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花卉引种故事

2017-02-27 11:24   来源: 海南日报

    菊花最晚在北宋时已引种海南。图为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花卉中心引种的地被菊。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五唇兰


海南热带植物园的香草兰。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海南作为热带岛屿省份,又地处雨量充沛的南海中,热带雨林发育极为茂盛,因此万物生长,各类花卉资源丰富。那么,到底海南有多少花卉资源呢?其中,多少是本地土生土长,多少是北花南移,多少是外花归化的呢?

    让我们把时光推移到30年前,首任海南热带植物园负责人丁慎言教授当时率领一支考察队,花了3年时间,考察了全海南岛17个县市的花卉资源,共搜集花卉种质资源859种,其中包括野生种406种,栽培种和引进种453种,隶属97科,590属;其中海南特有种47种。到了2000年,海南大学农学院副教授王英等人在研究了海南的花卉种质资源的现状后,认为海南的花卉品种,不管是乔木类、灌木类、藤本还是草本,都有从国内引种和国外引种的两大类。从国内引种的花卉包括洋荆、荷花玉兰、火焰树等乔木,扶桑、茉莉花、三角梅、山茶花等灌木,鸡蛋果、金银花、牵牛花等藤本,仙客来、瓜叶菊、风信子、郁金香等草本。从国外引种的花卉包括印度紫檀、雨树、凤凰木等乔木,美蕊花、洋金凤、黄花槐等灌木,热带兰、非洲菊等草本。

    这么多引种的外来花卉,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来到海南,其间又发生了多少不广为人知的故事呢?

    北花南引:

    苏东坡两开“重九菊花会”

    在海南的花卉引种队伍中,国内引种即“北花南引”是主力军。

    1993年10月,海南林科所研究人员尤甫逸等人,为了拓展海南的花卉资源、寻找适合海南种植的北方花卉,先后从南京、河南拓城县、林州市和广州购进了五大类种子和苗木,共计78种。经过1年栽培,栽培最为成功和经济效益最好的是菊花中的宁波黄等6个品种。

    这只是上千年来,菊花引种至海南的一个小章节。

    “海南在远古时代是没有菊花的。”中国林科院副研究员杨文华研究菊花多年,据她介绍,我国栽培菊花历史已有3000多年。具体菊花是什么时候传入海南的,她也不是太清楚。但可确定的是,到北宋时期,海南已经有了广为栽培的菊花。

    这是有史可据的。1098年四月,谪居儋州的苏轼被逐出官舍,无奈之下苏轼只得在城南一个污水池旁边买地造屋,名为“桄榔庵”。总算有个安身之地了,东坡还在屋旁空地里栽上了菊花。作为一介谪官,能够轻易得到菊花种子,可见当时菊花在海南已是广泛栽培了。然而,生于四川、长在内地、博学多识的苏轼,却在海南的菊花上闹了一个小小的笑话。

    在苏轼家乡四川首府成都,每年九月都会举办菊花展会。因此,他种下菊花后,按照内地九月菊开的观念,提前二个月给海南的朋友发贴子,邀朋友重阳节来赏菊。可到了重阳节,菊花却没有按内地时令绽放。原来,九月内地气温偏凉,适宜菊花开放。而海南的九月,气温仍然很高,菊花无法开放;海南菊花得入冬后才开放。于是,苏轼写下了《记海南菊》一文记述此事:“岭南地暖,百卉造作无时,而菊独后开。”

    在询问儋州的友人后,他终于获悉了海南菊花的花期,于是在农历11月15日才置酒宴客,补作“重九菊花会”。《记海南菊》里如是记载:“吾在海南,艺菊九畹,以十一月望,与客汛菊作重九。”

    带给海南百姓与游客快乐的,还有数以百计的南引“北花”,以及为“北花南引”奉献青春和智慧的植物学家和园艺工作者们。

    外花归化:

