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种下338万株木麻黄 陶凤交和“绿色娘子军”

2017-09-20 09:21   来源: 海南日报
总网旅游

    九月十三日,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棋子湾大角处,陶凤交(左一)带领姐妹们顶着烈日植树造林。 通讯员 廖传松 摄

    原题:25年种下338万株木麻黄,绿了昌江棋子湾沙化海岸陶凤交和她的“绿色娘子军”

    增绿护蓝 环保先锋

    “陶姐,还不吃饭啊?”“不急不急,到海边看看去。”

    9月19日下午,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闲不住的陶凤交扛上铲子,准备搭个顺风车到棋子湾畔的海防林看看。25年了,这个习惯她改不掉,也不想改。

    上世纪90年代,丈夫的意外去世让昌化镇昌化村村民陶凤交放下了收入颇丰的渔货生意。1992年,一场台风侵袭海南西海岸,沙化了的棋子湾海岸因缺少海防林的保护而遭受台风肆虐,相邻的昌化渔港里,渔船被打得七零八落。台风甚至还带走了一些村民的生命。感同身受的陶凤交看在眼里,去沙地上种树的念头就这样在心里扎下根来。

    25年来,她带着村里的姐妹们,走在白沙岭上,晒得发烫的沙子灼痛了她们的脚,漫天飞舞的细沙染白了她们的头发。这其间,有人离开,但更多人选择了和陶凤交一样坚守。

    2010年,昌江完成海防林建设任务,全县海防林面积超过5.2万亩,其中的1.88万亩,是陶凤交和她的姐妹们亲手种下的,占全县海防林面积的36%。

    用土办法种下了一棵棵树

    “能想象吗,这里以前全是白茫茫的沙地,起风时在海边站一会,满头沙子洗都洗不干净。”站在棋子湾畔,陶凤交把手支在铁铲把上望向远处,满眼翠绿的木麻黄林,就像是她的孩子。

    但在20多年前,这片海岸曾被德国专家断言:“救不活了,想在流沙上种树,不可能。”昌化渔港周边,不仅日照强气温高,连续8个月的旱季里,蒸发量是降水量的两倍,流动的沙地上人都站不住,怎么种树?当年即便是昌江县林业部门的专业人员,在连续4次的试验过后,依旧没取得任何效果。

    陶凤交不信邪,海岸线关乎大家的生命,在她眼里,一定要成功,一定会成功!

    没有技术支持,也没有资金来源,陶凤交和姐妹们用的是土办法。“爬到树上摘木麻黄树籽,再回来自己育苗,大家都不会,那就慢慢摸索。”与陶凤交一起种树的文敬春还记得,当年不管是年轻的陶姐,还是已经50岁的文英娥,3层楼高的木麻黄树,爬起来比男人还利索。

    育好了树苗,还得挑到海岸上去种,陶凤交和姐妹们一人一根扁担,就这样将338万株树苗用肩膀扛了过去。“以前没有水泥路,一路过去全是沙地,脚一踩就陷了进去,烫得人想哭。”今年已经76岁的文英娥说,坚持下来的姐妹们,即便晚上回家抹眼泪,第二天还是会挑着树苗出现在沙地上。

    而在陶凤交看来,让她心疼的不是累和苦,而是种下的树苗活不了。

    “有时候忙活了一整天,满怀期待回到家里,第二天到沙地上一看,被风吹得一株苗都不剩。”回想起当时心里的绝望,陶凤交悄悄抹掉眼角的泪。

    “种下去活不了,那就继续种,直到种活了为止。”陶凤交望向棋子湾,眼神坚毅得像名女将,而这片她坚守了25年的土地,就是她的绿化阵地。

    家人般的凝聚力让她们坚守

    “那时候真苦啊,天没亮就要出发,还得挨家挨户敲门,叫上姐妹们去种树。”在陶凤交家里,曾一起顶着烈日植树的文英娥、钟应尾和文敬春,还是习惯席地而坐,互称“姐妹”。

    文英娥比陶凤交大了18岁,陶凤交又比文敬春大了17岁。年龄的差距并没拉开她们的距离,在那个通讯并不发达的年代,一声呼喊,就像是行军的号子,召唤她们扛起扁担挑上树苗,共赴海岸阵地。

    “早上5点出门,不仅要挑树苗,还要带着当天的口粮,沙地上煮出来的百家饭,味道可不怎么样。”文敬春笑言,当年有林业部门的技术人员来指导种植,看着海滩上一个个又黑又瘦的女人,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也正是这份家人般的凝聚力,让这群“绿色娘子军”在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的循环中坚持了下来。从育苗、移苗再到种植,陶凤交和姐妹们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挺住一次次挫折,并最终获得回报。

    反复的思考和试验,“娘子军”们摸索出先种野菠萝固定流沙再种木麻黄的办法,让原本极低的成活率一下子提高许多。此外,陶凤交还把育苗的营养袋进行多次改良,通过浸泡幼苗、增加挖坑深度、使用保水剂等办法,原本白茫茫的沙地上,开始有了点点翠绿。

    “成本多了、劳动强度大了,但效果好了,值得!”陶凤交笑道,有了效果,大家的积极性也起来了,媳妇外出打工了,就让婆婆来;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就让女儿来,在沙地上忙碌的“娘子军”们,曾一度多达60多人。

    为的是给宝岛添新绿

    海边的木麻黄一天天成长起来,陶凤交和姐妹们的信心、干劲都越来越足。看着“娘子军”如此热衷植树造林,当地人却并非都能理解。

    “有人笑我傻,说没收入的事情还干得这么起劲,还有人说一定是拿了政府的钱。”风言风语并没有浇灭她的热情,每天依旧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到沙地上植树。“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让他们说去吧。”

    1995年,因被误解种树占了别人的土地,她被村民泼了一身臭粪,当晚她在委屈的哭泣中醒来,闪过了放弃的念头。但擦去眼泪后,她迈出的步伐却比以前更坚定有力。

    唯一能让陶凤交挂心的,是海防林的安危。“村里的牛羊啃吃幼苗,还有人要偷砍林木,虽然管理海防林是别人的事,但陶姐看见了就要管。”文敬春还记得,曾有不听话的孩子为了拾海螺破坏了刚种下去的幼苗,陶凤交第二天就到学校哭着让校长提醒孩子,海防林破坏不得。

    陶凤交的二儿子郑伟杰,自14岁起就跟着妈妈种树。他眼里的母亲太不容易了。也是在母亲的感染下,他和他哥哥后来都加入了昌江林业局的种树队伍。

    2010年,昌江的海防林建设任务完成,陶凤交和姐妹们也慢慢闲了下来,但是她们主动加入了护林队伍,继续坚守在一线。

    “有了这片海防林,住在海边的人们就不怕了。”海边走了一圈,陶凤交对于木麻黄的成长很满意。

    25年,1.88万亩、338万余株木麻黄,就是这群勤劳女人的勋章。(记者 刘笑非 通讯员 杨耀科)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中国移动广告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69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