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大洲岛金丝燕已极度濒危 人类活动渐"退场"

2016-12-23 08:02   来源:海南日报
思客


万宁大洲岛国家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海南日报记者袁琛摄

  核心提示

  上个月,一名男子因擅闯大洲岛,被万宁公安局乌场边防派出所拘留5日,并处1000元罚款。这是万宁大洲岛开展“生态修复整治工程”后,对擅自闯岛者进行的首次处罚。

  为还大洲岛的“美丽容颜”,清理游客、渔民因私自登岛留下的生活垃圾,大洲岛保护区管理处近日又组织志愿者、保洁人员到大洲岛,开展“清理沙滩垃圾大行动”。

  面对因渔民长期渔业生产生活的无序性和游客为一睹“芳容”私自登岛而遭到破坏的生态环境,大洲岛该何去何从?生态环境怎么修复?如何平衡旅游开发和生态保护之间的关系?日前,本报记者进行了相关采访。

  一个十分脆弱的生态系统

  大洲岛物种虽丰富但数量较少,一旦被破坏将难以恢复,目前金丝燕种群数量已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这座岛,坐落在古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航线上。

  1990年,国务院首次批准建立了5个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大洲岛位列其中。

  大洲岛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坐落在万宁东澳镇东南部,总面积70平方公里,主要保护对象为海岛生态、金丝燕及其生态环境,岛屿周围海域的重要海洋生态系统,属海洋生态类型自然保护区。

  “大洲岛及周围海域奇特的环境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平衡的海岛海洋生态系统,是生物多样性显著地区,这种基本保持着原始状态的热带海岛海洋生态系统在中国非常稀少,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大洲岛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主任崔敏介绍。

  BRC(美境自然)海南云南项目专员蒙秉波在对大洲岛进行生态考察后表示,大洲岛的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与海南周围岛屿比较,保护得非常完好,是其独特的优势。

  据统计,大洲岛金丝燕最大群体曾达200多个巢。在20世纪80年代,采摘到60至70个巢。按估算,目前大洲岛金丝燕的种群数量仅为30-40只,已低于保护生物学中的最小可存活种群数(50只)。

  大洲岛作为国家级海洋保护区,金丝燕的保护只是一部分,大洲岛具有良好的动植物生态系统。经初步鉴定,岛上高等植物有500多种,国家或省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植物有海南苏铁、海南小花龙血树、海南大风子、野龙眼、野荔枝和毛茶等。岛上的野生动物非常丰富,有穿山甲、蜥蜴、蟒以及鹧鸪、老鹰、海燕等多种鸟类。

  大洲岛90%以上的面积是山,分大岭和小岭,人们只能呆在两岭之间一条长700米,宽50米的沙滩上。沙滩一侧是惊涛骇浪,另一侧海面却风平浪静。

  10月初,记者登岛时看到在南北两岭之间的沙滩上,用木材搭建的棚子里散住着十几户渔民,木棚周围,散落着大量生活垃圾。

  “因面积小,物种虽丰富但数量较少,因此生态系统十分脆弱,一旦被破坏将难以恢复。此外,大洲岛金丝燕种群数量已处于极度濒危状态,急需加强科研及保护力度。”据崔敏介绍,金丝燕胆子特别小,周围环境的变化,人类频繁活动可能会影响它们的生存繁育。

  保护成“看护”

  人员匮乏、经费有限,生态保护和科学研究较为艰难

  1990年大洲岛成为国家级保护区后,吴英弘就上岛当上了“护岛员”。一晃26年过去了,“小伙儿”转眼已成了“大叔”。守护一座“与世隔绝”又有着珍贵资源的小岛,需要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岛上现有4名守护员,两人一组,各值半个月班。食物全靠从陆地运过来,最常吃的是榨菜和咸鸭蛋。“护岛员”任务就是守护岛上的动植物及生态系统,尤其是防止偷采、破坏燕窝。

