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农村贫困残疾人脱贫调查:11万人尚未脱贫

2016-08-09 08:35   来源:海南日报

    核心提示

  记者近日在临高、屯昌、琼中、定安和琼海等市县调查发现,农村贫困残疾人远比一般的农村贫困户要艰难得多,许多人至今住在危房里;有的人家徒四壁,远离电视、网络等现代生活;有的人缺乏应有的教育;有的人勉强过上温饱日子。这是一个特殊困难群体,需要社会的格外关心、格外关注。没有残疾人的小康,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面小康。我国把农村贫困残疾人作为重点扶持对象,让他们生活更加殷实、更有尊严。省委、省政府实施的2016年为民办实事十大事项中,第二项就是帮扶困难残疾人。

  海南有11万农村残疾人尚未脱贫,农村贫困残疾人脱贫面临颇多难题,任务极其艰巨。如何做到不让一个残疾人“掉队”,需要社会各部门齐心协力,克难攻坚。

  一户特困残疾人家庭的

  生存状态

  与一般的贫困户相比,农村贫困残疾人脱贫奔小康难上加难。个别特困残疾人家庭,难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6月29日,记者走进临高县博厚镇美所村博厚村小组,见到今年63岁满脸沧桑的罗庆毫,到了安享天伦之乐的年龄,他却终日劳作,背负大山一样的家庭负担。老两口生了三儿三女,但老婆和三儿两女都患有精神病,都是三级精神残疾。大儿子和二儿子发病后也不知跑哪里去了。他很无奈:“我老了,以前年轻时还有希望。”他想出去打工,但没人要。3年前他在建筑工地打工,摔倒碰破头流血,包工头怕了。

  罗庆毫2012年发的低保证上注明:家庭年总收入6000元,人均月收入22.6元,在今天买不到一斤瘦猪肉。3个儿子和小女儿有低保,每月1080元。因超生没有低保的老两口靠每月每人150元的养老金生存。

  家里4亩水田种水稻,几乎无其他收入。罗庆毫说:“没有钱买化肥,我一个人种田,今年种得慢,到现在水稻还没有熟。往常种的水稻够全家吃一年,稻谷缺一点就借。”记者到大米缸前打开盖子一看,只剩半袋米。他说是前几天爱心人士送来的,否则就要借稻谷了。

  全家住在罗庆毫父亲五六十年前盖的瓦房里,屋顶漏雨严重,墙壁渗水。家里摆放古董式的12寸台式电视机、32寸平板电视机,都是坏的。全家唯一的家电是最近爱心人士送的电风扇。低矮的厨房没有窗,只有10个巴掌大的小孔,墙壁、屋顶、门都被烟熏得漆黑,3块石头上架个大锅。“下雨漏水,水漫过脚背。”

  罗庆毫说,吃饭不是最难的,医院的药费贵,小儿子前不久一次买药近1000元,几乎把家里一个月的低保金全用完。

  该镇民政助理、残联理事长林家桂说:“罗庆毫家没有劳力,靠自身脱贫没有希望。要脱贫,只有加大保障力度,政府兜底。”

  农村贫困残疾人呼唤救助和扶持

  记者调查发现,没有社会各界的救助和扶持,单靠农村贫困残疾人自身努力,难以脱贫

  有的农村贫困残疾人家庭盼望培训和就业扶持脱贫。6月29日,在屯昌县坡心镇加买村,记者见到躺在床上的村民冼如德,他2010年在建筑工地打工时,从二楼摔下,下半身瘫痪,一级肢体残疾,家庭从此贫困。全家靠低保,每月低保金840元。爱人徐波连每天伺候他,还要照顾两个孩子。父母已是70多岁的老人,每天要种田、放牛、养猪、养鸡。徐波连是家中唯一的青壮劳力。听说省残联在全省培训电商人员,在家里电脑前打单,每月工资3000多元。她希望能参加培训得到这种既能照顾家里又能赚到些钱的工作机会。

