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大山深处的“英语使者”

2017-09-10 15:53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海口9月10日电题:大山深处的“英语使者”

    新华社记者赵叶苹、李强

    黄妮娜(中)在保城镇西坡小学上课(9月4日摄)。她分管三个小学,每周要上27节课。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在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有7名年轻的“英语使者”。他们自2013年起每人承担2-3所村小的英语教学,每天骑着电动车翻越崎岖山路,从一所村小穿梭至另一所村小,风雨无阻,甚至带病坚持,给山里娃们启蒙ABC里的秘密,他们是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乡村小学的第一批英语老师。

    不能空缺的岗位

    莫方文(左一)在界水小学三年级教室外等待上课,孩子们好奇地从窗口观察这位新老师,这将是他们的第一堂英语课(9月4日摄)。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2013年之前,保亭县英语老师严重缺乏,为数不多的英语老师只能先安排到乡镇中心学校任教。全县25个村完小和教学点的英语课“空置”,课本成了孩子们看不懂的“天书”。

    “没有空编没法招聘。”保亭县教育局人事股股长胡茂珍说,由于生源减少、撤点并校等原因,2013年核编时,全县2100多名教职工,超编400多个。即便不新招一人,以自然减员的速度,超出的编制都需10年消化。

     拼版照片:上图为莫方文在加茂镇半弓小学上完课,匆匆前往另一所小学上课(9月4日摄);下图为莫方文骑上电动车,前往12公里外的另一所小学上课(9月4日摄)。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孩子的教育不能再耽误10年。

    县教育局想到了一个权宜之计——利用培训经费招聘10名编外乡村英语教师,让孩子们接受一些英语启蒙。

    由于经费紧张、待遇不高,加上山区工作条件艰苦,招聘的10人只有9人到位,很快又有2人辞职,剩下的7名老师则带着心中的教师梦和对山里娃的牵挂,一干就是四年。

    “总算解了燃眉之急。”胡茂珍说,这7名老师虽然也不能覆盖所有村小,但总算让许多山村孩子第一次开口说了ABC。

    谭秋环(中)在六弓乡中心小学上课(9月4日摄)。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必须克服的困难

    在山区小学间“走教”,7位老师都经历了过去不曾体验的艰辛。

    在保亭县西坡小学任教的黄妮娜是本县人,2013年9月至2016年9月间,她一人承担了新政镇3所村级完小12个班的英语教学任务,每天骑车在不同学校往返,还要自己做饭。

    谭秋环在石艾小学上课(9月4日摄)。该校三年级只有一个班,8名学生。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每周27节课,从早上到晚,经常累到不想吃饭。”回忆起那3年的教学时光,泪水禁不住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山区天气多变,雨天湿一身,晴天一身汗,“有一次连人带车翻到沟里,好几处擦伤,被吓坏了;有时候山坡上还会落石,那些石块就从面前滚下来,很危险。”

    来自广西的莫方文老师负责加茂镇半弓小学、界水小学6个班,“两个学校相隔12公里,莫老师每天骑着电动车来回跑,她在为山区教育作贡献。”加茂中心学校校长胡亚洪说。

    在三道镇番亲小学,记者5日见到陈小栩时,她正嗓音沙哑地教学生读单词。

    “这几天一直低烧。”她说,“只要不是特别严重,我都不会请假。因为负责的班级很多,如果我生病耽误课程,他们学习的时间就更少了。”

    番亲小学设施简陋,没有院墙,也没有教师周转房,陈小栩不得不借住在三道中学的男生宿舍楼上,四楼水压很小,楼下男生一旦用水,楼上便没有水用。记者5日中午在陈小栩宿舍采访时,她的午饭做到一半便停水了。

    “原先住的宿舍还要差些,是个危房,天花板掉石灰,有一次还掉进了炒菜锅里;为了防止石灰掉到床上,我都把蚊帐绑得紧紧的。”山里生活的艰苦,被陈小栩笑着说了出来。

    无法割舍的牵挂

    曾正海(左三)在新政镇报什小学的操场上和孩子们一起踢足球(9月5日摄)。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生长在海边的陈小栩在山村任教已有4年,父母多次提出过来看看都被她拒绝,“怕他们看到这里艰苦,劝我回去。当老师是我的梦想,舍不得这里的孩子。”

    和陈小栩一样,尽管没有编制,没有高温和交通补贴,没有例行体检,收入只有编制内老师的一半,这7名老师却都乐守山村,陪伴在孩子们身边。

    刚刚考上特岗教师的曾正海一说到孩子们就咧开嘴笑:“学生们喜欢英语课,对我非常友好,记得有回几个学生带着野菜野果来看我,发现我从办公室出来,他们把东西往地上一丢,然后害羞地跑开了。”

     陈小栩(前)在宿舍里和同事一起做饭(9月5日摄)。由于山里的学校没有食堂,老师们大都在学校或宿舍一起做饭吃。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他说,英语教学打开了孩子们的视野,“他们的眼睛里充满渴望,有时候还会问,老师,你是从外国来的吗?”

    事实上,这个山区县的农村小学不只缺乏英语老师,还缺美术、音乐、体育、科学等专科老师。这批英语老师的到来,仿佛给山里娃们送来一缕阳光。

    莫方文(右)回到家中抱起1岁多的孩子(9月5日摄)。由于路途遥远,她每周只能回家一次。 2013年,一批编制外的特岗乡村英语教师走进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山区,担负起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任务。几年来,这些年轻的教师每人负责2到3所乡村小学的英语教学工作。虽然条件艰苦、收入微薄,但他们心甘情愿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们都说,不能走,如果走了,孩子们又没英语课上了。通过抽调教师支教、招聘特岗教师的方式,保亭正逐步解决乡村教师缺乏问题,打破乡村教师队伍结构不均衡的现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孩子们喜欢向我靠拢,我经常陪他们打篮球和乒乓球,像朋友一样聊天。”曾正海说,虽然妻儿在儋州,但报考特岗教师时,他仍选择留在保亭,因为这里的孩子更需要他。

    陈小栩不敢告诉家人真实的工作环境,却一直动员学英语的男朋友也来山区任教,“多个人出力,就能有更多山里孩子学到英语。”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关闭 (责任编辑: 师辞 )
 精彩图片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1701121639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