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普惠”大旗下闯出海南“金融奇兵”

2017-08-10 16:16   来源: 新华网


小额信贷员骑自行车下乡为农民服务。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新华网海口8月10日(纪惊鸿)今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将其明确为我国金融行业的重要着力点。

    在海南,有一支从农村广袤大地中闯出的金融队伍,短短十年,从净资产-51.62亿元,贷款不良率88.3%,翻身成为海南金融界龙头,资产2419.43亿元,近三年累计纳税28.45亿元,2017年上半年纳税6.22亿元。

    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铸造“金融奇兵”的传奇故事,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普惠金融的一个范例,也是我国万众创新涌动活力的大势所趋。

    2011年五一期间,海南省农信社23岁的小额信贷技术员纪新丹因服务“三农”贡献突出,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成为当年全国最年轻的五一劳动奖获得者。图为她载誉归来。新华网发(海南省农信社供图)

    普惠金融的农村实践

    海南农信社曾经是人们眼里的“土老冒”——分布在各乡镇基层,面对的是农村用户,存贷款额小得不起眼,网点破破烂烂,人员学历初中、高中居多,平均工资才两三百元。且当时市县联社没有省行机构,挂靠着其他银行,“没爹没娘”,自己都觉得低人一等。

    “农字歌”唱不好,是因为没找着调!农信社多年积累了大量用户基础,以普惠金融为旗帜,发行小额贷款、服务农民需求、蓄好资金池子,这才是农信社打翻身仗的本钱!

    然而,小额贷款是世界性的难题——贷款户数多、经营费率高、缺乏抵押物、还款风险大。海南农信社小额贷款不良率曾高达99.6%,如何“点小成金”?

    博鳌亚洲论坛2007年年会。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穷人银行家尤努斯与时任海南省省长罗保铭“拉勾约定”:海南省农信社学习格莱珉银行经验,探索海南小额信贷支农模式。2007年12月,“中国小额信贷国际论坛”在海口举行,通过了《海口宣言》,提出“人人享有平等的融资权”。

    时不我待,顺势而为!海南农信社依托小贷贴息上升为海南省政府战略,在全国首开财政资金支持农民小额贷款先河的大好环境,适逢“互联网+”蓬勃生长的时代背景,脚踏实地在海南铺开了普惠金融的实践。

    2008年1月,孟加拉格莱珉银行专家进驻琼中,在两个自然村进行格莱珉模式小额信贷试点。2008年9月试点范围由琼中县扩大到屯昌县,培养了一支优秀大学生小额信贷技术员队伍,开发了12种小额信贷产品。2009年8月1日,小额信贷全省推广。2010年1月,实现了全省所有乡镇小额信贷技术员服务全覆盖。

    而海南农信社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一小通”, 实现“线上授信,线上用信”功能,开创“三零”模式(零贷款材料、零申贷成本、零信贷员接触),将风险分析精准到人、远程操作降低成本变成了可能。

    “现在分红加劳动一年收入有23600元,以前想都不敢想啊!”五指山市南圣镇红沟村村民黄红梅说。五指山农信社精准“贷”动 40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黄红梅就是其中之一。

    儋州雄起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老蔡说:“我想从银行贷点款扩大种养规模,跑了几家银行,听说没有抵押物,个个直摇头,后来我不死心找到了农信社。农信社快速支持,几年来累计扶持300万元,我们从最初年产蛋几万枚增长到现在近50万枚,成为一个规模效益都翻番的省级合作示范社了!”

    十年来,海南农信社累计发放小额贷款321.9亿元,惠及36.98万农户。海南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06年的3004元提升到2016年的11843元。金融,不再是高深难懂的数字天书,而成了大众致富的简单工具。普惠的真正意义,莫过于此。

    2014年9月13日,海南省农信社首发沃信顺手机一卡通。新华网发(海南省农信社供图)

    “一手给资金 一手给技术”

    普惠金融,光有理想和概念,是水土不服的。

    海南农信社有一个创新理念——如果没有让农户掌握技术,贷款有可能收不回来,因为农户手上有钱不知道怎么用,不但没有富,反背一身债。这一理念催生了“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的工作方式,而一支声名远播的“小鹅”队伍,成为最佳代言人。

    “小鹅”是海南农信社小额信贷技术员的昵称。这支由大学生组成的队伍,一直坚持“三不原则”(不喝客户一口水、不抽客户一支烟、不拿客户一分钱),“走千山万水、访千家万户、道千言万语、理千头万绪、吃千辛万苦”,成为农户们最贴心、最信任的“小鹅”。

    开2小时车、翻3座山、来回四五趟,只为了发放一笔1万元的贷款。11人的信贷员队伍每天骑电动车30公里以上,4年为5000多户农民发放贷款……这些,都是“小鹅”队伍中的感人故事。

    屯昌农信社高管陈金林,是一位80后小伙子,在小额信贷总部成立之初,几乎每天工作到深夜两三点钟,跑遍了全省所有市县乡镇。陈金林说:“在琼中,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车开到20厘米深的稀泥中,挣扎了一个多小时,凭借最后一瓶矿泉水洗刷开前挡风玻璃才得以脱险。但为了小额贷款事业,也是值得的!”

