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瞭望》新闻周刊:严防“红顶中介”死灰复燃

2017-04-16 16:49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中国网事

    今年2月,媒体曝光国务院取消的职业资格认定在海口“复活”。2016年9月以来,海口市住建局下发红头文件要求市内的装修从业人员,必须在一个名为“海口市室内装饰装修协会”的机构办理诚信档案。该机构涉嫌将国务院早已废除的“装饰项目经理”和“室内设计师”等多个职业资格认证与诚信档案捆绑,要求行业从业人员在协会缴费培训引发社会质疑。

    海南省政府对事件做出回应,要求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严肃查处和问责。同时,海南全面开展简政放权清理事项大检查,并要求各级各部门充分吸取此次事件教训,坚决防止类似问题发生。

    这个“海口市室内装饰装修协会”,便是我们常说的“红顶中介”。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正中曾列举“红顶中介”的三种主要类型:一类是指由政府转型过来具有审批权的组织,这些组织过去是政府部门,后来变成了协会;一类是捆绑在政府主管部门的协会,主管部门有一部分职能隐藏或者直接委派给这类协会;还有一类机构是政府主管部门领导退休下来以后在里面任职。

    十八大以来,简政放权力度加大,一批审批事项被取消或下放。但有些部门却动起“歪脑筋”,通过“红顶中介”,以形形色色的手续、关卡、资质、认证等,截留简政放权释放给社会的红利。

    彻底割除“红顶中介”这颗毒瘤,中央已经三令五申,各行业各地也在克难攻坚。但为何仍有“红顶中介”死灰复燃?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在海南、安徽、福建等地采访发现,一方面,对于自己主管的行业协会商会,有些政府部门不想脱钩、不愿脱钩,因为这些协会承担着一定的行政职能,或是政府部门的“腿和脚”,砍掉后政府部门的作用就会受影响。

    另一方面,对一些中介机构而言,戴上政府部门的“红顶”就能“旱涝保收”。查得再严,也想方设法另设名目来依附上政府权力“靠山”。

    “红顶中介”的存在,大大增加了企业负担,让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在基层的实际效果大打折扣,让简政放权在一些地方陷入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正因看到了“红顶中介”的严重危害性,在今年开年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特别强调,“一定要下决心清理不规范的中介服务,特别要坚决整治‘红顶中介’。”

    摘掉中介的“红顶”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一些地区看到,整治“红顶中介”,各地成效初显。

    在海南,“整治‘红顶中介’,打出了‘组合拳’”,海南省政府服务中心综合处副调研员雷志伟告诉记者,2015年3月,海南启动全省中介机构和中介审批服务清理工作,2015年6月5日海南省政府印发《关于省级行政审批中介机构脱钩和取消指定中介机构服务的决定》,决定32个中介机构与省级主管部门脱钩,取消35项中介服务指定,对15项中介服务事项增加授权委托机构,取消设定或者指定的中介服务项目及收费180项。

    2016年,海南又开展第二轮清理,再取消一批中介服务,动态管理中介服务事项清单,建立中介服务机构清单。

    2017年1月,海南省人民政府再发布《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清理规范127项省级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及公布省级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清单目录的通知》,决定清理规范127项省级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并公布省级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清单目录。

    雷志伟说,此次清理规范的省级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包括政府投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制、旅行社设立审批申请人验资、演出经纪机构资信证明、医疗机构执业登记申请人验资证明、房地产开发企业审计报告编制等,涉及省发改委、省旅游委、省工信厅、省教育厅等近20个部门。

    在安徽,清理整顿“红顶中介”主要是从贯彻落实中办国办关于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的通知开始的。2015年7月,中办国办的上述文件下发后,安徽省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并出台了实施方案。2016年5月,国家批复了安徽省全省性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第一批试点工作方案,将省本级49家、市级480家行业协会商会纳入脱钩任务。目前,第一批脱钩已经完成,49家行业协会商会已全部完成了机构和职能分离,实现了脱钩目标。