  有的农村贫困残疾人家庭期待教育扶持脱贫。6月30日,记者走进定安县龙湖镇坡村大春树二队村民王亚英的家,她今年41岁,是聋哑人,一级言语残疾。老公患病去世后,她独自一人撑起一个家。因为超生她没有低保,3个孩子每月领低保金726元。家有5亩水田,其中一亩荒了。“家里劳动力不够。”她用手比划着“说”。家里的瓦房前几年政府帮助维修过,但记者看到墙壁裂开两指宽的裂缝,家徒四壁。3个儿女学习成绩都不错,今明两年两个孩子将上高中,学杂费、生活费负担繁重。若小孩考上大学,学杂费、生活费负担更重。她希望有人能帮助解决3个孩子未来读高中、上大学的资金困难。

  有的农村贫困残疾人家庭呼唤集中托养救助脱贫。在临高县博厚镇龙干村抱西村小组,记者见到71岁头发花白的庞明礼,他左手和左脚残疾,三级肢体残疾。老婆小他37岁,二级智力残疾。老婆结婚时带过来的大女儿十四五岁了,至今不会说话,没户口,不能办残疾证和低保证。8岁的儿子一级智力残疾。小女儿目前健康,寄养在亲戚家。低矮破旧的瓦房是他父亲盖的,100多年了,家里没有一件家电。北房瓦片破了,他说:“下雨天,水就哗哗地流进来。”家里只有5分水田、一亩坡地,他种不动了,给别人种。2013年6月发的低保证上,收入栏目是空白,也就是没有收入。每月低保金1000元,加上他的养老金145元,养着一家5口人。米和菜都要买,多以萝卜干为菜。“老婆连饭都做不了。”他担忧:“我死了,留下一家智力残疾人,如何活下去?”他希望家人能够获得集中托养救助脱离贫困。

  农村贫困残疾人脱贫难在哪里?

  文化水平低,技能少,就业难度大,缺乏资金,创业难

  农村贫困残疾人文化水平低,又缺乏培训,没什么技能,加之农村信息闭塞,农村贫困残疾人就业是大难题。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营根镇新市村大拉二队56岁的王国进,是三级听力残疾。他爱人王月梅告诉记者,家里3亩水田,红岭水库蓄水后淹了。“收入很少,靠两个外嫁的女儿补贴过日子。”她想养羊,看到别人养羊挣的钱都盖楼了。羊吃路边和山上的草,下午才放羊,人也轻松。她希望政府能扶持10只小羊。但她从来没有养过羊,不懂养羊技术。

  不少农村贫困残疾人需要长期服药,有的药不能报销,有的人需要住院治疗,医药费成为农村贫困残疾人难以承担的开销。

  定安县定城镇平和村吴兴村小组的村民吴育文,今年54岁,爱人小他14岁,患癫痫病,一级智力残疾,结婚之前他就知道,但并不知道这种病会给全家带来贫困,3个儿女均有低保。“妻子一个月发病五六次,要经常吃药。每月药费100多元。”他告诉记者,妻子吃的药不能报销,她是智力残疾,精神残疾人吃的药才能报销,才有免费药。

  少数农村贫困残疾人存在等、靠、要的观念,阻碍了其自身脱贫奔小康的脚步,甚至出现脱贫又返贫的现象。

  琼中营根镇新市村白银村小组54岁的蒋某某右脚残疾,四级肢体残疾,是低保户。家有400多株槟榔树,去年才陆续挂果,卖了1000多元钱,800多株橡胶3年都没割胶了,不赚钱。家有2亩多水田,刚收割早造。他对记者说:“晚造我不种了,早造1200斤稻谷,老两口今年够吃了。”2012年,他在橡胶树林里套种3亩桑树,政府补贴资金盖了蚕房,他养一批蚕能赚1200元。后来套种的桑树产桑叶很少,就没养蚕了。接着县残联扶持他5000元在村里开小卖部,每天村里人都喜欢聚集在小卖部聊天。今年5月他大儿子发生意外死亡,他无心经营小卖部,关了,他家又重返贫困,他说:“我想养羊,我妹妹能分到5只小羊,希望扶持建羊圈。”

