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聚焦出租车改革百姓四大关切

2016-07-29 07:56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7月28日新媒体专电 题:聚焦出租车改革百姓四大关切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丁静、齐中熙、赵文君

  《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日前印发,出租车改革“靴子”落地。改革能否缓解“打车难”“打车贵”,私家车能不能开网约车?“份子钱”会不会降低?

  我家的车可以开网约车吗?有什么条件?

  目前,很多人开网约车常常被查,还有一些人想开网约车,却因为政策不明朗,仍在观望。

  文件出台后,担心、观望将成为“过去时”。文件给予网约车合法地位,支持网约车平台公司不断创新、规范发展,同时放宽了对网约车平台企业的限制,不要求自有车辆。

  根据规定,私家车转为网约车需要满足3个基本条件:7座及以下乘用车;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车辆技术性能符合运营安全相关标准要求。

  与此同时,规定对网约车驾驶员也明确4个要求: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条件。

  “行政改革主动适应‘互联网+’的时代潮流和出租车行业的现实情况,直面问题,是值得肯定的做法。”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虞明远说。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继孚认为,新政策体现了对市场规律的尊重。但对于纳入营运的网约车,要规范其市场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鼓励“分享经济”,新政策还允许私人小客车合乘,即“顺风车”。但要求不以盈利为目的,应在通勤时段或节假日进行,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限制,分摊的部分出行成本仅限于燃料成本及通行费等直接费用。

  “打车难”能不能缓解?

  早高峰上班能不能打到车,就近上医院会不会被“拒载”,“打车难”是出租车改革百姓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专家认为,运力规模的变化是影响市民打车难易的关键问题。

  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出租汽车约139万辆,出租汽车经营企业约8500户,个体经营业户约13万户。按照文件规定,下一步发展出租车的原则是:坚持优先发展公共交通、适度发展出租汽车,统筹发展巡游车和网约车,促进两种业态逐步融合发展。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指出,传统出租车“适度发展”,各城市要结合城市实际情况,合理把握出租车运力规模及在城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的分担比例,建立动态监测和调整机制。

  根据文件要求,网约车的数量规模由各地方掌握。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认为,政策对网约车总体方向是“放松管制”。此前担心对网约车进行报废年限的设置会影响部分网约车主积极性,但文件中这个条件变成了“60万公里”,很多私家车就可以转化为网约车,增加部分运力。

  郭继孚认为,一些道路资源紧缺、拥堵严重的城市可能对网约车进行数量控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打车价格是涨是跌?

  根据文件,对传统出租汽车运价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建立运价动态调整机制。对于网约出租车,仍然实行市场调节价,城市人民政府认为有必要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除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认为,传统出租车以往是政府定价,调价要经过听证。但这次采用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可以让传统出租车企业根据市场情况在上限与下限之间调价,赋予他们更多灵活性。

  根据文件,网约车实行市场调节价,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必要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除外”。郭继孚认为,即便是网约车,消费者的议价能力仍然很弱,因此雨雪天等特殊天气、高峰时段、拥堵地点,需要一定的价格调节机制,保护乘客权益。

  与此同时,文件对网络约车平台的低价补贴促销行为作出了规定: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不得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一些平台企业通过低价补贴促销等抢占市场,冲击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影响出租车行业及社会稳定。”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周汉华认为,补贴促销活动也需要区分。长期以低于成本的方式操作是不行的,但节假日“红包”应该属于正常的市场竞争活动。

  “总体上来说,网约车价格不会有太大浮动。”程世东说,目前网约车价格基本上是市场定价,补贴力度减少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未来,价格竞争会转为服务竞争,通过提高服务质量,创造品牌效应。

  “份子钱”会不会降低?

  “份子钱”是出租车司机向企业上交的承包金的俗称,是出租车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好几百元”,是出租车司机对高额份子钱的典型吐槽。

  在文件中,与份子钱相关的改革主要有两项:一是对于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二是“份子钱”由出租汽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协商确定并动态调整。

  程世东指出,“份子钱”包含特许经营权的价值,文件取消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是带动出租车“份子钱”降低的重要举措。

  “‘份子钱’平等协商,实行动态调整,有助于让出租车司机掌握更多话语权、议价权,提升出租车司机的积极性。”虞明远说。

  目前,一些地区已经开始探索降低“份子钱”。在杭州,多家公司返还承包金的10%给司机,另外还通过补贴、奖励的方式,“份子钱”从每月8000元降到现在的最低每月6400元。

  在上海,滴滴出行与上海海鸥控股等机构发起了“上海海鸥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社”。服务社不收份子钱,入社驾驶员每月只需要缴纳50元服务费,便可享受发票管理、车辆商业保险、线上代缴税金等服务。

[责任编辑 易洁]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41119300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