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银发收割机”的花样骗术:老年人比鱼肉还容易宰割

2017-01-04 08: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思客

    95岁的山东老人李伟民每日固定服用29粒保健品,共计10种。每种都告诉他有明确“功效”:纳豆“治疗”心脏病,蜂胶针对糖尿病,虾青素则抵抗血栓。

    他的家里有一间“药房”。整个房间被保健品的盒子塞得无处落脚。

    2003年至今,他购买过196种保健品,花费近百万元。

    他使用一张“保健品用量表”,提醒自己按时服用那些神奇的胶囊。“要是不列表,都记不清啥时候吃。”

    2014年至今,山东济南的律师王新亮和他的同事已为7000多位老人提供过免费法律服务,服务对象是以各种方式吃亏上当的老人,也因此接触了千家万户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有老太太把留给孩子买房的90万元投入非法集资,一度想自杀;有半个村的老人被同一个骗子卷走了全部拆迁款。

    2016年7月,王新亮在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成立了老年人防诈骗维权服务中心。

    “在骗子面前,老年人比鱼肉还容易宰割。”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感慨。

    “咱们国家怎么了”

    尽管王新亮多次向他普及过保健品常识,但在那些花花绿绿的盒子面前,李伟民呈现出奇妙的心态:一方面,他承认保健品基本都没效果,自己属于病急乱投医,“体验很差”;另一方面,他又坚信保健不能急在一时,花自己的钱买开心,不碍谁。

    这位老红军、曾在国务院部委当过处长的老人,从2016年5月开始,在4个月内遇到了4次电话诈骗。

    第一次,冒充“公安部”的骗子表示,在打击诈骗行动中为他追回了6万元,但回款需要先交2000元的税。

    后来,又有人以某部委名义寄来银行卡,称之后每月发2000元抚恤金。他查询发现卡里真的有钱,就按要求汇去1800元工本费。从此,对方消失了,卡里原先显示的余额也没了。

    紧接而来的另一“部委”送了他价值1980元的“长征纪念币”。几天后,电话里一个年轻的声音热情地说,纪念币已升值4倍,希望回购,请先汇来1980元押金。

    95岁的李伟民带着哭腔对王新亮说:“咱们国家怎么了,国家部委都来骗人?”

    他自认是“毛主席培养出来的布尔什维克”,却在今天这个社会,经常被搞得生闷气。

    最近两个月,他又收到了20多张不同出处的“中奖通知单”。相同的是都中了100万元奖金,都有“公证处”印章和“公证员”签名,领奖也都要预缴一笔所得税。

    见到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时,他匆匆忙忙地从柜子里翻出珍藏的通知单,拜托记者回北京打听一下是真是假,“哪怕有一张是真的,那就了不得啊!”

    王新亮又好气又好笑,被骗了这么多遭,老爷子还没悟出来。

    “我现在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被年轻娃娃整得‘五体投地’了。”李伟民苦笑着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自己的尊严和对社会的信任已被消磨。

    王新亮强调,老人们眼看毕生积蓄贬值,与社会脱节的他们难免惊慌。想有所收获,不被高速行进的社会抛弃。

    行骗者宰割老人的主要道具,是“真心”和耐心。

    曾有老人找王新亮维权。他们参与每天签到,听“幸福课”免费送礼的活动。

    签到第7天,“幸福课”的美女主讲人宣布要送大家价值80元的营养品,但希望每人交80元钱“买真心”,次日再将钱退还。很快,十几个老人冲上台交钱,气氛随即活跃。第二天,老人们也真的收到了包着80元的红包。

    200元,500元,1000元……此后,老人们交的“真心钱”水涨船高。有老人在主讲人的手机里看到她磕头的照片。她很“不好意思”地承认,自己前几天在济南的千佛山上磕了999个头,乞求叔叔阿姨健康长寿。不少老人当场掉了眼泪。

    签到第57天,将要送出价值3980元的玉石锅。老人们掀起了一波交钱热潮,有的老太太带来老伴证件抢了两份,还有人因来得晚,央求工作人员再“施舍一份”遭婉拒。

    活动最后,主讲人宣布次日是国庆节,团队要放长假,约定假期后再见。此后,“爱心团队”消失。玉石锅不过是网上售价100多元的大理石锅。

    王新亮对这种案件非常头疼。因为“骗子越来越懂法了”,即使抓到骗子,对方也会坚称这是愿打愿挨的买卖。很多老人被骗签了颠倒黑白的合同。

    有时候,许多老人是被一卷免费卫生纸、一斤免费鸡蛋骗进贼窝。很多时候,他们“占便宜”的热情超乎想象。

    很多被骗老人难以得到同情,亲友、舆论给他们扣上“贪婪”的帽子,这让他们更难辩解。他见到,一些“破财”的老人患上失眠、焦虑症、抑郁症,还有老人坚信“遇事找政府”,被骗后走上了上访路,变成了闹访者。

    王新亮还发现,很多受害老人宁可咽下苦水,也不愿打费时费力的官司。防诈骗维权服务中心成立后,不少其他区县的被骗老人不惜坐20多站公交车赶来求助,而这些老人几乎都没在本辖区派出所报案。

    甜蜜毒药

    李伟民承认,自己是在脑血栓之后“怕出事”,才开始买保健品上瘾。

    维权久了,王新亮发现,电信诈骗、集资诈骗的危害“没那么大”,老人最多被坑一两次就会长记性。真正的附骨之疽是名目繁多的不正规保健品。

    “对死亡的巨大恐惧,让老人愿意为健康花钱。”王新亮说,配上天花乱坠的疗效以及伪科学原理,老年人很难不心动。

    无良厂商甚至深度挖掘和利用老年人对死亡的恐惧。

    有老人找到王新亮投诉,称一“香港公司”开发了验尿即可探查癌症先兆的仪器,邀请老人免费体检。结果,很多老人都查出了“癌症前兆”,不少人被当场吓哭。不过该公司当即表示,只需花6800元服用一疗程“特效药”,即可摆脱癌症。

    将信将疑,这位被查出“癌症前兆”的老人购买了该药,却没有服用。一周之后去复查,工作人员对他说,“恭喜您,服药后,癌细胞已经被清除。”

    王新亮发现,老人对神医、秘方的奇特迷信,恰好被非法保健品产业链所利用。

    67岁的徐安邦老人为治疗高血压,按照一张宣传彩页上的联系方式,致电“北京同仁堂”。接电话的是声音苍老的“胡老师”,声称自己已92岁,曾任“毛主席的保健医师”。

    “胡老师”建议他花3000元,专门配一服降血压特效药。

    汇款几天后,徐安邦收到了4个没有任何标签的白色小药瓶,唯一的标识是用黑色墨水笔在瓶盖上标注的“1”“2”“3”“4”。

    服药第二天,老人心悸、头晕,一测血压真的降了,高压降到80,低压降到50,成了低血压,打电话质问名医,却无人接听。

    老人对保健品的固执也无形扩大了与子女的裂痕。李伟民的小儿子说,每次对父亲的劝阻都会变成一场争执。吵凶了,老爷子会喊: “你是不是就想我不花钱,死了以后好都是你的?”

    李伟民内心也委屈,他说孩子整天为这些事“斗争”自己,让他特没面子。现在买了保健品只能偷偷藏起来吃。相比之下,那些卖保健品的后生虽然张口闭口就是“爹”“妈”,让他觉得肉麻,可说的话确实“挺顺气儿”。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张瑜]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024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