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大班额”瘦身如何破局?

2017-06-02 14:48   来源: 海南日报
摄影大赛

    在海口市英才小学,大班额的学生在上课。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我省大班额班级占教学班总数的13.03%,超大班额班级占教学班总数的5%。省政府办公厅作出专项规划破局——

    原题:瘦身大班额

  5月16日,省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了《海南省消除义务教育学校大班额专项规划2017-2020年)》(下称《专项规划》),决定到2018年年底前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年底前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文件明确:各县(市、区)从2017年秋季学期起不得新增大班额和超大班额。

  每到秋季入学前,叶丽敏的心口总像压着一块石头。

  她是海口市琼山第五小学校长,学校所属的片区里,新建的楼盘越来越多。这意味着,需要在他们学校就读的孩子越来越多,而学校改扩建的速度远远追不上入学孩子数量的增长速度。

  “好几次,孩子被父母带着找到我,刚叫了一声‘校长’就放声大哭。”可她有什么办法呢?

  琼山五小的平均班额超过60人,最大班额的班级甚至达到80人,远远超过国家规定的45人标准,实在“塞”不进来了!

  近年来,我省大班额现象因何愈演愈烈,它又给教育工作带来了哪些困扰?5月,省政府办公厅出台《海南省消除义务教育学校大班额专项规划2017-2020年)》,要求到2020年年底前基本消除大班额。记者近日走访了相关厅局和学校,探究我省决心解决大班额问题背后的原因以及有哪些实在举措。

  50人的教室塞了近百名学生

  城镇化率不断提高,大班额现象无法自然消解甚至愈演愈烈

  “家长们真是费尽心思,不惜代价。”叶丽敏举例,有的家长,为把孩子送进他们学校提前两年就在片区内租赁或购买所谓的“学区房”,直言“虽然买了也不住,但这100多万元花得值”;有的家长,四处托关系、走后门,发现这些路子走不通时,还拉着孩子找到学校求情,说着说着就潸然泪下。

  其实,琼山五小在2003年成立之初,还因为入学人数太少,一度出现了小班额现象。可就这十余年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中心城区范围不断扩大,该校一年比一年抢手,就连片区之外、附近乡镇的居民都想把孩子往这里送。

  可怜天下父母心,叶丽敏又于心何忍?可近几年,招生片区内新的楼盘不断增加,仅要满足片区内孩子的学位需求就已经捉襟见肘。

  原以为海口的大班额问题最为突出,儋州市那大镇中心学校校长何浩却透露,该校还曾经存在用超大班额都不足以形容的班级——本来只能容纳50人的教室里,黑压压地“塞”了近百名学生,课桌和课桌之间挤得只留下一条缝儿。

  这两所学校是个例吗?根据省教育厅调查统计,截至去年底,我省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1903所,56人以上的大班额班级共3473个,占教学班总数的13.03%;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班级共1328个,占教学班总数的5%。全省26个县(市、区)中除三沙市、三亚市崖州区、洋浦经济开发区外,其余的23个县均存在大班额现象。

  大班额现象无法自然消解甚至愈演愈烈,与我省城镇化率不断提高有直接关系。记者从省教育厅了解到,从2010年至2016年,我省常住人口由868.55万人增加至917.13万人,年均增加8.09万人。按照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占总人口的12%测算,我省每年新增学生能达到约9700人。

  在此情况下,由于优质教育资源不均衡等问题,新增入学人口又主要集中在城镇地区。并且,这样的不均衡不仅仅体现于城乡之间,也体现于市县之间,体现于学校之间。

  教室、操场、器材、教师,通通不够用

  办公室腾出来作教室,老师在活动板房办公;课间操一开始“转体运动”,学生小手就噼里啪啦打成一片

  “绞尽了脑汁,省出屋子作教室。”为减小班额,海口市琼山第四小学校长云文龙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几间功能室改成教室,由此分流出几个班级,两间电脑教室裁一间,大间书法室隔成两个半间……

  尽管如此,每间教室还是人满为患。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情况还不算最糟糕:听说有的学校办公室都腾出来了,教师只好在活动板房里办公。

  “班额过大,我们办学成本增加好多。”何浩介绍:教育部规定,一类小学人均藏书30册、二类小学人均藏书15册,可许多大班额现象突出的学校,人均藏书还不到5册,这就要求学校增加藏书量甚至扩建图书室。同样不够用的,还有计算机、体育器材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学质量。

  学生多了,学校用地面积也明显不足。海口市英才小学学生林彦余形容:做课间操时,只要一开始“转体运动”,小手就噼里啪啦打成一片。

  “带大班额班级,老师的压力很大。你想,批改45本作业和批改60本作业,工作量能一样吗?”英才小学教师钟丽文每次批改作文,都想叫学生到跟前指导,“‘面批’作业效果最好,可一想到后面还有几十篇作文等着我,就不敢耽误这个时间。”

  “老师们不是吃不了苦,只是人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一节课的时间就那么长,再善于互动的老师也关注不到几个学生。”英才小学校长谢立可接过话头,有的孩子长期得不到关注,还可能出现走神、厌学等消极表现,等班主任发现这些苗头的时候,很可能已经错过最佳矫正时期。