    负责行业协会商会脱钩事宜的安徽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工作人员夏云波介绍,通过实施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的脱钩,基本实现了“政社分开”,从根本上阻断了部分“二政府”、“红顶中介”性质的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之间的利益链条;进一步完善了行业协会商会的培育发展机制,使行业协会商会从政府行政部门脱离出来,自我管理、自我运作,增强自主性、自律性。

    改革暴露新问题

    在整治“红顶中介”的过程中,各地也碰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

    其一,部分行业协会商会与主管部门脱钩后,对自身存在困难的认识和准备不足,自身发展能力有限,作用发挥不明显。

    其二,一些行业管理部门对“脱钩”存在两个思想极端:一方面,一些政府部门有“甩包袱”、撂挑子的思想,在履行行业监管职责方面有一定的畏难情绪。

    夏云波说,目前安徽省首批试点结束后,今年准备再脱钩100家行业协会商会。在上报名单中,有的部门一次性把部门的所有协会都报上来要求脱钩,原本应尽的业务管理责任也不想承担了。有的部门在上报名单后,尽管还未批复,但协会的年审、管理一概不问,导致协会处于非法生存、管理真空的状态。这种甩包袱、撂挑子的做法,不仅不利于协会发展,也不利于行业管理。

    另一方面,还有一些政府部门对于主管的行业协会,不想脱钩不愿脱钩。

    其三,一些行业协会商会,行政色彩依然浓厚。福建旅游商品同业协会原临时法人兼秘书长江涌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行业协会商会的定位,不是管理企业,而应该是服务企业。但在一些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是退下来的官员,搞的还是行政管理的模式。有企业反映说,一些行业协会商会,还在搞不听话就卡你,不买账就刁难你的一套手段。“还有一些协会负责人的心态也有问题。一次参加一个博览会,一位退下来的曾在政府部门任职的会长,看到没有车子来接,脸一下子就拉长了。”

    福州市委编办体制改革处处长常海说,还有一些社会组织的内部管理仍不规范,有些章程仅供挂在墙上。内部运转的规范性、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意识,都有待提高。

    针对问题查漏补缺

    针对暴露出的问题,受访相关人士也提出了一些意见建议。

    常海认为,首先必须明确,行业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是市场中的一员,必须和行政机关剥离开,不能带上行政色彩,也不可成为政府机构的影子和附庸。

    雷志伟建议,进一步提高中介机构的规范公开透明度。“例如,海南的市场小,竞争不够充分。在有的领域,海南只有3家中介机构。如果这3家达成‘共识’,便可以排斥外地想进来的中介机构。再加上一些审批部门组织专家评估评审,这些专家可能就在本地中介机构任职。如果没有具体、规范、透明的评审标准,就很难实现公平。”雷志伟说,所以应出台相关办法,要求各行各业针对中介服务事项出台规范文本,给所有中介机构公平的机会。政府买单的要进行招投标,公平竞争。

    此外,多位受访者提出,应对中介机构应进行全流程的监管。

    “例如,中介机构涉及的评估评审多,但多长时间必须做完,目前各行各业没有规范。下一步,各行各业应建立规范的范本,明确不同的评估评审应多长时间做完。唯有如此,才能提高效率。”雷志伟说,中介机构纳入全流程监管后,企业申请人还可以对其服务进行评价,做得好的点赞,做得不好的差评,倒逼中介机构规范化发展。

    夏云波也认为,必须强化监管,重点在于加强对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资金和活动的监管。同时强化社会监督,防止出现管理真空和监管不到位。

    夏云波说,有政府背景的协会商会与政府部门脱钩后处于“阵痛期”。因为失去经济依赖和发展环境,生存出现困难,这也在倒逼协会转型发展。事实上,这些协会商会也是社会组织的重要力量。建议脱钩后,政府加大向专业技术力量丰富的行业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购买技术服务的力度。这样一方面可以为协会发展提供必要的项目资金支持,另一方面也可有效解决民政等政府相关部门缺乏技术力量等问题。同时,研究制定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后人才队伍配置政策,加强对工作人员业务能力和工作理念的培养。(记者 王晖余 杨玉华 沈汝发)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0819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