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省教育厅牵头多部门打响消除大班额现象攻坚战

2017-02-07 10:36   来源:海南日报
中国网事

    “看到满满当当地坐着68个学生,我的头一下子就晕了!”这是11年前,海口市第十一小学数学教师刘晓萍第一次走进该校教室的心情。她感到震惊,毕竟此前在东北工作时,一个班级最多只有不到30个学生。

    令刘晓萍感到头晕的“大班额”现象,在海南至今仍存。

    如何缓解甚至消除呢?2月4日下午,海南省教育厅召开专题会议,邀请海南省编办、省财政厅、省住建厅、省国土厅、省公安厅、省发改委、省人社厅、省民政厅等多个厅局,共同讨论和完善《海南省消除义务教育学校大班额专项规划》。

人口流入 大班额急剧增长

    什么是“大班额”?指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流动人口不断向城区涌入,城市学校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导致城区学校每个班的人数剧增,超出了额定人数的现象。

    即使对这一名词还不清晰,但许多海南教师、家长和学生已经对“大班额”现象有了直接的体会——在三亚、海口等地的许多名校,一间教室能“塞”进60多个甚至更多学生,有的学校连做课间操的场地都腾不出来。

    海南省“大班额”问题是否突出?海南省教育厅的调查数据给出了答案:截至2016年12月份,海南省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1903所,共有教学班26650个。其中,56人以上的“大班额”共3473个,占教学班总数的13.03%。66人以上的“超大班额”共1328个,占教学班总数的4.98%。

    “这样的比例在全国范围内都不算低,特别是与教育部提出的要求还有不小差距。”海南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负责人告诉记者,教育部要求,各省区市要在2018年年底前将全国66人以上“超大班额”的比例控制在2%以内,在2020年年底前将全国56人以上“大班额”比例控制在5%以内。而海南省教育厅根据海南省实际研究确定的总体目标是到2018年年底前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年底前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要如期完成以上目标,我们的压力不小。”

    他透露,压力不仅在于如何消除当前已经存在的“大班额”现象,还在于如何防止新的“大班额”甚至“超大班额”班级的产生。这一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根据海南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从2010年至2016年,海南省每年常住人口由868.55万人增加至917.13万人,常住人口年均增加8.09万人,按照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占总人口的10%测算,海南省每年新增学生近8000人,如果学位供给不及时,必将造成“大班额”甚至“超大班额”现象。

弊端多多 大班额难承之痛

    然而,消除“大班额”现象非教育部门一家之事。

    要科学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规模,涉及到发改、国土等部门;要确保城镇义务教育学校建设用地,涉及到国土、住建等部门;要完善教师补充机制,均衡配置义务教育师资,涉及到人社、编办等部门……可以说是千头万绪,牵一发而动全身。

    刘晓萍告诉记者,海口市第十一小学是一所热门学校,周边的居民都想方设法把孩子们往这里送,有的人更是早几年便租了所谓的学区房,班级容纳人数一度突破70人,近年来情况有所好转,但她现在带的班仍有63人。她苦恼的是,人一多,教师的工作量就成倍增加。每个学生的学习能力不一样,教师要照顾到每一个人,担心“优等生”听过了、不专心,又怕“学困生”听不懂、自暴自弃。

    海口市第十一小学校长潘华莉也为“大班额”现象迟迟难以消除感到头疼。她举例说,该学校60人以上的班级占了50%左右,而按照标准开设的电脑教室只配有至多60台电脑,导致部分学生只能两两共用一台电脑学习。

    还有,因为班额过大,上课时有的学生靠得很近,紧挨着讲台;而有的学生离讲台很远,看不清黑板、幻灯片等,这不仅影响了学生的视力健康,更让老师的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听课效果大打折扣。

    有学生向记者透露,他们班级的班额过大,常常是举了一个星期的手都回答不上一次问题。而且教室里空气质量很差,特别是夏季或体育课后,总是弥漫着难以驱散的汗臭味。也因为班额太大,课间操时操场里容不下全部学生,部分班级只能在教室里做手脚无法伸展的课间操,本就爱闹爱动的孩子们对此十分无奈。

    儿子在海口市某知名小学就读的市民刘女士则认为,“大班额”现象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风气。为了上好学校、选班级、择名师,许多家长找亲托友,甚至走后门、拉关系,导致择校风气越来越浓。而学校里,有些教师将所谓“差生”的座位排在后面,打击了孩子的积极性和自信心;有些教师甚至把编排座位作为与家长交换利益的条件,而家长敢怒而不敢言。

消除大班额 各方需协力

    但确实,消除“大班额”现象并非易事。

    在国务院出台相关文件后,海南省教育厅立即组织基础教育处及规划、师管、财审、督导、体卫艺等处室,起草海南省该项工作的专项规划,并多次会同相关厅局召开专题会议,对专项规划进行修改完善,提出用5年时间破解这一难题。

    各个市县教育行政部门也如火如荼地行动起来。海口市龙华区教育局负责人介绍,该局抓住棚户区改造契机,向政府提出在改造过程中预留教育用地,新建一所完全小学、扩建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以缓解主城区学位紧张问题。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教育局负责人透露,除了新建学校,该县还在严格执行划片招生、就近入学制度的同时,下大力气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有效分流了拥挤在城区学校“大班额”班级的学生,“家门口的学校教学质量提升了,谁还愿意折腾大老远送孩子到城里上学呢?”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消除“大班额”现象还有一段长路要走,但在学位不太紧张的乡镇、农村地区,海南省“小班额”教学模式探索已经取得初步成效。

    在儋州市蓝洋第二小学采访时,记者注意到各个班级的桌椅排序各异。有的班级围成圆形,方便学生交流讨论;有的班级摆成平行四边形,让数学课的图形教学更为直观;有的班级摆成“w”型,开启了孩子们的想象空间,告诉他们“打破规则并非不可能”。该校教师还在海南省教培院的指导下大胆创新,设计并实施了形式多样的“小班额”教学方法,甚至把教学地点从教室里搬到菜园里,利用满园翠色为孩子们的童年带来更多生机。

    这一头是不断攻坚消除“大班额”现象,那一边是不断创新改善“小班额”模式,相信这座桥梁一经联通,海南义务教育将疾步前行。(记者陈蔚林 实习生陈卓斌)

[责任编辑 王雯君]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0423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