  “两个人守这么大片地方太难了,时刻都要保持警觉。”护岛员刘亚林说。

  “渔民‘祖宗海’的思想比较严重,认为这是他们的地盘,以前还有渔民扔自制的炸弹到海里炸鱼。”为保护这片独具价值的海域,吴英弘没少和岛上的渔民争执。

  “岛上渔民最多时有145户,棚户达300多间,游客在‘黑导游’的带领下,也常常私自登岛,旅游旺季每周都达几十人。为保护大洲岛,只能采取边防+海监联合执法的模式。”崔敏说。

  “大洲岛地理位置和情况都比较特殊,我们常常遭遇执法尴尬。”万宁东澳边防派出所警官史长勇曾多次参与大洲岛“联合执法”,由于主要负责海上边界巡逻管护和海上治安管理,对于“拆违”这类执法,不知道边防是否该介入其中。

  万宁市海洋与渔业监察大队坡头中队中队长卢宁也曾多次参加“联合执法”,“每次渔民或游客登岛,我们就会立即赶过来,但常常也是滞后的。”

  再过几年,吴英弘和刘亚林就要退休了,目前他们最担心的是以后谁来守护大洲岛。生活艰苦,孤独寂寞就不说了,每月只有一千多元的工资,谁愿意来啊?

  令崔敏困惑的不仅仅是“执法”的问题,崔敏坦言,虽然每年有几十万的保护经费,但仅够工作人员的工资和巡逻费用,生态保护和科学研究更是无从谈起,目前的保护工作其实只能算得上是“看护”。

  人类活动逐渐“退场”大洲岛

  已启动海岛整治工程和海底珊瑚生态修复工程

  一边是渔民据守的“祖宗海”和游客心目中的“人间仙境”,一边是濒临灭绝的金丝燕和已被破坏的生态系统,面对保护与发展的难题,大洲岛该何去何从?

  “既然是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必须严格控制渔民和游客登岛,这一点没有余地,至于开发应该是在保护前提之下的适度开发。”崔敏斩钉截铁。

  1995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海洋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明确了海洋自然保护区可根据自然环境、自然资源状况和保护需要划为核心区、缓冲区、实验区。

  按规定,核心区内,除经沿海省、自治区、直辖市海洋管理部门批准进行的调查观测和科学研究活动外,禁止其他一切可能对保护区造成危害或不良影响的活动;缓冲区内,在保护对象不遭人为破坏和污染前提下,经该保护区管理机构批准,可在限定时间和范围内适当进行渔业生产、旅游观光、科学研究、教学实习等活动;实验区内,在该保护区管理机构统一规划和指导下,可有计划地进行适度开发活动。

  中国海洋大学教授郭佩芳表示,建立海洋自然保护区是为了保护、恢复海洋自然环境和资源,对人类活动进行限制,比如禁止进入,禁止捕鱼、打鸟,禁止设置工业和市政排污口等。

  “这些渔民的居住,对大洲岛的整个生态环境包括金丝燕的生存都是一种影响。由于渔民居住在岛上,会带来一些外来的物种,比如老鼠、蟑螂、臭虫、壁虎等。大洲岛作为一个孤岛,生态系统十分脆弱,老鼠、壁虎等可能会爬到金丝燕洞里偷食燕卵或幼燕。”生物学教授刘胜利介绍。

  省海洋与渔业厅对海岛明确了“保护前提下的合理开发”。厅长张军认为,海岛生态脆弱,资源宝贵,应该把海岛保护好、规划好、利用好。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我省采取措施整顿大洲岛生态环境,2015年9月23日,万宁市政府与省海洋与渔业厅联合印发了《万宁市大洲岛保护区内违建物拆除实施方案》,并在2015年12月31日全面完成大洲岛131户、375间,共7630平方米违建物拆除,海漂垃圾、建筑废渣约8000立方米清理工作。

  通过迁出岛上人口,恢复生态环境,同时引进科研人员,通过技术手段提升金丝燕数量,目前取得了成效,岛上及周边植物、动物、珊瑚、鱼类资源得到保护。在疏导结合的前提下,万宁市海洋与渔业局、东澳镇镇政府启动新潭湾休闲渔业码头建设,解决当地渔民渔船停泊和转产转业“指日可待”。