    海口大坡镇农民苏月尖面对“小鹅”时,遭遇过“尴尬”。她买来矿泉水和香烟,从院子摘来水果,甚至搬来自己种的胡椒,都被信贷员们一一谢绝。苏月尖说:“到农信社贷款,真的不需要走什么关系、送什么礼,你们连一口水都不愿喝,这才真是咱农民自己的银行!”

    “小鹅”为农民上门贷款,更重要的是为农民出招致富。

    屯昌县乌坡镇坡心村陈锦娟,2009年6月申请贷款4000元种橡胶;2010年2月贷款5000元种橡胶;2011年11月贷款两万元用于养猪;2016年10月贷款两万元用于建房。“农户之所以敢一再申请,就是因为我们不仅给资金,而且给技术、帮销售。他们还得起,我们也敢贷。”屯昌县信用社信贷员陈奕杆说。

    澄迈县永发镇新吴村委会李孙照想与几个青年一起承包土地种植反季节瓜菜,可苦于没有资金。信贷员周昭春登门拜访,送去3万元农村青年创业小额贷款资金,并提供了种植辣椒的信息。结果当年就获得十多万元利润,几位年青人还贷时,不善言辞的李孙照紧紧握着周昭春的手连说感谢。

    近年来,农信社创新推出的“农村产业指引”“贷款风险案例库”“三农专家委员会”等举措,也是这支“小鹅”通过农业知识,提升为农服务综合水平的最好范例。

   

    2014年6月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挂牌。新华网发(海南省农信社供图)

    以创新为马

    普惠金融,曾被认为是“吃力不讨好”,大银行都不愿意轻易尝试。海南农信社,偏偏以创新为马,在这片领域纵横驰骋。

    随意列举几条海南农信的创新制度,均直击要害、行之有效——

    “五交”机制:把贷款“审批权”交给农民、把贷款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把工资“发放权”交给信贷员、把贷款风险“防控权”交给信贷员、把贷款“管理权”交给电脑。把贷款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就是在小额贷款月息12‰的基础上,如果农民能在每月20日前按时还利息,农信社会将其中的3.9‰返还农民作为奖励,如果在当月20日后下月前还利息,奖励2.1‰,跨月还息没有奖励。还款信用越好,以后的贷款额度也逐步提高。

    五金制度:贷款诚信保证金、伤残互助金、贷款赔偿准备金、案防保证金、延期支付薪金,建立完善风控保障机制,贷款赔偿准备金即信贷员交纳一定的保证金,确保对每笔贷款跟踪管理,贷款收不回保证金拿不到,还要赔偿。案防保证金,如果相关人员5年内没有犯案,可以足额提取,如果5年内触及红线,保证金分文不得。

    稽核审计五个全覆盖:市县兼职稽核员监测“九种人”全覆盖;整体替岗快速排查营业网点三年内全覆盖;基层网点“鱼咬尾”形式岗位替换三年内全覆盖;小额信贷分支经理及以上核心管理层核查两年内全覆盖;业务条线稽核监测全覆盖。

    除了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更是海南农信社的生命线。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人津津乐道,2007年,在海南农信社网点使用存折,设备十分钟后才有反应。农信社紧抓问题“牛鼻子”,高薪引进拔尖科技人才。仅仅两年以后的2009年6月,海南农信社综合业务系统上线。依靠此系统,海南农信社在全国农信社第一家完成IC卡系统和APP手机上线,“抢”到多家大银行都想争吃的一块大蛋糕——社保卡发行。推出全国第一张加载金融功能的RCC手机支付卡,并首创ATM机扫码取款,首创ATM机防范出钞口粘贴技术。搭建起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为代表的互联网服务平台,打通线上线下的一小通循环贷、福贷、惠农贷、社保贷等产品和线上医疗移动端“掌上健康”。如今,电子渠道业务替代率高达80%……

    随着日益发展壮大,海南农信社已经把服务延展到城市,带给中小企业。随着海口农商银行等相继组建,海南农信社树立起规范、成熟商业银行形象。农信社的小微企业贷款总量稳步攀升,目前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99.02亿元,占海南省辖内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245.59亿元的24%。2014年,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股份有限公司获准登陆“新三板”,成为全国第一家在新三板吃螃蟹的农村信用社。

[责任编辑: 易洁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463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