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二孩政策下女性就业难 职场路“软歧视”咋破?

2016-12-05 10:43   来源:人民网
思客

    导语:很早以来,女性的就业之路就走的比男性艰难,这也成为了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特别是近年来,随着高校女生比例的不断上升和全面二孩的放开,女性承载的职场压力也比之前更甚了。就业、晋升、稳定、薪酬、事业与家庭的平衡……都会受到种种障碍,而“隐性歧视”已成为女性就业歧视的新趋势。

    小编想问:不是整天提倡性别平等吗?为何这样的“软歧视”还是屡禁不止?女大学生们的就业之路到底在何方?职场妈妈到底要不要生二孩?路子越走越窄到底有无办法可解?

女性就业面临哪些新难题?

    难题一、女大学毕业生增速高于男生 就业率却不如男生

    现在正值毕业季,女大学生就业难年年是热门话题。据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指出:从供给上来看,女大学生数量连年增加,2010年~2015年,女性大学毕业生平均增速为3.1%,男性为2.7%。最近3年,女性大学毕业生占比在51%左右徘徊。但是,2014年和2015年,男性大学毕业生初次就业率均比女性高约10.1%。【详细】

    专家指出,女大学生就业性别门槛主要有两种:

    一是显性门槛,即很多用人单位在招聘条件上明确标明“仅限男性”“男性优先”,或者在录取过程中,对女性结婚生育等特殊生理状况作出要求限制,迫使很多女大学生“知难而退”;

    二是隐性门槛,即在招聘时虽不明确拒绝女性应聘者,但女性的录取率明显低于男性。

    在经济下行压力大、就业形势不乐观的当下,有一些女大学生选择了当“研究生妈妈”,先结婚生子后求职,她们认为这样可以增加就业竞争力。

    难题二:工资水平低、晋升空间少、就业环境差

    从求职环境来看,女性就业同样障碍重重。尽管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就业政策,但就业公平的环境有待加强。实际调研中还发现了一些千奇百怪的歧视性问题。

    从总体来看,女性的工资水平不容乐观。这些年虽然性别工资比有所波动,但总体而言,女性收入低于男性收入的状况并未改变,而且近10年与过去相比还有扩大趋势。

    此外,女性晋升空间存在“玻璃天花板”。《报告》显示,女性管理者中高层管理者的占比少,女性管理者的收入也比同类职位的男性少。

    特别是工资差距,更加折射出女性的就业焦虑。那么,为何会出现性别工资差距呢?

    首先对比男女薪酬时,要考虑一下男女体能的差别,同样在一个企业工作或者同一岗位时,男性员工效率会更高一些,就可能会产生的效益多一些,挣的工资也会相对高一些。

    其次,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女性特殊性。就拿当前国家放开的二胎政策来说,立马出现了部分单位对于女性的各种强制性要求,比如拿号生育、不按规定生育就辞退等等,从侧面可以看出女性有沉重的生育负担、家庭负担。有关调查发现,哺乳期内女工两年所创利润仅为同年龄、同工种、同级别男性的三分之二。

    再者,有调查研究显示,女性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的研究明显滞后。说明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些高、尖、端的领域女性工作人数是极少的。众所周知,在这些领域工作的人员待遇应该属于社会薪酬的塔顶。

    这些因素的存在,自然就会影响到性别工资的差距,更会在无形中加剧女性就业的难度,因为企业对女性的期望值在降低,自然投入的成本也会降低,而国有部门性别工资差距较小恰恰从侧面佐证了这些问题的结症所在。

    难题三:生育二孩恐成为就业绊脚石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不少职场女性及正在找工作的女大学生都在担忧,自己的生育问题会不会成为又一个职场道路的“绊脚石”。

    人社部就业促进司统筹就业处处长杨颖琳表示,“除了招聘和应聘过程中的各种环节,在入职以后,女性也会受到一些不平等对待,包括女性劳动者因怀孕和生产被调整岗位、暂停工资等等。”

    新闻延伸:西安一护士怀二胎被单位约谈

    西安某医院泌尿科护士郭女士将自己怀孕二胎的消息告诉单位后被约谈:“要么辞职,要么放弃孩子”。从8月1日至今,科室就没有再未给她排班,并将她6月和7月份的绩效奖金扣了下来。对此,该院泌尿科主任王禾表示,当时确实要求郭女士在工作和孩子之间做选择。此前每位护士均签订过承诺书,要按照科室计划怀孕,违反者应主动辞职。

为何女性就业难如此根深蒂固?