  据了解,为保护好大洲岛生态环境,万宁市委托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编制了大洲岛保护区综合整治修复项目实施方案,并启动了海岛整治工程和海底珊瑚生态修复工程。

  “今后禁止渔民和一些户外爱好者非法登岛及上岛旅游,如果一些科考单位或公益团体需上岛进行科考与环保活动,需要提前向保护区申报,经过许可后,方可登岛。”崔敏说。

  人类活动逐渐“退场”后,大洲岛洁白细腻的沙滩露出了“真容”,蓝绿色的海水中珊瑚和鱼类隐约可见,这里是海岛生物的“主场”。

  解决生存问题,寻找发展之路

  大洲岛作为“无人岛”的特殊性必须认真考量,要走独特的发展道路

  “如果说‘拆迁’、生态修复解决了大洲岛的生存问题,那么今后的保护和合理开发就要解决发展问题。”崔敏告诉记者,如何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实现科研、旅游等良性开发是大洲岛保护区管理处正在思索的问题。

  距离海南1800公里之外的浙江,同为首批国家海洋自然保护区的南麂列岛带给大洲岛一些有益的启示。

  南麂列岛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生物圈保护网络和全球贝藻类主要基因库。近年来,随着旅游开发的加快,上岛的游客越来越多,给海岛生态环境带来压力。

  如何解决经济发展与自然生态保护的矛盾?保护区实行了“管死无人核心区,放开缓冲区和试验区”的做法,通过建立海警大队,在核心区内由监察人员全天候巡逻执勤,并分期分批对核心区内的居民实行搬迁,控制每天游客的上岛数量,进行实名制管理。同时,为更有效保护贝藻类,保护区在全国率先推出了群防群护机制,实行岛上渔民自我管理,自我保护,对非核心区小岛推行资源保护与开发承包管理,使养护管理与合理采集有机结合起来。

  如今的南麂列岛,保护与开发已经形成了良性互动,每位渔民几乎都能说得出核心区位置及管理规定,并会郑重告诉你,核心区严禁游客出入。30余名村民还自发成立了海洋保护协会,开着自家或大或小的船只,巡查、举报非法捕捞行为。

  而我省三亚珊瑚礁海洋自然保护区,也在生态保护和旅游开发之间找到了“平衡”。

  保护区24名工作人员,守护着85平方公里海洋内的“海石花”,购置潜水设备和巡护船只,潜水清除长棘海星,建立珊瑚展览馆,打击非法采挖珊瑚、毒鱼和炸鱼的行为,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并建设数据管理系统……三亚同样面临人员和设备的不足,但最终在商业领域较早实现了旅游开发“反哺”生态保护。

  通过对生态旅游开发企业进行准入管理,开展生态旅游项目,岛上1000多人有了就业机会,岛民变成社区居民,渔民变成旅游公司员工,成了“海石花”最好的宣传员和保护者。

  “企业拿出旅游开发的一部分收益,用于保护区管理工作,有益于更好地保护和修复珊瑚礁资源。现在一些区域海底生态恢复非常快,珊瑚礁覆盖面已经达到40%,有些甚至更高。”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王俊杰说。

  崔敏认为,南麂列岛和三亚的海洋保护区都有自己的特点,大洲岛作为“无人岛”的特殊性必须认真考量,可以在借鉴二者经验的同时,走出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

  “我们目前也考虑建立海洋科普基地,让更多的青少年能了解海洋、认识海洋。”对于大洲岛的发展,崔敏已经有了长远的思考。(记者杨艺华)

  海洋自然保护区保护对象

  海洋生物物种

  主要是海洋珍稀、濒危物种和海洋经济生物物种

  海洋生态系统

  包括河口生态系统、潮间带生态系统、盐沼生态系统、红树林生态系统、海草床生态系统、珊瑚礁生态系统、岛屿生态系统等

  海洋自然历史遗迹

  包括海洋地质遗迹、古生物遗迹和自然景观等。海洋自然保护区的任务是对其中具有观赏、研究价值的,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景观、遗物、遗迹等开展保护

[责任编辑 师辞]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31120171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