    “泥腿子”院长和香草兰东迁

    拥有3万多种植物的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植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但依然仅占全世界植物种类的不到1/12。为了丰富海南的花卉种质库,科学家们竭尽全力。因为一位“泥腿子”院长,香草兰在海南引种成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香草兰是名贵的热带香料植物,被誉为“食品香料之王”。1980年代,国际市场上香草兰商品干豆荚每公斤价格高达100多美元,而国内对香草兰的人工栽培及其配套技术研究仍是一片空白。为此,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院长王庆煌及其科研团队把双脚深深地扎在泥土里,终于让香草兰彻底归化海南。

    早在1960年代初,海南就从斯里兰卡引进了香草兰,但种了20多年,引进的香草兰既不开花,也不结荚。1984年,刚走出校门的王庆煌进入了香草兰栽培技术课题组。香草兰花朵结构特殊,自然状态下授粉成功率不到1%。为弄清香草兰人工授粉规律,王庆煌把被子抱到香草兰基地,不分昼夜地观察。他枕边放个小闹钟,每隔一小时起来观察一次,记录不同时间段、不同方法人工授粉的成功率。经过3年的摸索,王庆煌终于发现香草兰人工授粉的最佳时间是每天上午6时半至11时,并且发明了简易授粉方法——签拨手压法,授粉成功率达95%以上。

    就这样,整整六年,终于在1993年取得成功,当年香草兰干豆荚收获达到639公斤/公顷,超过世界香草兰主产国300—405公斤/公顷的水平。因为王庆煌的技术,万宁兴隆镇很多农民靠香草兰1年能赚10多万元,他们盖了小楼,命名“香草兰楼”。

    据悉,仅“十一五”期间,中国热科院香饮所就推广示范面积1万多公顷,辐射面积5万多公顷,每年给海南农民带来上亿元收入。而海南诸多从国外引种的花卉品种,如印度紫檀、雨树、凤凰木、鸡蛋花、洋金凤、黄花槐、沙漠玫瑰、非洲菊、石斛兰等,无不在海南广泛种植,产生着巨大的经济效益。

    本土回归:

    五唇兰“野放”开国内先河

    海南岛作为一个离岛,上万年的独自进化史,演变出了众多的海南独有的动植物种类。然而,随着人类活动的加剧,很多动植物在海南消失或者濒临灭绝,有些则是海南已经灭绝,而岛外则依然存活着。

    但是在海南花卉界已有几个实现本土回归的例子。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开国内植物“野放”先河的五唇兰。五唇兰为濒危物种,在我国只分布于海南,全岛野生五唇兰仅存几百株。2005年12月,由香港嘉道理无偿赠送的12种濒危或接近濒危兰花无菌瓶苗正式移交给省林业厅。计划中的五唇兰保育及重引种项目,将试图繁育海南本土的五唇兰并重引种至其原分布区域,以拯救这一品种。

    “重引种概念可近似理解为对植物的‘野放’。”一位兰花专家说,所谓“野放”即脱离人工环境,真正在野外自然环境中生长。这不但是国内第一个对濒危兰花进行保育的项目,也首开国内植物“野放”先河。

    将珍稀濒危野生兰科植物收集保存,以人工方法大量繁育,再进行野放,实现“重引种”的就地保护,是香港嘉道理自1997年以来运作的野生兰花保育项目。嘉道理共对80多个兰科品种进行了大量繁育的实验,已有60多种获得成功。

    于是,才有了前文中香港嘉道理向我省无偿赠送12种濒危或接近濒危兰花的无菌瓶苗的一幕,这其中包括紫纹兜兰、海南兜兰和长瓣兜兰等濒危品种。

    与五唇兰相类似的是2000年古莲回归的故事。

    1950年代,在日本千叶县东京大学厚生农场地下的7米深的青泥层中,一艘中国古船被挖掘出,船上有3粒古莲种子。日本著名植物学家大贺一郎博士经过精心培育,使古莲种子发出了新芽。经研究和考证,此古莲种子有超过2000年的历史。于是,这一充分显示生命奇迹的莲花被日本国家科学院命名为“大贺莲”。

    2003年,日本政治家二阶俊博本着中日民间世代友好的良好愿望,将阔别中国2000年的大贺莲成功引种至博鳌,使这一由中国传入日本的古莲重返故里。(记者 单憬岗)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0535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