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煎堆路清补路 市民建议太古怪海口街道征名零收获

2016-07-25 08:56   来源: 南海网

    5月底,海口市民政局向社会各界征求全市54条街路巷的命名。6月中旬,经海口市相关会议审批,暂用名正式成为了54条街道的正式名字。市民提供的建议名一条也没用上。“建议的名字实在是用不了,比如有市民建议,将位于美安科技新城的安堂路改为‘煎堆路’,实在是有些古怪。”

    新诞生的54条街道名,多是以“头尾相连”或“序列化”方式命名,市民认为,“模式化”命名虽然方便,但不少市民仍然建议多挖掘文化历史相关的名字。在规范命名和认路犯晕之间,隔着无数条街道,让市民愈加怀念那些一提起就有故事的“绣衣坊”、“水巷口”、“忠介路”。


绣衣坊的牌坊历经沧桑,成为了府城人心中的文化记忆。记者 贺立樊 摄

心酸

54条街道,征不到一个更好的名字

    今年6月中旬,经过海口市相关会议的批准,包括“美安大道”、“美文路”、“美好路”、“美风路”在内的54条街道,继续使用原先的名字,不再进行更名。这一决定不仅意味着54条道路保留了最初规划的名字,也意味着路名公示期的对外征名活动宣告“颗粒无收”。

    海口的地名问题这些年被关注过不少次。一方面,市民对如今千篇一律的街道名感到烦恼。“动辄就是一X路、二X路,让人犯迷糊。又有一些双胞胎路名,两条中山路、两条振兴路,两条板桥路,吃个海鲜都能把人给兜晕。”

    5月24日,海口市民政局向各界征求全市54条街路巷的命名。公告要求命名尊重历史、体现规划、通俗易懂、好找好记、含义健康、道突出自然地理、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城市规划等特点。

    一周后,不少市民提供了建议,可最终,一条也没有采纳。“这些路名的来源大多没有提供说明,很多建议也显得不明不白。”民政局地名办工作人员孙树承介绍,经过挑选之后,整理了54个建议路名,“还是一条也无法采纳。”他说,“一些市民除了将安堂路建议改为‘煎堆路’之外,还有市民建议将金塘路改为‘清补路’,将滨贤路改为‘岛民路’,将安岭一路改为‘热带一路’等等。”孙树承解释,建议的路名没有根据地名命名原则,以安岭一路为例,因位于美安科技新城,临近美岭村和岭西村,得名“安岭”,为体现序列化,编排为“一路”、“二路”、“三路”等。

    对于这54条街道,市民的建议全部折戟沉沙,是否说明对外征集命名的失败?孙树承表示,根据相关规定,新建道路必须进行命名公示,“54条街道在广泛征集意见的基础上,没有征集到一条符合规范的名字。但是下一次有类似的新建街道,仍然会采用对外征集路名的办法。”

    龙昆路取自建设征地的龙昆上、下村,以海秀路为界,分为龙昆南、北路。记者 贺立樊 摄

心塞

无厘头地名层出不穷

    在海口市民政局地名办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信访件,内容是关于建议将丘海大道改名为“海瑞大道”,理由是丘海大道的名字既体现不出丘浚,也体现不出海瑞,而将丘海大道改为“海瑞大道”后,海瑞刚正不阿、一生清廉的形象,正好契合当下反腐倡廉的态势。接到了这份信访件,地名办的工作人员进行评估后,正在撰写答复意见。

    将丘海大道改为“海瑞大道”,那丘浚怎么办?“首先,丘海大道使用多年,已经为百姓所熟知。其次,海瑞墓位于丘海大道的北段,丘浚墓位于丘海大道南段白水塘附近,为了尊重两位先贤,因此得名丘海大道。”海口市民政局地名办工作人员刘盛福说。

    和丘海大道的命名方式类似,新诞生的54条街道,不乏采用这种“头尾相连”的命名方式。“例如安莲街,因位于美安科技新城,跨越白莲干渠而得名。除此之外,使用‘头尾相连’的主干道,还有连接海口市区到府城的海府路、连接海口市区到秀英的海秀路等。”刘盛福说道。

    可是有一些同样使用多年的街道让人犯晕。翻开地图,市民王先生能够一眼找出当初让他犯难的两条板桥路,“约了朋友一块吃海鲜,上了车直奔海南师范大学,到了才发现,应该去另一条板桥路。”

    对此,刘盛福介绍,出现“双胞胎”路名的原因,是2002年之前琼山市和海口市分治,路名互不影响,2002年琼山撤市并入海口后,为尊重历史没有撤销原路名,因此出现了“双胞胎”路名,“因此为新建设的街道起名时,将采用‘序列编号’的方式,如长滨一路、二路、三路等。”

    “采用‘头尾相连’和‘序列编号’的模式化方式命名固然方便,可是缺乏历史文化支撑,千篇一律的路名同样容易让人犯晕。”市民王先生怀念那些老街道的名字,“绣衣坊、水巷口,这样的名字现在却不常见了,老海口的文艺范去哪儿了?”

心动

老海口街道地名个个有故事

    在海口红城湖畔,一块上了年头的牌坊藏在新城路的树荫之中。明清时期,身着刺绣衣服成了读书人的象征,相传明代皇帝听闻此地的求学之风盛行,人文蔚起,遂钦赐牌坊。当地官员将牌坊悬于街坊口,“绣衣坊”三个大字闪闪发光。

    如今的绣衣坊,不见了前几年明珠蒙尘的站街景象,“一里三贤上了墙”,古朴的牌坊与现代化的街道交相辉映,成为府城人心中抹不去文化记忆。“从小就听说关于绣衣坊的故事,得知府城也是有着悠久文化的地方,心里很骄傲。”市民冯文说道。

    清末民初,河道在巷子里蜿蜒,流到每栋房子门前,那情形,颇似水城威尼斯。小舢板顺着河道将货物运到街上,闯荡南洋的商人发财后,在街边盖起高楼,这条街,得名水巷口。

    蜿蜒的河流不停歇,流到了五公祠旁,衍出了一条小河,名叫巴伦河。小河如今已被填平,“巴伦”却成为一条路名留了下来。那条河继续向南流淌,悄悄拐了个大弯,穿过了一条小桥。从各地骑马进入府城的人们,在这座桥上把马匹的灰尘洗刷干净,焕然一新地进入府城。有些人发现马具坏了,会一路向北,来到不远处的一条街上购买马具。如今,这座桥上的路,叫做洗马桥路,这条街成为马鞍街。

    “老街道的名字总是透着一股文化气息,像是海口的博爱路,台北也有一条博爱路,都是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的‘博爱’精神。”冯文介绍,得胜沙原名“外沙”,因清代商民在冼夫人的辟护下反败为胜,战胜海盗而得名,“有了这段历史,才有了这个名字。街道的命名有规则,模式化命名确实方便,如果不去挖掘历史,谁又知道得胜沙的名字,以及得胜沙的故事?”

    “对于历史悠久,人员聚居历史较长的街道,优先选择挖掘文化历史相关的街道名。例如忠介路,正是海瑞的谥号。但是对于新建设,难以挖掘历史文化的街道,只能以命名规则起名。”刘盛福说道。

    在历史和现代中前进的海口,时刻都在两者间做着取舍,它给来访者的第一印象,是现代化建设的程度;当人们离开时,它的历史和文化,成为对海口的记忆。这条取舍之路,也许还将继续走下去。(记者 贺立樊)

[责任编辑: 林圣钧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7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