  政府分解任务,部分市县作出探索

  4年间拟新建义务教育学校63所,新增学位16.8万个。未来,一定规模的房地产项目,须规划学校建设用地

  城镇化率不断提高是必然趋势,优质教育资源均等化非朝夕之功,但大班额现象催生的矛盾已经凸显。

  5月16日,省政府办公厅作出专项规划,要求到2018年底前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底前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省政府制定了工作任务年度分解表,拟在2017年-2020年间,全省共新建义务教育学校63所,改扩建250所,新增教学班3859个,新增学位16.8万个。

  这些任务并非只靠教育部门一家努力可以实现。科学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规模,确保城镇义务教育学校建设用地;提升薄弱学校和乡村教育质量,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在家门口上好学;综合考虑全面两孩政策、国际旅游岛建设、12个重点产业等带动人口迁移流动等因素,建立人口大数据资源体系和常态化的人口预测预报预警机制,定期发布人口预测报告,科学规划学校布局,合理配置教育资源……

  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教育、编办、发改、财政、住建、国土、公安、人社、民政等多个部门,可谓千头万绪。

  可喜的是,当前,部分市县已先行一步作出了一些探索。

  何浩介绍,儋州已经形成学生就近入学与办学效益相统一的学校布局结构,并确保每所学校办学条件都能达到省定办学基本标准。他特别提到,儋州全面规范了中小学办学行为,严禁各校接受“条子生”。起初,这样的强硬态度得不到群众理解,有的家长甚至怀有怨言、上门闹事,学校是一边严守红线不退步,一边积极通过媒体、居委会等渠道进行宣传教育,争取了家长的理解。

  海口市龙华区教育局则是一方面明确从今年秋季起不再新增大班额班级,一方面抓住棚户区改造等契机,合理调整学校布局。该教育局基教科负责人举例,2017年,龙华区有12所学校将通过新建、改建、扩建等方式扩大学位供给。正在进行棚户区改造的博义、盐灶、八灶片区,坡博、坡巷片区,面前坡片区等,也都拟预留相应的教育用地。

  省教育厅基教处负责人对这一做法表示认同,“省政府已经提出了破解大班额问题的治本之策。”他说,省长沈晓明在5月16日的省政府常务会议、5月22日的省政府专题会议上,专门对消除大班额现象作出了指示,要求有关部门要加快研究制定空间配套政策,创新和完善人才住房制度顶层设计事宜。

  会议还提出,省住建厅、省政府法制办等部门要会同省教育厅,加快研究制定我省加强新建住宅小区空间配套建设的具体意见,并以立法形式出台有关管控办法。“也就是说,当政策和法规出台后,达到一定规模的房地产项目,必须规划出学校建设用地。”该负责人认为,这一做法将能从源头上遏制大班额现象蔓延。

  他乡月更圆? 其实,家门口的学校也很好

  别再固执地抓着城镇学校不放,我省多措并举已令乡村学校办学质量稳步提升

  根据《专项规划》要求,各县(市、区)必须切实落实免试就近入学规定,全面实行阳光招生。对擅自招收的学生,不予办理学籍。

  不符合入学条件的孩子怎么办?省教育厅希望,这类孩子的父母别再固执地抓着城镇学校不放,回头看看家门口的学校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一方面,我省深入推进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3年多来投入专项资金30余亿元,令我省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办学条件得到明显改善。

  一方面,我省积极实施“一(市)县两校一园”优质教育资源引进工程,截至目前,全省18个市县已引进或正在洽谈的合作办学项目共计47个,北京大学附中等相继来琼办学的知名学校,在当地的示范引领效应日益明显。

  一方面,我省继续实施中小学“好校长、好教师”引进和培养工程,当前已经引进的208名中小学优秀校长和学科骨干教师,运用丰富的办学经验和先进的教育理念,切实提升了所在农村学校的办学质量。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部分乡村学校已经出现了学生“回流”现象——海口市琼山区的“城中村学校”攀丹小学通过抓改革、树特色,生源从改革前的200余人,到改革中的400余人,到改革后的800余人,几年间实现了几次翻番;儋州市那大镇白南小学通过不断抓教研、抓教学,生源从2013年的164人,2014年的173人,2015年的186人,跃升至2016年的218人……

  还有读者关心,已经在大班额班级就读的孩子怎么办?教育部门表示不能硬着头皮撑着,有的学校已经有了好的探索:

  钟丽文常常根据课程实际,将学生搭配分编为多个小组,让各个小组比学习、比纪律,自己则在各小组间巡回指导,或加入小组与学生一起讨论探究,“这种方式能为每一个学生提供大量的思考、表现的机会。”

  针对大班额班级教师负担重、压力大的情况,何浩建议,学校可以在提升教师教学能力的同时,注重培养教书育人情怀,增强教师责任感、使命感;同时将绩效考核、评奖推优等向大班额班级教师倾斜,增强他们的获得感、幸福感。(记者 陈蔚林)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076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