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专家学者、潭门渔民共话《更路簿》前世今生

2016-07-11 08:33   来源:海南日报
海花岛

    历经风吹日晒、海水浇淋,这一双双青筋凸现的大手仿佛镀上一层古铜。与平日里撒网收网的自如不同,它们小心翼翼地剥开一层塑料膜,再剥开一层旧报纸,最后剥开一层柔软的布头,终于把世代相传的宝贝稳稳当当地捧了出来。

    7月8日下午,《更路簿》历史文化专题座谈会暨《南海更路簿》图书发行仪式在琼海市潭门镇草塘村举行。村里的老船长不仅应邀前来,与专家学者共同探讨《更路簿》的前世今生,还不约而同地带来了他们的传家之宝——罗盘、《航海图》、《更路簿》。

    “都说宝贝不可轻易示人,但在祖国需要它们的时候,我们怎能藏着掖着,只顾小家、不顾大局?”祖祖辈辈驰骋在无垠的碧波之上,潭门渔民的心胸也如南海可纳百川。

    用生命写就的《更路簿》

    随着南海仲裁案这出闹剧接近尾声,《更路簿》作为海南渔民世代守护南海、开发南海的历史见证,逐渐拨开历史迷雾走到人们面前,为中国南海主权提供了任何国际的强权、舆论的欺骗、政治的谎言都不能抹杀的有力证据。

    其实,在人们认识到《更路簿》的重大意义之前,早已有这样一群人将其视为“护身符”,当成“命根子”。

    在潭门渔民当中流传着一句古语——“自古行船半条命”,他们甚至把每年农历十月到第二年农历二月出海的120天称作“120个灾难”,而《更路簿》就是能够帮他们避开灾难的宝典。

    渔民卢裕永讲起沉重的往事:因为南海风云难测,他的祖父卢家万于1948年遇难,尸沉南沙附近海域;大伯卢传民于1952年遇难,尸骨埋在西沙晋卿岛;哥哥卢裕洪于1996年在去往南沙的过程中遭遇台风,全船18名船员无一获救……

    从记事起,卢裕永就对祖孙三代经历的无情海难铭心刻骨,但苦痛依然无法改变他们继续闯荡南海的勇气和决心,“因为,南海本就是我们的‘祖宗海’!”

    战天斗浪养成的家国情怀

    “我清楚地记得,当年我的祖父和父亲在出海之前都要拿出《更路簿》和《海图》,根据风向与风速来核实即将出发的线路。”看风驶船是祖辈为渔民何世轩传下来的宝贵技能,跟随《更路簿》的指引,他用双手为家人创造了富足的生活,“可以说,它是渔民远海航行的‘指南针’,也是渔民安身立命的‘命根子’。”

    潭门镇渔民协会会长丁之乐也说,在现代航海技术取得突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部分渔民开始使用导航仪代替《更路簿》,但部分老船长基于对《更路簿》浓浓的情结,依然带着《更路簿》出海作业,把它视为他们的“护身符”,只有带着才觉得心安。

    如今看来,祖辈为潭门渔民留下的何止一本本《更路簿》,更是广袤南海蕴藏的丰富资源,是战天斗浪养成的家国情怀——渔民苏承芬每每出海靠岸,都不忘找来一块木板写上“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牢牢地插在即使荒无人烟的岛礁之上。

    座谈会上,何世轩很是动情:“我们世代耕耘着这片蓝色的国土,南海对我们来说就是我们的‘祖宗海’、我们的‘责任田’,潭门渔民把她视作生命一样珍惜,发誓用一辈子爱她、守她、护她!”

    国人继续向南海破浪进发

    潭门渔民的肺腑之言,令与会专家对《更路簿》敬意又添几分。

    专家普遍认为,中华民族是一个开拓进取的民族,在人类缔造海洋文明的过程中并没有缺席。《更路簿》百科全书式地记载了海南渔民对海洋的认识、生产的经验、生活的习俗,体现了历史上海南人民的海洋文化自觉,为世界海洋文明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研究《更路簿》长达26年,因故未能出席本次会议的他,托人在会上作了书面发言。其中阐明,他与夫人唐玲玲教授之所以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进行这项研究,就是为了向学术界提供更为全面的研究资料,特别是为国家在南海维权中提供重要的历史依据和法理依据。

    “昔日的海南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要冲;今天的海南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支点。因此,加强《更路簿》研究已成为海南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研究课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海洋所所长刘锋的发言传递了在座专家与渔民的期盼。他认为,围绕《更路簿》的研究和传承有望形成一门新的学科——“更路簿学”。

    越谈越热络的气氛表明,古老的《更路簿》不仅没有泯灭于烟尘,反而在新的历史时期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这部潭门渔民用生命写就的“南海天书”,将指引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继续向南海破浪进发。(记者 陈蔚林 实习生 陈卓斌)

[责任编辑 张瑜]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95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