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吴腾飞:做一颗永远上膛的子弹

2017-05-25 15:42   来源: 新华网海南频道
摄影大赛

    武警海南省海南总队一支队特勤中队中队长吴腾飞,黑黝黝,一米八,脑袋里装的全是打仗的事。

    当中队长3年,吴腾飞不仅荣立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带出了1个一等功,2个二等功,36个三等功荣立者,40余名官兵在各级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18名官兵退伍后被公安特警录取。

    吴腾飞(左三)和特战队员。新华网发(杨瑞明 摄)

    “训练不玩命,打仗就丢命”

    射击训练对于每天和枪形影不离的特战队员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但到了吴腾飞这儿,事情变得没那么简单——“每次练据枪瞄准,从不用时间衡量,我们的标准是据到手支撑不住枪自然掉落。”士官周耀武说道。

    “据枪前先进行半马步训练,一站就是2个小时,队长说根基不稳打枪不准!”士官柏剑铭说。

    练击发,吴腾飞带的兵每天要扣扳机训练3000次以上,不少人手指扣得抽了筋,他还给每个人的上铺床板贴张靶纸,要求就寝前紧盯靶心半小时。

    “我们已经打得很准了,为什么每天还要重复这么枯燥的训练?”一次,曾在全国射击比武中取得过前三名的特战队员吕周恩和任永飞表示不理解,向吴腾飞发出挑战。

    “好,我设情况,你们射击!只要你们五秒钟三发弹命中两发,我就降低训练强度。”独立房内,两名特战队员刚破门而入,就听到爆震弹爆炸的巨响,慌乱中瞄准击发,全部跑靶。第二次突入两人彻底傻了眼,5秒钟只找到一个靶。原来,剩下的两个靶被藏在轮胎墙夹缝里难以发现。第三次,进门的一瞬间,靶子直接砸到脸上,两人“阵亡”。

    “战场不是靶场,不树立实战化理念,所有的本领都是假把式!”事后,吴腾飞语重心长地说。

    “队长其实很好说话,但碰上打仗训练的事,跟谁都较劲!”

    今年年初,吴腾飞带队参加上级组织的反恐力量集训。当看到射击课目以环数作为评判标准时,他跟负责教学的训练处副处长较上了劲。“追求精度的竞技式射击不符合实战,‘绝对快相对准’的射击理念才是趋势,我们填满弹匣比一比,看10秒钟15发弹谁能上靶更多!”“啪啪啪……”不到10秒,吴腾飞击发完毕,上靶9发,而副处长打了个光头。

    因长期进行快速射击训练,中队的30把枪磨损出了故障。上级部门批评他使用管理不当,他说:“现在训练坏几条枪,为的是上了战场不丢命!”

    吴腾飞正在组织进行快速射击时的场景。新华网发(杨瑞明 摄)

    “脑袋不灵光,战场要挨枪”

    反恐战斗既是意志的对抗,更是智谋的比拼。一次演练,红方队员在丛林里发现了一个未熄灭的烟头。

    “狐狸也露出了尾巴,队长这次要栽了!”队员田添鸿欣喜地说道。顺着烟头的方向,他们侦察发现了丛林深处的一处独立民房,房屋窗口隐隐出现了蓝军的身影。

    “发现目标,准备战斗!”指挥员于胜达下达了突击命令。队员们破门而入,将屋内的两名蓝军制服。当他们正在审问俘虏剩余蓝军去向时,吴腾飞带领蓝军从四面八方鱼贯而入,将红军一举歼灭。后来才得知,烟头和被俘虏的蓝军都是吴腾飞诱敌的埋伏。

    “那我们到这栋两层民房,你们10个人一起上抓我一个人,任何人发现我就算你们赢,但要是被我手里的小石子砸到,就算牺牲!”看到队员们不服气,吴腾飞又向他们发起了挑战。

    10分钟后,特战队员们分三组信心满满地冲进民房,一组特战队员正对一楼的房间进行搜索时,3枚石子突然从天而降,一组牺牲。二组队员闻讯赶至,还没来得及进入房间,又被3枚石子打个正着。

    被“击毙”的特战队员王浩说,队长肯定耍赖,我们到房屋的出口守着,看他到底进来没有。

    剩下4名特战队员在二楼小心翼翼地搜索了一圈,却始终没有发现吴腾飞的踪迹。正当他们准备爬上天台搜索时,4枚石子将楼梯上的队员全部“击毙”。吴腾飞从楼道口走出,守在外面的特战队员惊叹不已。

    “实战中要比敌人更狡猾,没人会等着挨打!平时训练简单化、模式化,就得吃败仗!”数十次国内顶尖赛事的所见所感,让吴腾飞感到时不我待的本领恐慌。

    去年年底,中队在步枪快速精度射击考核中,取得了总评优秀的成绩。谈及此事,吴腾飞却皱着眉头说起了一场他亲身经历的战斗:一伙公安部A级通缉犯企图偷渡出境,官兵奉命抓捕。该团伙行踪诡秘,随时可能撤离。吴腾飞当机立断,决定伪装成修理工实施抓捕。

    “谁啊?”“你们卫生间漏水到我家了!”趁犯罪分子放松警惕,吴腾飞一脚将门踹开,几名特战队员迅速突入,将3名通缉犯成功制服。

    “当时他们要是有武器,以目前的射击速度,有可能就会出现伤亡。实战中哪怕快0.1秒,就会影响整个战局。”

    吴腾飞正在组织战术训练时的场景。新华网发(杨瑞明 摄)

    “本领无巅峰,挑战无极限”

    海南夏日,吴腾飞每天带着特战队员们穿上30斤重的装备进行10公里武装越野,他称之为耐热训练。

    “跑下来整个人都要融化了,防弹衣烫得厉害!”下士雷川说。跑完还不算完,吴腾飞到达终点后迅速走上射击地线。“一人3发弹,每跑靶1发加跑1公里!”

    “跑靶,加跑一公里!”下士张甫宁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跑了起来。“又跑靶一发,再加跑一公里!”张甫宁做梦也没想到队长会这么冷酷。

    排爆手施进伟备战比武。每次训练,吴腾飞都要求他穿上39斤重的排爆服先进行一个400米冲刺,然后才开始排除爆炸物。“冲刺完心脏和上战场跳得一样快!”汽车爆炸物搜索,训练大纲要求5分钟搜5个,到了吴腾飞这儿变成了8个。

    “他们恨你么?”“肯定会,但事后都觉得这么做是为他们好!”吴腾飞告诉记者。2011年,他带队参加武警部队特勤分队尖子比武,每天要负重30公斤徒步行军80公里,中间穿插40余项高强度训练,作业长达18个小时。由于天气炎热训练强度大,同组的特战队员吕学擂突发热射病昏迷,被送到医务组抢救。

    “队长,我能坚持,不要让我退出!”刚醒过来的吕学擂流着泪说道。为了吕学擂的身体,吴腾飞选择了放弃。看着他退出比赛绝望的眼神,吴腾飞心中更加笃信:唯有严格训练适应各种环境,才能保证在战场上不丢下任何一个兄弟。

    “有人说我冷血,有人埋怨我训练太严,我每次都会告诉他,战场上没人会同情弱者,能笑到最后的,总是那些咬牙坚持永不放弃的。”吴腾飞说。(杨瑞明 雷辙)

[责任编辑 纪惊鸿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1035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