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临高语族群文化|鱼满舱来歌满港

2017-07-24 14:59   来源: 海南日报


舞台上的临高哩哩美风情。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临高渔歌“哩哩美”是文化之音,赋予一定的物象代表。有关国内权威专家在考察“哩哩美”之后,认为其文化格调蕴含着人们的生命依存方式,为民间性情之响,天地间自然之歌,其演唱内容有爱亦有恨,有苦亦有乐,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真情实感的流露

    在临高新盈地区,流行一句话:世有伪诗文,但无假渔歌。渔歌“哩哩美”多是渔翁渔妇偶感于大海景色、世风民俗,情有所感,欲有所述,心中有了感受,便发而为歌,故“哩哩美”不屑于假。没有假,便是情真意挚的流露。

    “哩哩美”之所以让人们喜闻乐见,除了它的优美旋律吸引人,更为重要的是它丰富多彩的内涵,既有生态式的自然性,又有包罗万象的社会性,让人雅俗共赏。

    爱情产生“哩哩美”。人们在爱情婚恋中,或在古代反抗封建婚姻,或是海边少女追求的美好爱情,所演唱的“哩哩美”,都有向往幸福、佳期如梦的追求。

    劳动产生“哩哩美”。劳动喊出的号子,尤其是表现渔民在大海中与大风大浪搏斗而呼喊吆喝出来的号子,此时的“哩哩美”,具有一种如鼓如奏的雄风与力量;而岸上的渔妇们,在织网或贩运鱼货之余对唱的“哩哩美”,就具有一种柔情似水的旋律。

    生活产生“哩哩美”。“哩哩美”的歌词来自似水似火的生活,其演唱内容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传达着对喜怒哀乐的追述,暗示着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至于什么可以入歌,什么不应该入歌,“哩哩美”没有严格的要求,但比较注重体现真、善、美,反对假、丑、恶倾向的表达,很少有空话、套话的唱词,也较少出现低俗的内容。

    大海拥抱着新盈港,其歌词内容也跟大海有紧密关系。张网打鱼,修船补网,长者寿宴,弄瓦弄玉,鲤跳龙门,入住新居,开张大吉,洞房花烛,金榜题名,久旱甘雨,他乡故知,彩线珍珠,都能引起“哩哩美”渔歌手的技痒,使之成为演唱的内容。甚至于,坐贾经商,出海祭神,唱渔歌以讨吉利;讽刺劝喻,对骂丑恶,唱渔歌以解心头怨气,等等,也可成为“哩哩美”的演唱内容。

    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人们开始讲究过休闲的生活,追求新的生活方式,于是,休渔期间,他们也懂得结伴郊游,寄情山水树木,田野风光,民俗风情,琴棋书画,时尚文化,均可采锦摄翠入歌来。

    爱恨情仇的灵性与张力

    可以说,几乎每一首“哩哩美”渔歌都显示一种灵性,都有一个故事,都在诉说对美好生活的感悟与追求。“哩哩美”的音乐结构比较简单,多为缓慢、拖腔。它没有华贵典雅般,但也绝非低下、庸俗,它能给人一种酣畅淋漓、健康向上之感。其表现在唱词方面的“比”“兴”上就比较讲究。如男女双方对唱时,女的“起”一句,男的能“承”;男的“问”一句,女的能“答”;女的问有情,男的说有景;男的情怀有感,女的心情有悟,表达了“情于好,精于景,成于悟”的意境。这就是“哩哩美”灵性与张力的要义所在。

    渔民从嗓门里喊出的“哩哩美”“拉纤歌”看似简单,只有几个句式,但能从中看到渔民搏击风浪的勇气和对生活充满的坚定信心——

    男的唱:

    “我拉纤呀!纤拉船呀!船打鱼呀!

    哥哥我海上拉纤,妹妹你岸上悬壶。

    哥哥我臂膀硬来拉纤呀,妹妹胸脯厚是温馨港湾!

    鱼满舱来歌满港,哥妹对唱眼对眼!”

    女的唱:

    “呼风唤雨哥有劲,捕鱼丰收船帆归。

    哥若有心来唱歌,眼望着眼妹领会。

    香水香皂齐全备,新衣有穿我更美。

    哥若有心娶妹妹,兄妹相好成双对。”

    从歌词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女子渴望、等待的双眼。男人出海打鱼许久,家中女子盼望恋人能够早日归来,那种离愁别绪,十分浓郁地反映在渔歌里。

    渔歌“哩哩美”的魅力,远远不止这些。

    新盈是一个饱受海洋文化和传统文化浸润的古镇,出过许多名人。因此,“哩哩美”具有独特的历史感和人文感。有人说,新盈男人是蜜糖做的,带有甜味儿。因为渔民大多出海打鱼,或外出闯世界,与人打交道较多,人脉交际广,说话比较圆润;又有人说,新盈女人是咸水泡的,这个“咸”并非是过了盐的咸鱼,不新鲜,而是受渔区的开放观念影响,很少有保守的成分。

