护红线法律法规,通过立法进一步梳理和规范了生态保护红线制度体系和管控程序,为其他地区提供了很好的可复制、可推广的先进经验。

    “我们身为环保人,一定要有环保人的担当!”生态有红线,环保人也有底线,在红线划定过程中,岳平时常强调所有工作人员要为海南人保护好这片青山绿水,决不能为了某些小利益放松要求,红线划定要做到应划尽划。

    在昌化江流域原有一处水泥原料矿区,相关市县政府多次来厅协商,希望能够把矿区范围划在红线区外,以保障市县经济发展及相关企业长远生产发展需要。岳平对此事十分重视,亲自带队前往现场考察实际情况,并与技术组同志多次讨论。鉴于该矿区区位敏感,对于维护当地区域生态环境平衡具有重要作用,为此他顶住压力,坚持把该矿区范围内生态区位重要位置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内,加以严格管控。

    “多参与多锻炼,成为推动环保事业发展的强劲力量”

    在工作上坚持扛起担当的岳平,在人才培养上同样不遗余力。现任省环科院研究规划室副主任的王晨野刚入院时也还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博士生,他至今仍记得,当年提交简历后,是岳平亲自打电话,对他即将来海南工作表示欢迎。

    2013年,为解决一批新入博士生就职前最愁的住宿问题,岳平安排院里给每个博士都单独租了一套房子,租金由院里解决。此外,在购买集资建房时,院里也借钱给部分年轻科研人员,让他们能有充足资金在海南安家。

    针对省环科院高学历、高职称人员多、技术性强的特点,岳平组织建立了业务、人事、财务、党务管理制度,在职学习、成果奖励、创新评估等奖励制度,以及管理与激励相结合,单位和个人发展相结合管理制度。此外,他大胆启用一批学历高、人品好、能力强的年轻同志进入中层管理队伍,并始终将团队文化建设作为提高干部职工队伍凝聚力的抓手,提升团队精神。

    “岳平同志非常热爱生态环境保护事业,也十分重视环保后继力量。”海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唐文浩说,岳平全身心热爱环保工作,也甘为铺路石,一直希望能有更多生态环境保护人才能在这个领域内发光发热,成为推动环保事业发展的强劲力量。

    近些年,岳平促成了海南大学生态环境保护学科人才培养基金的创立,并作为海南大学的生态学和环境工程硕士生校外导师,参与生态环境保护人才培养工作;还以海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和海南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的平台为环境科学与工程、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的学生提供了实践场所和机会,他参与培养的许多学生毕业后都成为了环保相关业务部门的技术骨干。

    因此,在很多年轻科研人员的心中,岳平亦父亦师。2009年,戴瑞和王晨野同批入院工作,只身一人选择来海南工作的她得到了岳平及单位的诸多关照。虽然后来因父亲生病,戴瑞在海南省环科院工作仅2年就回了山东老家,但她和老同事们的关系一直没断。时隔7年,在今年8月底,因岳平赴济南出差,戴瑞再次见到了当年的老领导,但她没想到这竟变成了最后一次的永别。“我离开海南后他还一直关心我,岳厅这么好的领导,就这么突然的走了……”

    不断延续的“守海人”之名

    9月27日,中共海南省委决定追授岳平同志“海南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号召全省广大党员干部向他学习。

    岳平是党员、是干部,也是一个逐梦的人,自1988年到海南,他见证了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也见证了海南生态省建设规划的一点点起步,他留下了海南省生态补偿机制框架设计的未竟事业,也留下了为环保工作无悔献身的伟大精神。

    “守海人”岳平走了,但无数个承其精神的年轻“守海人”在前赴后继地补上。(周淑仪)

[责任编辑 易洁 ]
中国移动广告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75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