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人尤爱排球 曾与中国女排有“亲密接触”

2016-08-29 09:27   来源: 海南日报

    1984年,前来海南的中国女排与文昌男排过招,最终3:2取胜。赛后双方队员合影留念。 苏庆明 翻拍

  日前,中国女排登顶巴西里约奥运会,第三次夺得奥运桂冠。在全国的欢庆中,海南群众的庆祝形式堪称特别,文昌等地的百姓点起了鞭炮,甚至有人大宴宾客,气氛如同过年一样喜庆。海南人民对排球、中国女排的挚爱,由此可见一斑。

  而在30年前,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男排联队、文昌男排曾先后与中国女排过招,尤其是文昌男排,还与中国女排建立了友谊。5年前,郎平一度率队参加文昌排球邀请赛。

  作为全国民间排球氛围最浓郁的地方,海南与中国女排颇有渊源。

  在女排成绩最为辉煌、“女排精神”闪耀全国的1980年代,海南群众就与中国女排有过“亲密接触”,双方还开展了两场“性别大战”,为这一历史留下特别的印迹。

所到之处备受追捧

  1984年,中国女排夺得美国洛杉矶奥运会冠军,成就“五连冠“中的第三冠。夺冠回国后,女排主教练袁伟民率队来海南放松休整,郎平、张蓉芳、孙晋芳、姜英、梁艳、杨晓君、郑美珠等名将悉数全来。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曾任女排主教练的陈忠和,当时作为女排助理教练,也位列其中。

  彼时,中国女排在全国范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村村有球场”的海南,其受到热烈的欢迎,不难想象。当时的《海南日报》记者、现任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吴清雄回忆,为做好报道,《海南日报》对每位女排姑娘都安排了一位记者专人采访,他被安排采访名头响当当的”铁榔头“郎平。

  “我们去大英山机场接机,跟女排姑娘一块坐车回海口她们住宿的地方,就在车上采访,”吴清雄说,当时他就和郎平坐在一块,“她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身上散发出的那一股自信。”

  随后,女排先后前往三亚、通什(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休闲放松。原自治州体委副主任王柏峰回忆,当女排进入城区时,通什的群众人山人海,纷纷上街夹道欢迎,“人群队伍好长好长。州领导全都出来接待姑娘们。”

  原本,女排来海南休整,已经说好了不打比赛。但钟爱排球的海南,怎会放过这样的良机?在有关方面协调下,女排答应与自治州男排联队开展一场“性别大战”。这场比赛在通什的灯光球场举行,为了满足比赛要求,当地组织人员加班加点修缮球场,专门铺上了木地板。

  比赛在夜间举行。当时,自治州管辖有三亚、陵水、乐东、保亭、琼中、白沙、东方、昌江等8个市县,男排联队就由多个市县的球员组成。曾现场看球的王柏峰说,尽管如此,男排与女排实力相关悬殊,最终以0:3输掉,每局的分差都很大。

与“排球之乡”大战五局

  在中国女排与通什男排比赛后,有人向女排提出,文昌是海南的“排球之乡”,文昌男排也很想和中国女排“过招”。已退休文昌体校教练、曾参加过女排与文昌男排此场比赛的吴多发透露,原本女排是不太愿意与文昌男排打的,但大比分赢下通什,使她们认为,拿下文昌不成问题,“当时通什是一个州,文昌只是一个县,她们可能认为一个县的实力不可能在一个州之上。”

  但实际上,文昌的排球实力远超通什。时任文昌中学男排主教练的符史联透露,文昌参赛人员曾告诉他,比赛前,有关方面已经跟文昌男排联队交待,要“保护好女排”,“打满五局,扣球不要伤到拦网女排姑娘的手。”