    女性就业难是一个整体的社会问题,虽然我们每年都在讲女性就业的问题,但相应的社会政策却鲜有积极回应。

    这就亟待从社会文化乃至制度体系求解。一方面,社会已经习惯或者固化了对于女性就业的“偏见”。

    换言之,女性的就业歧视不仅仅是女性的困惑,也是社会公众普遍的伤痛。女性权利的不彰,也是社会公众正当权利的损失。

    另一方面,相关社会政策尽管也提倡平权,却鲜见明晰具体的规定,更不要说有针对性的解放妇女的政策。很多女性权利只是停留在表面,更像是一种表态性质的敷衍。以众所瞩目的二孩政策为例,这一政策出台以后,感觉到压力陡增的往往首先是女性,而我们却看不到相关配套政策的出台。比如,能不能切实调整中小学上下学时间,能不能提供更多的高质量托幼机构等等。

    就业是民生之本,创造有利、平等的就业条件,才能为妇女自强自立奠定基础。坚决消除就业中存在的性别歧视,促进妇女公平就业,当是“要在为妇儿解难事、办实事上下功夫”的体现之一。

拆除女性就业“暗门槛”该怎么做?

    近些年出台的各类照顾女性就业的政策不少,但有的与实际情况脱节,诸如各类假期、种种补贴,初衷是好,由于缺乏企业视角的考虑,抬高了运营成本,反而加剧了女性求职困难。

    拆除这些“暗门槛”,除了出台强制性规定,还需要另一番思路。

    消除就业性别门槛,需完善法律救济制度

    法律救济是反对就业歧视、保障劳动者权益的最后屏障。程学林认为,应完善法律救济制度,扩大在求职阶段的禁止就业歧视的法律保护和适用范围,丰富诉讼、司法救济渠道、具体的救济程序。“应当通过专门立法解决就业性别歧视问题,明确就业歧视的认定范围和认定规则,明确反就业歧视法律的适用范围,明确用人单位就业歧视行为的法律责任。”

    专家认为,除了完善法律救济制度,配套政策也应该跟上。“现行生育保险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就业企业的负担和劳动力成本,进而导致企业不愿意招收女性员工。” “完善现行生育保险制度,为企业‘减负’,也有助于问题解决。”

    对于想生二孩或已是二孩的妈妈来说,报告建议:政府应加强公共托幼服务;鼓励有条件的用人单位提供灵活的工作时间,创造远程办公条件;在可能条件下推行弹性工作制,以化解夫妇、特别是职业女性“生”与“升”的纠结,提升全面二孩政策的效果。

    多出台针对女性的社会支持政策

    不少专家表示,提高女性在就业中的地位,改善女性的就业环境,不仅是性别平等的必然趋势,也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式。

    性别红利将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力

    专家认为,“性别红利”将成为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力。他指出,“性别红利”是指通过倡导性别平等,促进女性就业,提高女性劳动参与率和女性在工作中的技能,释放女性工作潜能,从而推动经济增长。

    应给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当前人口的教育结构也在发生变化,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数量不断增加,甚至超过了男性。可以推断,中国下一阶段的经济发展,会给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带来更多机会,吸引她们更多进入劳动力市场。”

    应破除男女体能化差异造成的歧视

    此外,专家表示,过去由于男性和女性体力方面的差异,造成生产力方面的差异,所以就造成了歧视的土壤。实际上,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女性在很多岗位创造的效率,不仅不比男的低,可能比男的还要高。在这种情况下,对女性的歧视是人力资源的一种浪费。

    对此专家表示,目前就业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虽然比较多,但距劳动者真正实现公平就业,还有一定差距。“我们一直着力在完善和落实相关政策,针对目前社会各方反映较多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出台政策。同时,我们希望和建议其他有关部门出台更多针对女性的社会支持性政策。比如,提供更多高质量的托幼机构,调整中小学放学时间等。”

    结语:解决对女性的就业歧视不是一朝一夕那么简单。首先要转变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应该清晰的认识到提高女性在就业中的地位、改善女性的就业环境是促进我国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方式。

    其次政府要有作为,要积极应对社会现状,有针对性的完善和落实相关政策、完善法律救济制度和配套措施。

[责任编辑 王雯君]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0053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