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南省高院执行工作警务化 对付老赖见成效

2016-12-06 08:12   来源:海南日报
思客

    所谓“老赖”,在我国,一般是对欠人钱财却赖着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债务人的俗称。这些人,相当一部分虽然债台高筑,却依然追求生活上的享受。与此相比,很多追讨工资的农民工、交通肇事案的受害人,因为不能及时拿到钱,生计都难以维持,许多企业更是被“老赖”生生拖垮,倒闭破产。

  是什么让“老赖”能够躺在高筑的债台上安然无忧?法院该建立怎样的威慑机制,让“老赖”不敢赖?相关职能部门又该如何引导建设诚信社会? 

  A

  一年,181名老赖被司法拘留

  15人涉嫌拒执罪移送公安机关

  从2012年10月至2015年4月23日,昌江黎族自治县海尾镇五大村农民何某等人,一直过着焦躁不安的生活——年复一年地讨薪。给他们带来这些麻烦的曾是他们的老板——金某、吉某。

  提起金某和吉某,至今,五大村的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人真是害人,几年来,我们46个农民工,为了这20多万工资,真是操碎了心。”

  原来,金某、吉某曾在五大村合伙租地种植菊花,何某等46名农民工在菊花基地务工,但金某、吉某却一直拖欠工资。何某等人多次讨要未果,于是诉至法院。昌江法院受理后,经调解,作出民事调解书:被告金某、吉某欠原告何某等46人工资共计208349元,定于2013年10月15日前付清。

  但调解书生效后,金某、吉某并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支付工资款的义务,46名农民工于2013年12月4日向昌江法院申请执行。案件立案执行后,昌江法院却发现,被执行人金某已经逃离海南。

  直到2015年4月2日,经公安机关追逃,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公安分局才将犯罪嫌疑人金某抓获,并押解回昌江。身处看守所的金某,此时才认识到其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严重性。4月23日,害怕受到法律制裁的金某主动联系,将剩余案款一次性向法院缴纳完毕,履行拖欠的46名农民工工资款。

  在我们身边,“老赖”似乎越来越多,显然,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在海南,全省法院今年就对181人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并以涉嫌拒执罪向公安机关移送15人。

  两年前,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曾推出全国“老赖排行榜”,“老赖”遍布全国各地,失信金额最高的“老赖”为59岁的闫占新,失信金额超3.8亿元;全国有7名自然人失信超50次,最多的一人失信次数达79次,2家法人失信超百次。自然人失信时间最长达24年,法人失信时间最长近20年。

  这些人,相当一部分虽然债台高筑,却依然追求生活上的享受。与此相比,很多追讨工资的农民工、交通肇事案的受害人,因为不能及时拿到工资和赔偿款,生计都难以维持。很多公司被“老赖”生生拖垮,倒闭破产。

  “要回应好人民群众对法院执行工作的迫切需求,不仅要公平公正裁判,还要及时有效兑现胜诉权益,不仅执行工作要高效便捷,还要公开透明,真正做到让案件当事人在司法活动中有更多获得感。”省高院院长董治良表示,“老赖”是诚信缺失的产物,“老赖”兴风作浪,是对社会诚信的挑衅,必须坚决予以矫正。

  B“欠钱的都是大爷”

  有的人玩“失踪”,执行财产也跟着“失踪”。有的人“太霸道”,公然谩骂执行法官  

  “老赖”危害之重,源自积弊之深。从金某等人身上就可见“端倪”:如果没有法院采取强制措施,他们何曾想到还款?

  今年5月,海南高院启动执行指挥系统司法查控项目,仅从5月27日至11月25日,全省法院通过该项目就向银行提起9416次协助查询申请,涉及4932件执行案件、5626名被执行人,查询到的被执行人存款就有5.1616亿元。

  事实如此,很多人欠人家钱,即使有钱,就是不还。即便法院判了,也一样耍赖,让申请执行人无可奈何。

  正如社会上流行一句话,“欠钱的都是大爷”。

  “由于被执行人难找、执行财产难寻、协助执行人难求、被执行人抗拒执行等问题,常常导致执行难。”海南一中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胡曙光说。

  执行中,有的被执行人常常“玩失踪”,而执行财产也跟着“失踪”。2008年,美兰法院判决韩春某归还原告韩爱某借款本金3万美元及相应利息。在执行过程中,法院经过多方调查,发现韩春某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后来,申请人韩爱某向法院提出申请,限制被执行人韩春某出境。

  转折由此出现。在被限制出境后,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一次性偿还了所欠借款及相应利息债务。“被执行人在此过程中,可能掩藏了自己财产,导致案件长期不能执行。执行财产难寻,是执行难的主要原因之一。”审理该案的法官说。

  有的被执行人则是“太霸道”,公然谩骂执行法官,拒绝签收法院传票,比比皆是。

  还有不少法官吐槽,法院在执行过程中,需要银行、房产局等多个部门配合,但一些部门却并不配合,有的甚至通风报信,帮助其隐匿、转移财产。

  C 被扯下的“遮羞布”

  通过微博、微信、报纸等媒体曝光“老赖”,督促还款  

  “‘老赖’,你妈喊你快还债。”

  两年前,当闫占新被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第一个曝光时,有“粉丝”调侃道。

  如今,像闫占新这样的失信被执行人愈来愈感到压力。今年11月下旬,被执行人李某在茶园喝茶时,随手翻开当天《海南日报》一看,自己赫然出现在报纸上,不过这并不是好事,因为他是作为老赖被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曝光的。

  “当众出丑,都不好意思见人了。”李某坦言,当时自己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的姓名、照片、债务数额等信息都有,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和生意伙伴谈生意?”

