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扶贫面对三大隐患

2016-12-24 15:33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不患贫患不均”致使村庄不和谐,扶贫项目趋同遭遇市场考验,单身汉扎堆、代际贫困延续、农村教育水平低下等现实问题依然存在,这些仍是挖除穷根的最大挑战

    海南五指山深处一个黎族贫困村的儿童放学后通过竹子搭建的简易桥回家。新华社记者 赵颖全 摄

    海南岛面积不大、人口不多,47.4万贫困人口分布却点多面广。为有效落实“三年脱贫、两年巩固”计划,从去年起,脱贫攻坚战在这片红土地上打响,省县镇村四级联动,扶贫人员、项目、物资、资金“令行如流”,建档立卡的贫困村、贫困户,在一村一策、一户一策的扶持下,正发生着较大改变。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在海南4个市县十余个村庄采访“第一书记”驻村扶贫工作发现,在农村面貌发生较大改变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的苗头隐患。“不患贫患不均”致使村庄不和谐,扶贫项目趋同遭遇市场考验,单身汉扎堆、代际贫困延续、农村教育水平低下等现实问题依然存在,这些仍是挖除穷根的最大挑战。

    “不患贫患不均”触发村庄新矛盾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随着各级政府加大扶贫力度,贫困户享有大额精准入户的扶贫财物,不少非贫困户有了想法。

    11月初,位于海南省西部的临高县出现几个村民持刀砍向镇村干部的情况,他们使用过激手段的目的只是为了反映贫困户认定不公,要求重新核准贫困户名单。记者调研发现,这一方面缘于前期贫困户核准确存误差的事实,另一方面,高额精准入户扶贫物资的发放,刺激并放大了农村社会矛盾。

    在海南省保亭县保城镇番文村担任党支部第一书记的冯亚全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海南省贫困线标准是2965元,家庭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低于这个数额者被认定为贫困户,不少地方沿用的是2013年认定的名单,“去年再次核准时,村民没想到此次扶贫力度会这么大,没怎么重视,后面才发现,能不能被认定为贫困户,意味着能否拿到可观的扶贫资助。”

    据了解,农民所熟知的以往的扶贫方式是,镇政府向贫困村发放一些种苗和牲畜幼崽,村委会再发至生产队。考虑到各家各户生活水平差不多,扶贫物资大多被平分。而现在“精准扶贫”的方式,与此前“撒胡椒面”式扶贫不同,精准核定,精准施策,一户一策。

    为实现“三不愁,两保障”,海南各市县纷纷出台扶贫标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粗略统计发现,根据各市县不同财力,一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可以获得人均3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扶贫物资,教育部门予以减免学费、补贴生活费,卫生部门给予免交合作医疗费用等政策,房屋破旧的,可获得1.5万至6万元不等的房屋加固或危房改造资金……

    高额的“精准入户”资金,让那些比贫困线高出几十元,或者认定时因细微误差“落选”的群众“眼红”、不解、埋怨,还产生一种误解:政府保护农村的“懒汉”、“醉汉”、“赌鬼”,贫困光荣、贫困有理。

    一些基层扶贫干部指出,贫困户反映的核校误差不可避免地存在。虽然贫困户核准经过省县镇村四级层层把关,但“核校工作是人做的,误差肯定有。隐藏一只鸡的收入,可能就成了贫困户。因为扶贫,原本宁静和睦的村庄变得紧张不和谐了,甚至兄弟之间都互相嫉妒”,定安县扶贫办负责人说。

    群众的不理解、不支持、冷言冷语、恶言相向,给基层干部造成不小困扰。十余位驻村第一书记反映,安抚群众情绪占据了他们较大工作量,尽管核定名单都经过公示,大多数老百姓“认这个名单”,但有些群众仍有不满和疑惑。

    贫困户指标成了“香饽饽”。11月18日开通的海南省脱贫致富服务热线961017接到的电话中,要求加入贫困户,要求给予危房改造指标的农民来电占比近半。

    产业扶贫方式雷同暗藏市场风险

    海南省万宁市南桥镇南桥村10户贫困户得到政府扶持的1000只鹅苗,养殖三个月上市时,遭遇市场无情“肃杀”,若不是政府资助鹅苗、鹅舍,养殖企业兜底收购,贫困户将血本无归。