  一些残疾等级较轻的农村贫困残疾人,梦想通过创业实现脱贫奔小康,但面临生产技术、生产资金和市场销售等难题。

  屯昌县屯城镇光明村洋上村小组39岁的李业越,11岁时抓鸟碰到高压电线,左手臂齐肩烧断,二级肢体伤残。20多年前,他挖自家的稻田建水塘,开始养鸭、养鸡,起初缺技术、缺资金,一年只养50只鸡、100只鸭。八九年前,增加到1000只鸡、鸭,每年赚1万元左右。2008年县残联扶持7000元买鸡苗和饲料,2012年又扶持5000元,他逐渐扩大养殖规模,现在每年出栏一万只鸡、几千只鸭。“我想扩大养殖基地,新建3间鸡棚,再打一口五六十米深的水井,建一座水塔,要10多万元。但资金出现困难,贷款很难。”他告诉记者,扩大养殖规模后,年出栏母鸡和阉鸡由现在一万只增加到3万只,能赚五六十万元。

  各界齐心攻坚今年有大动作

  目前全省50万残疾人中,11万农村残疾人尚未脱贫,5万城镇残疾人生活困难,各部门协力克难攻坚,努力帮助这些贫困残疾人脱贫

  今年把农村贫困残疾人作为重点扶持对象,纳入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和贫困监测体系,支持农村残疾人扶贫基地发展和扶贫对象家庭参与养殖、种植、特色农业等增收项目。(记者 刘袭 丁平 通讯员 蒋小芳)

  ——省残联党组书记、理事长、省残疾人基金会理事长符永

  将健全扶残助残服务体系纳入“十三五”规划纲要,今年计划争取中央资金940万元,用于残疾人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争取建立省残疾人康复和托养中心。

  ——省发改委副主任王长仁

  今年省本级部门预算安排1.17亿元,比上年增长1.7%,支持阳光家园托养服务、残疾人康复、贫困残疾人教育支出、残疾人扶贫开发等项目。残疾人康复、残疾人扶贫开发省级财政安排7800万元给予保障。

  ——省财政厅副厅长包洪文

  建立完善惠及学前至高等教育阶段所有残疾学生的全覆盖资助体系,确保残疾儿童能够接受1-3年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阶段残疾儿童少年能够就近进入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和特殊教育学校学习。新建8所特殊教育学校,琼海、万宁、东方、陵水4市县特殊教育学校争取今年年底全部完工,依托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设立省特殊教育高中阶段学校。

  ——省教育厅副厅长廖清林

  将以治疗性康复为目的的运动疗法、偏瘫肢体综合训练、脑瘫肢体综合训练等9项医疗康复项目纳入新农合保障范围。积极探索精神病患者治疗和康复相衔接的管理新模式。

  ——省卫计委副主任吴明

  对重度残疾人实施单独纳保,优先将符合条件的残疾人纳入大病救助范围。对符合医疗救助条件的参保残疾人及精神障碍患者按规定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补偿后自付费用仍难以负担的,民政部门按政策给予其医疗救助。——省民政厅副厅长倪陈兴

  最大程度整合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残疾人补助资金、扶贫资金等,加大对残疾人住房困难家庭的资金补助额度,优先解决残疾人住房困难家庭的住房困难问题。到2020年完成农村贫困残疾人家庭存量危房改造任务。

  ——省住建厅副厅长陈孝京

  加强残疾人就业市场体系建设,打破部门之间、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间隔状态,建立统一、高效、有序的残疾人就业体系。

  ——省人社厅副厅长赖泳文

  确保有需求的贫困残疾人能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和鉴定,确保每个扶贫对象至少有1名家庭成员掌握1项以上实用技术,至少拥有或参与1个致富项目。确保建档立卡残疾贫困人口1.5万人帮扶对象2018年前实现脱贫。

  ——省扶贫办副主任符立东

[责任编辑 易洁]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41119357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