    1987年,中国女排曾到文昌中学交流。已退休的时任文中男排主教练符史联至今还珍藏着女排教练队员送给他的签名排球。 苏庆明 翻拍

  与通什、文昌的两场比赛,郎平都因身体不适没有上场。但女排出场阵容仍相当豪华。在海口举行的这场与文昌的比赛,主教练袁伟民派上了张蓉芳和姜英打主攻,二传则由孙晋芳担纲,梁艳和杨晓君任副攻,打接应位置的是郑美珠。在替补席上还坐着一群明星球员,她们分别是周晓兰、朱玲、苏惠娟、李延军、殷勤和巫丹。文昌方面,身为文昌体校教练的吴多发、在文昌体委工作的陈导等参加了比赛。吴多发说,他和陈导都是三十出头,但排球功夫仍相当好。

  出任文昌主力二传的陈导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袁伟民指挥时很投入,当有队员出现失误时,他会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旦女排比分落后,他就会示意换人或调整战术。每局比赛,他都会用完两次暂停的机会。”中国女排的“撒手锏”是“背溜”,队员从三号位跑到二号位扣球。“男队当时不打这种战术,所以不适应,我们根本防不住女排这一招。让她们一打一个准。”

  “当时打的是女网。女网比男网低了19公分,男子打起来太轻松了。”吴多发说,第一局,男排输了,但看到女排欢呼雀跃后,他们也受到了刺激,第二局文昌拿下。第三局女排拿下后,再受刺激的男排又拿下第四局,第五局女排再胜,最终3:2拿下全场比赛。

  尽管如此,比赛过程还是比较精彩。吴多发说,比赛双方都有人吃到“球饼”(被扣球击中)。这场比赛,采用的是当时正式比赛的15分制,发球一方赢得回合才算得分,有时双方打了好几个回合才产生一分,比赛共耗时两个多小时。陈导说,“这场比赛输赢不重要,重要是让海南球迷欣赏到了中国女排的风采。”

看不到比赛就“听比赛”

  有中国女排的号召力,在海南的两场“性别大战”都吸引了大批群众观战。王柏峰说,在通什的比赛,球场只设了4600多个座位,但有8000多人涌进来。“坐的坐,站的站,通道都挤满了。”

  女排与文昌队的较量同样如此。这场比赛是在海口机场路的海南体校灯光球场举行,能容纳4000多人的球场也出现“超载”。比赛时间是晚上,但下午时,机场路已经人山人海,有人提前几个小时到达,才顺利地挤进场地。开赛后,很多没有票的观众就站在场外“听比赛”。这场“性别大战”的影响力不小,甚至吸引了广东电视台现场直播。负责球票销售的工作人员,由于找他要票的人太多,只好玩起“失踪”。“5块钱的票,被黄牛党炒到50块,还有人买。”吴多发说,“比赛完后,大家都追女排去了,文昌队员的夜宵、住宿都没人管,我自己回朋友家睡觉。”

  与文昌之战的当天上午,中国女排还来到了文昌,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当时中国女排是全民的偶像,是民族英雄。欢迎女排的人群足足排了有两公里长,人们都想亲眼目睹女排姑娘的英姿。”陈导说。

曾再来文昌交流

  1987年,中国女排曾再次集体前来海南,并到海南排球重镇文昌中学进行交流。在文昌东阁镇群建村,早已退休的符史联还珍藏着女排送给他的签名排球,上面有教练程蜀奇、队长杨锡兰及队员姜英、杨晓君、郑美珠、侯玉珠等人的名字。符史联说,这一次交流较为简单,双方没有组织比赛。

  至今,上了一定年纪的文昌人,有很多还能脱口而出1980年代女排姑娘们的名字。

  2011年,身为广州恒大女排主教练的郎平率队来文昌,参加文昌排球邀请赛。在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当时年过50的郎平还谈起了1980年代的海南之行。“海南浓烈的排球氛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海南人特别喜欢排球,当时的比赛现场挤满了热情的观众。海南排球的基础很好,虽然与我们打比赛的男排队员个子不高,但技术都很精湛。”

  对“排球之乡”文昌,郎平也是赞赏有加。她说,自己当运动员时就知道,海南文昌是全国有名的排球之乡。如今再度来到文昌,还能感觉到当地群众对排球的热情丝毫不减,“排球之乡”果然名不虚传。(记者 苏庆明)

[责任编辑: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1946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