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暑期结束 离别感伤

2017-08-30 15:39   来源: 海南特区报
总网旅游


庄先生拄着拐杖送别家人


徐先生带妻女送儿子返乡

    原题:暑期结束,海口火车站和美兰机场迎来返程客流高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出岛求学的学生、居住外地的亲人背上行囊,踏上旅途……亲人们不舍的脸庞,幻化成一张张清晰的图片,定格在每个人心中 伤离别

    又到开学季,忙完整个暑假,很多人又要再次离开家,去远方读书。大一新生或许将首次远离爸妈,在异地学校开始新的生活。记者昨日走访海口火车站、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海口高铁东站等地发现,返程的人群挤满了各个候车室。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有人身背行囊四顾寻找入口,有人默默排队等候安检,有人忘情相拥互诉离别……

    1镜头 一个人的远行 大学新生第一次离家,母亲不舍转身落泪

    郭帅毕业于海口一所中学,前些日子如愿收到了来自河南郑州一所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上面清楚标明9月1日-3日期间到校报到。

    郭帅从来没有出过岛,对于异乡的一切都很陌生。郭帅的父母倒是很想陪儿子到大学看看,无奈单位都请不了假。郭帅原定于8月23日乘火车提前到校熟悉环境,可由于琼州海峡停航,郭帅又多了几天与父母相处的日子。

    离别的日子终究还是来了。昨日,郭帅和父母一同来到海口火车站,本是中午时分的火车,可一家三口早早地就来到车站等候。郭帅的母亲在旁叮嘱:“到北方天气冷了注意添衣,有空就多和家里打个电话。”像是怕自己没交代清楚,郭帅的母亲顿了顿,接着说:“与舍友要好好相处,学会照顾自己。”

    而郭帅的父亲,只是远远站在一旁,一口一口抽着闷烟,临了对郭帅说了一句:“没钱了记得跟我说,不要舍不得花钱。”

    “上了大学,他今后在家的日子就少了,以后再谈了女朋友,怕是更没时间待在家。”郭帅母亲告诉记者,她看到儿子的录取通知书后,既激动又不舍。

    中午1时许,上了火车的郭帅给爸妈发了一条微信。这时,郭帅的母亲再也忍不住,泪水倾泻而下,“不敢当着儿子的面哭,怕他难过。”

    2镜头 情人间的别离 小情侣3年异地恋:多远也要在一起

    毛毛(化名)是湖南人,开学就大四了。毛毛的男朋友小刘在海南某部队服役,他俩异地恋3年。为了能和小刘呆在一块,毛毛对父母撒了谎,以暑期要去打工的理由来到海口。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父母呢?记者问。毛毛说,她与男友一直是异地恋,还是以后稳定些再找机会告诉父母。

    在海口将近两个月时间,小刘一有机会就会带毛毛去吃各种美食,两人还经常到海边走走看看。其间,两人也没少吵架,但转眼又和好了。

    每当毛毛的父母给她打电话询问近况,毛毛都说自己在加班不方便讲话,只用微信或者短信跟父母联系。“这样瞒着爸妈我也很过意不去,没办法,等到大四毕业再带小刘回家见他们吧。”毛毛说。

    昨日中午,毛毛和小刘牵着手,坐在火车站候车厅,两人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回忆暑期的快乐时光,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小刘手里拿着薯片,宠溺着喂到毛毛嘴里,“真想时间过得慢一点,这回分开,又要好几个月不能见面了。”小刘说。

    火车即将发车,毛毛不得不进站了。小刘推着毛毛的行李箱送到安检口,互相嘱咐后,两人以拥抱的方式道别。

    毛毛的身影逐渐远去,小刘站着迟迟不走,“我怕她突然有什么事走不了,多等一会儿看看吧。”小刘强忍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说。

    3镜头 一家四口的聚散 迫于生计,十多年来儿子寄宿亲戚家

    “哥哥不要走,哥哥不要走……”一位小女孩趴在父亲肩膀上哭喊。昨日,记者在海口美兰国际机场B号安检门口,见到了徐先生一家四口。

    昨日下午3时许,徐先生站在安检处围栏外,一边朝着儿子小政(化名)的方向招手,一边用家乡话喊着小政的名字,好像要叮嘱什么事情。但因距离太远,小政没有听到。

    到底啥事这么着急?原来,孩子这会儿都进安检了,可在老家接机的人还未安排妥当,徐先生与妻子江女士十分不安。情急下,徐先生让5岁的小女儿进入安检口,“你告诉哥哥,让他下了飞机就在出口处等着,有一位叔叔来接他。”小女儿将爸爸的话传给哥哥返回后,江女士还是不放心,“你那个朋友靠谱不?他又没见过小政,我实在是不放心。”江女士说,“要不给他一个手机,下飞机后也好联系。”最后,江女士决定让小政带走她的手机。小女儿将手机递给哥哥后,徐先生马上拨通了电话,向小政叮嘱过后,这才安心。

    江女士告诉记者,1999年她和丈夫从安徽老家来到海口打工,2002年生下小政。但因两人忙于生计,小政1岁7个月大的时候,江女士强忍不舍将小政送回老家给婶婶照顾。

    如今,小政已经15岁,多年来一直与婶婶一家生活。“小政要上中学时,我想把他接来海口,可他说已经习惯了老家的学习氛围,不愿过来。”江女士看着小政远去的背影,眼角泛红。江女士说,对于儿子,她有太多不舍与愧疚,“我已经两年没见着他了,今年暑假,小政来海口,一家人终于团聚。”据江女士介绍,晚上7时许,小政下飞机后,还要独自搭乘出租车赶60多公里的路。“希望他安全到家。”江女士担心地说。

    4镜头 两地分居的遗憾 老婆孩子海口团聚,却因腿伤不能陪伴

    昨日下午3时许,在美兰机场安全检查口,腿上绑着石膏的庄先生在人群中十分扎眼。

    “回家后会不会想爸爸?”庄先生问儿子,只见庄先生的儿子害羞说完“想”后,就趴在妈妈的肩膀上,不愿抬起头。

    庄先生告诉记者,他从泉州老家来海口打工已经4年之久,这次是老婆孩子第一次来海口,可他的腿却在这紧要关头摔伤了。“女儿之前有拉丁舞比赛,19号他们才过来的,待了10天又要回去上学了。”庄先生说。他告诉记者,女儿今年11岁,暑假被妻子安排了各种培训班,好不容易有10天的休息时间。“我早早就计划好了,等他们过来,就带他们去各个景点玩一圈,但不巧,就在19号他们来那天,我干活时不小心摔伤了。”庄先生说,他很想好好陪孩子们玩一些他们喜欢的游乐设施,但最终他只能在景区外拄着拐杖看他们玩。

    “也没机会陪他们在海口好好逛逛,真的好遗憾。”看着妻子儿女离开的背影,庄先生十分不舍。(记者 沈丽焕 见习记者 刘柯娜)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7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