    参与养殖肉鹅的贫困户黄坤鹏说,他们失败的原因,一是没有深入考察肉鹅市场,二是对养殖技术没有深入研究,三是附近贫困村贫困户同时养殖,市场供大于求。“我们简单地认为,以往农家鹅售价达50元/公斤,养鹅肯定能赚钱,却没想到饲料鹅只能卖到22元/公斤;也没想到集中养鹅需要每周给鹅舍消毒,以致鹅苗损失不少;更没想到各个贫困村的肉鹅集中上市,市场消化不了。”

    因与市场对接不畅而遭遇亏本的情况在海南农村屡见不鲜。海南省定安县龙门镇红花岭村村民陈益彪今年养殖了2000只鸡,亏损2万元,原因就是找不到商家,而距离这个村不远的另一个农村养鸡合作社却供不应求。

    不少农民反映,免费送的竹苗没人种,免费给的猪苗转手卖,主要原因是销售难。陈益彪说,以前龙门镇政府引导农民种植过麻占树,养殖过福寿螺,但如今一亩麻占树的价值都不够付砍树钱。政府引导产业的失败伤害了农民对政府的信任,打击了他们的信心,以致如今定安县政府引导农民种植竹苗便很少有人响应。据他们说,大量竹笋没人收购,农民只能拿着竹笋在市场一个一个地卖。

    现如今,“只管发,不管卖”的扶贫、扶贫产业雷同的情况仍然在海南各市县普遍存在。例如,考虑当前羊肉价格高企,养羊一年便可脱贫,全省几乎每个贫困村都将此作为扶贫项目的首选,大批贫困户养殖的黑山羊未来不排除会遭遇与万宁肉鹅同样的市场风险。一些村庄养殖的肉鸡销售不畅,扶贫联系单位只好发动公务员购买,或由高校食堂包揽。

    海南省定安县龙门镇红花岭村第一书记符气和认为,产业扶贫怎么扶需要深入思考。此次“精准扶贫”中,若再出现扶贫项目失败的情况,有可能伤害农民对党和政府的信任,甚至恶化党群、干群关系。

    基层干部建议,扶贫工作不能急躁,产业扶贫需做好市场调研,农业主管部门应加强指导,合理布局地区间产业结构,做好市场衔接。“可在超市设立扶贫专柜、建立脱贫电商平台,想方设法去掉中间环节,打造品牌,提高农产品附加值。”符气和说。

    认识扶贫艰巨性仍需清醒

    三年脱贫、两年巩固,时间紧、任务重。随着巨额扶贫物资进村入户,不少贫困村表示今年能全部脱贫。

    但是,《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一些村庄单身汉扎堆、代际贫困持续、村小教育水平低下等短期内很难改变的现实问题的存在,使得扶贫工作依然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首先,代际贫困情况严重。在红花岭村,40岁的贫困户陈世全与未婚叔叔、弟弟同住,妻子年初不堪贫困改嫁,丢下两个3岁和5岁的孩子。由于孩子太小,陈世全只能在附近打点零工维持家用。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后,他得到政府全资建设的统建房屋,以及免费发放的羊苗和猪苗。按照标准,他家今年便算脱了贫。陈世全说,他希望贫困不要延续到下一代,但“小孩没妈管,我又顾不上,村里的小学教学质量差,我没能力送他们出去读书,小孩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

    其次,单身汉扎堆。在琼中县岭门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黄海军刚进村就被贫困户询问,“书记,政府扶贫给不给老婆?”保亭县什那村党支部第一书记董朋阶告诉记者,什那村882人,25~60岁的单身汉就有100多个。据了解,单身汉大多意志消沉、进取心不强、责任感缺乏、对生活水平要求不高,脱贫了也极易返贫。

    第三,农村教育水平低下难改变。《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贫困村纷纷反映,村小教学水平低下。陈益扬说,红花岭村小学一年级9个学生的数学成绩加起来不到100分,“老师没文化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没责任心,家庭稍好一点的都想方设法把孩子送到外面念书,留下来的都是贫困户的小孩。”

    保亭县教育局教研中心负责人王春媛说,村小老师多是转正的民办教师,而全县基础教育阶段教师超编严重,补充更新十分困难,改善农村教学质量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

    多位驻村第一书记指出,农村贫困原因、贫困现状复杂多样,在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的当下,仍需提高对扶贫难度的认识,切实下苦功打硬仗,多做一些打基础、利长远的投入。(记者 柳昌林 赵叶苹)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01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