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哥哥20余年坚持照顾卧病母亲和残疾弟弟

2017-07-08 11:29   来源: 海南特区报


郑明声给弟弟按摩


郑明声的妻子给婆婆盖被

    原题:20余年的坚守 从黑发到“白头” 海口西秀镇郑明声精心照顾久卧病床的年迈母亲和脑瘫弟弟,感动邻里乡亲

  花甲之年,本应是儿孙绕膝乐享天伦的年龄,但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龙头上村的郑明声,肩上挑着照顾亲人的担子,不曾卸下一刻。

  郑明声弟弟7岁时因患脑膜炎导致精神和肢体多重残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直由母亲照顾。20多年前,母亲体弱年迈卧床不起,郑明声在兄弟几人中扛起了照顾母亲和弟弟的重担。

  20多年的时间里,郑明声从父亲变成了外公,但是儿子和兄长的责任从未改变。20多年来,郑明声用行动诠释了兄弟之情和尽孝之道。

  母亲弟弟卧床多年 61岁的他每天往返十多次照顾

  郑明声今年已经61岁了,不仅是5个孩子的父亲,还有了外孙。他跟妻子两人在龙头上村开了一间小卖店,这也成为了夫妻二人的主要经济来源,“母亲和弟弟身边离不了人,也没法出去干工。”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昨日临近中午,记者跟随郑明声来到了母亲和弟弟的住处,这是一间不到10平米的房子,堆满了杂物。说是房子,它更像一间仓库。

  郑明声的母亲和弟弟分别躺在依靠在两个墙角的木板上,母亲和弟弟都蜷缩在床上,瘦得只剩下一身干巴巴的骨头。见哥哥进来,弟弟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郑明声懂他的意思,“他是想让我帮他翻个身。”郑明声坐在床板上,帮弟弟翻了个身,顺便给他做了个按摩。

  母亲躺在床板上双目紧闭,似乎是睡着了,郑明声过去轻轻推了推,想问母亲要不要吃饭,见母亲没有反应,郑明声也就不再打扰。

  郑明声的家距离母亲和弟弟的住处仅有几百米的距离,“两点一线”的路程,郑明声每天要往返十几次。“两个人都不能动,无论是吃饭喝水还是上厕所盖被子都要有人帮忙。”为了能够及时赶过来,郑明声给弟弟买了一部电话,接到弟弟的电话,无论刮风下雨黑天白昼,郑明声马上就会赶到。

  郑明声告诉记者,早年几兄弟生活在一起,可以帮助照顾弟弟,后来几个兄弟都娶妻生子离开了家,就剩母亲一人照顾脑瘫弟弟。随着母亲逐年老去,身体开始出现各种病痛,不仅无法照顾弟弟,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自理。

  一言一行感动邻里乡亲

  “照顾亲人是天经地义的事”

  20多年不辞辛苦照顾母亲和弟弟,这件事情在整个村子里家喻户晓。村民无不对郑明声竖起大拇指,“久病床前无孝子,像郑明声夫妻这样的,没有人能够做到。”一名村民说。

  对于村民们的赞赏,郑明声不以为然,他甚至没有20年这个概念,“父母老了,儿女照顾,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郑明声说。

  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照顾母亲和弟弟这件事情上,郑明声妻子的态度也跟郑明声完全一致,不仅全力支持,而且有时候郑明声没时间,妻子也会独自一人来给小叔子和婆婆擦身按摩,“主要是被他的孝心感动了吧。”郑明声妻子说。

  “这20多年来,从没有想过放弃,一个是生我的母亲,一个是同胞的弟弟,我们血浓于水,再难再累,我必须扛住,感谢妻子这些年来对我的理解,她和我一起照顾母亲那么多年,没有任何怨言。”郑明声眼眶湿润。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郑明声的母亲共有6个孩子,五男一女,郑明声排行老二,瘫痪的弟弟是5个兄弟中最小的。谈及自己的兄弟们,郑明声低头叹了口气,“老大和老三几乎不来看望母亲,我们现在也很少联系,没有以前那样亲了。”郑明声说。

  值得欣慰的是,在照顾母亲和弟弟上面,郑明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为了减轻他的负担,四弟和四弟媳也经常过来帮忙,两家人形成了“轮班制”,每家人照顾母亲和弟弟一天,已经出嫁的妹妹也会抽空回来看望母亲。

  母亲弟弟居无定所

  “想盖间房,让他们有个安身之处”

  在外人看来,弟弟和母亲最需要的是照顾和陪伴,但是郑明声说,其实现在更应该解决的是母亲和弟弟的安身问题。

  郑明声告诉记者,现在母亲和弟弟住的房子是多户人的祖宗屋,并非他们自己所有,按照当地的习惯,一般有婚丧嫁娶之事,都要来祖宗屋举行一些仪式,而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和弟弟就必须要搬出去。

  祖宗屋旁有一间小屋子,这是郑明声母亲的家,屋子很小,由于许久无人居住,里面已经落灰结网,屋顶的瓦块和木头腐蚀得厉害,“之前就是住在这里,但是条件太差了,每到下雨天屋里都是积水。”考虑到安全因素,并征求了各个户主的同意之后,郑明声把母亲和弟弟搬进了祖宗屋。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给母亲和弟弟盖一间房子,让他们有一个安身之处,不想让他们再受这样的苦了。”或许是觉得这个愿望很遥远,郑明生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记者 张野 实习生 林书源))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286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