    新盈渔家女走南闯北,其闯世界、闯市场的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一般不将深沉的情感埋藏在心里,而是善于施展女性的魅力。既有些大大咧咧,又不乏矜持含蓄。她们走到哪就把“哩哩美”唱到哪,因此新盈女子中出类拔萃的渔歌手比较多。即使是守家的渔妇,或在岸上走动进行鱼货贸易,尽管忙碌,她们只要凑在一起,就会对唱几句渔歌“哩哩美”。

    当地文化人说,“哩哩美”虽大多表达爱恨情仇,但也要看是在什么样的情景下吟唱。它注重浓郁的心境,强调境由心造的情景。它歌唱大自然,特别强调天人合一的环境,强调超越。它演唱社会生活,就显得柔和。别看渔民是蜜糖做的,从他们嘴里发出来的吆喝声、呼喊声伴唱的“哩哩美”,就有一种彪悍的雄风。别看新盈女是用咸水泡的,唱出的“哩哩美”却显得柔情似水。

    “哩哩美”是从内心流泻而出,为自己情感抒发而作,和自己及大自然对话。“哩哩美”演唱引向社会,也是别具一格,对外显现一种勇气与包容,对不良的社会问题,特别强调谴责、抨击;对亲人劝和教谕时,就显得情意绵绵;恋人的对唱,歌声显得多么亲切,温婉抒情;朋友的对唱,传达出和谐的不隔膜美。听母亲与打鱼的儿子对唱,感到了一种牵挂。听稚嫩的童声对唱,就像放飞着童心的期盼。听海边的少女对唱,就像开启了一坛醇香的地瓜酒。最有趣的是听闹洞房时的对唱,一边是矜持少女,一边是粗犷男子,不管是对歌输了还是赢了,男子都会自罚三杯,手舞足蹈乐悠悠。少女又接着大声喊:“还没有对上,再来一首。”

    不管是吟咏也好,讥讽也好,都是你有情,我有景,你有感,我有悟,十分贴切,有磁性,现场感很强,给人以一种超尘拔俗的感觉。

    “哩哩美”之所以耐人寻味,妙趣无穷,就在于它发端于“情”,绵延于“爱”,穿插于“德”,终结于“恨”,通篇都是一个“情”字在贯穿,采用时间、理念、俗语、赞美、祈祷、求财、讥讽等来演唱。对“饿”与“情”、“义”与“情”,“勇”与“情”,“财”与“情”、“忍”与“情”、“诚”与“情”,“文”与“情”、“智”与“情”,等等,都很看重。

    新中国成立前,“哩哩美”内容最多的是两个字:“饿”与“情”。男人摇着小舢板出海捕鱼,这是为解决全家人饥饿问题,不顾在海上劳累和生命危险,是一个“情”字牵着。女人盼望男人能打更多鱼,又能安全归来,整日牵肠挂肚,唱渔歌以祈祷,也是一个“情”字牵着。

    改革开放以来,当地渔业生产迅猛发展,“哩哩美”唱词又更多的体现“勇”与“情”内容。“勇”字有与天斗、与陋俗斗,与传统习惯斗等。发展到渔业股份年代,渔民与风浪斗,与风险斗,这时候的“哩哩美”就充分体现现代信息内容,由“勇”与“情”又转换为“合”与“情”等内涵。

    走进新盈赶上春

    记者去采风前,原以为“哩哩美”作为一种民歌,受当下多元文化冲击,可能喜欢演唱的人不太多了,但结果却令人感到意外:“哩哩美”依然十分流行,渔民、渔妇、老人、小孩、学生等对演唱“哩哩美”都怀着一种热烈的情感。

    这里又有了渔歌荡漾,是最近几年的事。2000年以来,临高县连续举办了几次文化节,为“哩哩美”的传承与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原临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邓天庆退居二线后,在新盈地区组织一个“哩哩美”研究协会,到目前为止共创作了四本有关“哩哩美”的书,还收集、整理、编写了几百首“哩哩美”渔歌,准备结集出版。

    临高县先后涌现出30多名“哩哩美”渔歌手,歌手的文化层次大都比以前较高。其中,戴志勇以其浑厚、洪亮、抒情的格调,先后几次获得临高县及海南省民歌赛一、二等奖,并荣获临高县擂台赛“歌王”称号;戴慧仙则以其甜美、圆润的歌声获得临高地区擂台赛“歌后”称号。

    更令人欣喜的是,渔歌手的不断涌现,也提高了渔歌的品味,演唱内容较好地融入现代音乐元素与新的生活品质,摒弃低俗、不健康的内容,韵律上也克服了过去比较低沉、缓慢的格调,显得欢快、活泼、抒情,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记者 符耀彩)

[责任编辑 龚柳菀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368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