  李某表示,将尽快到法院还款,并请求尽快将信息撤下。

  胡曙光介绍,海南省一中院还在车站、机场以及望海国际、东方商城等人口流动较大的场所通过电子显示屏大屏幕曝光“老赖”,督促其主动履行义务。

  省高院透露,截至今年11月25日,海南三级法院就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共计11911条,其中自然人9012条,法人或其他组织2589条。

  “通过微博、微信、报纸等媒体曝光‘老赖’,揭开了‘老赖’逃债的遮羞布,使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其‘脸面上挂不住’,从而促使其尽快履行还款义务。”省高院执行局副局长何跃飞表示,无需担忧的是,法院在公开被执行人信息时,会十分注意保护其隐私权,有效平衡老赖信息公布与保护其隐私权的关系。

  D “压缩”老赖的活动空间

  禁止高消费,拒绝贷款……让失信被执行人处处受限  

  今年4月,在海口生活的余某准备出岛旅游。余某上网购买飞机票时,屏幕突然弹出“法院禁止高消费”的提醒。原来,余某欠债不还,被告到海口秀英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承办法官依法向他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他没有在期限内向法院报告其财产情况,被秀英法院列入了“黑名单”。

  有些“老赖”则因为无法贷款,丧失商业良机,最后实在熬不住而主动履行还款义务。例如,被执行人蔺某某欠债不还,在执行过程中,秀英法院依法向她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但其均不予理会。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秀英法院依法将蔺某某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今年七月中旬,被执行人蔺某某忽然给秀英法院执行局打来电话,请求尽快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解除。原来是蔺某某看上了当地一套房子,办贷款手续的时候发现贷不了款,这才着了急。为了能贷款买房,蔺某某主动向申请执行人支付了欠款。

  被执行人蔺某某在结案后感慨道:“纳入失信的这段时间真的是诸事不顺,处处受限,实在熬不住了……”

  “在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同时,法院还联合相关部门实行信用惩戒。”省高院执行局负责人表示,通过大力加强执行信用联合惩戒联动机制建设,法院向各执行联动部门推送被执行人信息和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再由这些单位依照规定在贷款融资、工商注册、减免税、购置房产、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其予以限制或惩戒,压缩其经营发展空间。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1月20日,交通部门对老赖限制购买飞机票533.66万人次,限制购买列车软卧、高铁、其他动车组一等座以上车票187.56万人次。全国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共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担任各类企业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6.7万余人次;贷款方面,仅中国工商银行一家就拒绝失信被执行人申请贷款、办理信用卡52万余笔,涉及资金58亿余元。

  “打击老赖的同时,也助推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有效破解了诚信意识欠缺的难题。”胡曙光说。将“失信者黑名单”与社会征信体系对接,大大压缩了“老赖”的活动空间,使其付出应有代价,从而促使其自觉履行债务。

  E

  用两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

  执行工作警务化,增加执行人员威慑力

  让“老赖”寸步难行,已经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

  董治良介绍,今年6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确定海南等19个执行基础较好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作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重点推进地区,要求力争在两年期限内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任务。“省高院积极研究对策,出台24项措施,确保海南法院在两年期限内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任务。”

  从今年3月起,省高院在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儋州市人民法院、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5家法院试点执行体制改革,推进执行权分权运行和法官主导下的执行工作警务化。

  何为执行工作警务化?就是执行工作中从事执行实施权的人员全部由法警担任,从而强化执行力量,增加执行人员的威慑力。具体而言,法警主要负责安全保卫工作,配合法官助理具体实施送达、查封、扣押、搜查、拘传、拘留、强制搬迁等强制措施,处置执行突发事件,配合完成法官交办的各项执行任务。

  据了解,长期以来,法院执行工作均由执行法官来负责,其一贯采取的说服教育手段来促使当事人自动履行,并不理想,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久执不结现象。而且,由于主动履行的被执行人较少,执行中相应的要采取冻结、查封、扣押、搜查、拘留等强制措施,这些工作由相对比较文弱的执行法官来做显然有些“苍白无力”,对当事人的威慑力也不够。

  “从目前情况来看,执行工作警务化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试点以来,全省法院执行效能和执行质量不断提高,在执行案件收案增长达52.91%的情况下,结案数增长45.25%,执结率达到64.15%。”董治良说。

  “执行难问题的解决,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省高院执行局负责人表示,目前,省高院执行局已经起草《海南省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实施意见》,计划召集40多家单位联合签署,加快省内执行联动威慑机制和信用惩戒机制建设。

  “届时,被纳入‘黑名单库’的失信被执行人,将由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等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予以约束,进行信用惩戒,从而促使其自动履行义务,推动和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省高院执行局负责人表示。

[责任编辑 师辞]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31120059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