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东寨港浅海捕捞绝活“入遗”

2017-04-24 11:16   来源: 海南日报


东寨港红树林中在作业的渔民。 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李兴丰在展示捕鱼常用的渔具——千秋网。 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一片大海,几多收获。海南岛的地理环境促成了这座岛屿拥有悠久的捕捞历史,靠海吃海的海南渔民千百年来不仅收获了大海的丰厚馈赠,也在长期的劳作中总结出了劳动方法。沿着海南岛的海岸线行走,不同地区的渔民依据着不同的地理特征、渔产资源特点等,“顺其自然”地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捕捞方法与捕捞工具。拖钓、潜钓、下氧、行盘……每一种捕捞技艺都体现着这一方水土上,渔民们的劳动智慧。

    今年3月,海南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公布,由海口市美兰区文体局申报的传统捕鱼技艺名列其中。这一捕捞技艺的入选,不仅让人们再次关注到海南的传统捕捞技艺及渔民生产,也丰富了我省与海洋相关的非遗项目。

    美兰区文体局所申报的这一传统捕鱼技艺,其项目主体主要是演丰镇多个渔村目前仍在采用的捕捞技艺,这一带渔民的捕鱼技艺有何特点?为何能够入选非遗?记者与这一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两位“新晋”传承人进行了一番交流。

    传统技艺承载悠悠历史

    演丰镇辖下的曲口、河港、山北、北港是以浅海捕捞和杂鱼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典型渔村。追溯这一带渔民的家族史,不少人家都是数百年前自福建来到此地定居。52岁的渔民李兴丰告诉记者,他家祖上就是在公元1605年,琼北大地震发生后,从福建迁移来此,定居在海岸边上。

    那一场大地震成为了演丰镇渔民提及家族史的必要时间节点。63岁的老渔民陈泽寿,其先辈们则是在地震前就已经迁至今天的演丰镇,“72个村庄一夜之间沉在海底,今天我们生活的北港村就是仅存的部分之一。”陈泽寿说。

    在福建就已经从事捕鱼行当的渔民先辈们,在向海南岛迁徙的过程中自然也不能忘记“吃饭的家伙”,根据李兴丰和陈泽寿的介绍,今天演丰镇渔民所使用的传统捕捞技艺,大部分都源自于福建,有一些技艺数百年来如数沿袭、从未改变;还有一些根据当地的特点,后人们进行了一定的创新。

    渔民们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捕鱼经验,不仅能准确预测潮水的涨落和海上气候的变化,而且还能根据季节、每月的节气、每天的时令以及鱼的生活习性,来确定与之相对应的捕鱼方式。

    在机械化捕捞日益盛行的今天,演丰镇渔民依旧使用着代代相传的传统捕捞技艺。传统捕鱼是以渔具与技艺相结合的浅海作业,渔具大多为各种渔网和渔笼。所有的渔网皆有浮标、主纲、网目、铅坠。传统捕鱼使用的渔网有火车网、排网、抛网、拉网、拦网、指网、罾网等。

    “流传了几百年的传统捕鱼,有着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每一项捕鱼技艺,都构成了当地别具特色的渔文化,承载着演丰沿海渔村发展演变的历史。”海口市美兰区文体局相关负责人说道。

    浅滩捕捞技艺 凝聚渔民智慧

    坐上小船,穿梭在东寨港红树林之中,海风习习。不比真正大海上的波涛汹涌,内港浅滩有着独属于它的平静。然而,表面风平浪静的红树林,泥滩下、溪流中却又隐匿着另一个“暗流涌动”的物种世界。

    绵延50公里的红树林地区曲折多弯,滩面缓平的浅海,水质清澈、纯净,拥有各种鱼类生长的有利条件,鱼类丰富且饵料繁多。优质条件的浅海海域为当地渔民创造了以海洋捕捞和海水养殖为主产业的充分条件。比起深海,这里更多的是小鱼小虾、贝类等渔产。

    像李兴丰一样,成长在此处的老渔民们从三四岁时就开始跟随着家人一起捕鱼,长年累月的劳动让他们不仅对此处地形、水流等各种自然因素了如指掌,也让他们熟练掌握了根据不同的潮流、深浅、捕捞对象而采用相应的捕捞技艺与工具。

    在红树林这种浅滩捕捞,渔民们一般会划着4至6米长的小船进入,最大的船也不足10米。

    “千秋网就是我们在红树林浅滩捕捞时常用的网,这个网很长,像喇叭一样,宽的一侧对着岸边。当海水退潮时,鱼、虾也会跟着退,这样一来就进入了千秋网,网的窄口一侧后面接一个网袋,鱼、虾、贝就直接进袋子了。”李兴丰介绍,这个网一般要在退潮前支好,常常是在晚上使用。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刮大风了,鱼和虾跟着潮水被刮得‘头昏脑涨’找不到路时,我们也会支上千秋网,封住它们的‘退路’。”陈泽寿补充道。

    两位老渔民说,因为大海里水深且水急,所以千秋网这种狭长的网是不可用于深海捕捞的。

    除了千秋网这样的浅滩捕捞“专属”,渔民们还会使用火车网、排网等。火车网顾名思义就是一节一节犹如火车,这节节网格便是为了层层困住鱼虾。

    传统技艺不能成“记忆”

    于李兴丰、陈泽寿这些老渔民而言,成为了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传统捕鱼技艺,更是他们一辈子的“吃饭”手艺。在机械化作业如此盛行的今天,这门手艺除了为渔民和当地创造了经济价值的同时,附和在它之上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等都不容忽视。

    “捕捞是沿海渔民的一种主要生活方式,我省在10多年的非遗保护工作中在这方面挖掘得还不够。”省文体厅社会文化处从事非遗工作的调研员刘实葵说:“美兰区申报的这一传统捕鱼技艺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是当地渔民一直循蹈祖辈的生存之道。这一传统技艺目前面临着被现代化作业工具替代的局面,能入选第五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正是为了未来能够更加全面地将其保护起来,同时我们也将继续挖掘深海捕捞方面的技艺。”

    在第五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申报书中,美兰区文体局也为这项传统技艺制定了保护措施规划,包括给予适当经费补贴、鼓励传承人带徒学艺;举办传统捕鱼技艺培训、讲座等活动以及举办渔业相关研讨会等。

    传统技艺,是群体记忆的凝聚,更是地域文化的体现。作为海洋大省,我省在海洋文化方面的挖掘、整理与保护工作正在不断深入。(记者尤梦瑜 实习生林敏)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0863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