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征“博”引
  • 比尔·盖茨:  人工智能方向是对的,但不能操之过急,不要轻易进入未知的领域。[查看详细]
  • 李小明:  目前仍然不存在救市说法,只是“政策市”的痕迹太重,在城镇化完成之后,楼市仍然趋涨。[查看详细]
  • 杰弗里·萨克斯:  中国要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必须让经济基于创新。这种创新型经济,不是从外面引进别人科技的经济,尤其是对于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而言,与此同时,这种过渡取决于结构性的过渡,就是增长要有质量。[查看详细]
  • 刘强东:  很多境外品牌商注意到中国消费水平、购买力在增强,商品进入中国的意愿非常强,京东现在已经跟浙江、宁波等地海关打通,政策上基本没有障碍。但当前物流成本依然较高,如何让厂商在中国保税区等地域提前备货,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查看详细]
  • 苗圩:  很多国家在讨论无人驾驶的智能化汽车,如果真正能够把人从驾驶汽车的工作当中解放出来,将对整个生产力的解放和促进起到很大作用。[查看详细]
  • 王宏:  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我们应在尊重彼此的基础上,寻找利益共同点,共同规划合作项目,共同打造亚洲经济一体化的美好未来。[查看详细]
  • 李肇星:  “有位身体动不了的外国总统接受中医治疗后,邀请我打乒乓球,还有三个非洲国家的总统也曾就中医疗效当面对我表示感谢。外交部有些工作人员是业余中医,曾给外国友人做简单治疗,这都是典型的‘中医外交’。”[查看详细]
  • 林毅夫:  中国过去36年以平均每年9.7%的高速度增长主因是“后发优势”。这意味着,中国跟发达国家产业和技术的差距,给了中国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上的低成本和小风险。[查看详细]
  • 刘东华:  “企业家离政治太近了会烧死,太远了会冻死”,刘东华认为,随着中国深化改革的步伐,政府不断把手中权力转移到市场中来,而官员则必须在新的社会环境中找到其价值实现的新方式。[查看详细]
  • 赖小民:  “一带一路”战略为企业“走出去”提供了更多的发展机会,但企业在加快国际化进程中要注意三点。[查看详细]
  • 轷震宇:  “传统行业和产能过剩的行业在逐渐缩减投资,进行微妙的产业结构调整。创新迫在眉睫。”轷震宇说道。[查看详细]
  • 朱民:  亚投行出现的时机很好。当前全球经济增长较弱,基础设施投资不足,劳动生产率下降,总需求不足。因此亚投行的产生,可推动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推动亚洲的经济增长。[查看详细]
  • 博鳌思客会丨刘世锦:  混合所有制的前提就是国企改革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缺少共识,有很大争议。那么,争议的背后,首先需要正本清源。[查看详细]
  • 梁振英:  “一带一路”涵盖的亚洲、欧洲、非洲中很多国家需要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香港作为世界知名的金融城市,有能力为建设项目进行融资。[查看详细]
  • 博鳌思客会丨董明珠:  可以说,格力几乎没有任何官商勾结的事情,应该说不存在腐败的问题。确实,腐败已经影响到我们国家的发展,但是我想这个问题绝对不只发生在中国,全世界哪怕是发达国家依然有这样的事件发生,只是概率大和小、现象多和少的问题。[查看详细]
  • 刘永好:  在粮食安全问题凸显的今天,我国应着重保障口粮安全,适度减少对非口粮的补贴和收储,逐步地放开非口粮,拿出资金用来补贴口粮。[查看详细]
  • 博鳌思客会丨龙永图:  要真正解决好政府和企业的关系,还是要以法律为底线来确定关系的基本框架。包括中国在内,任何国家的政府官员和企业家肯定要建立一种比较亲密的关系。因为只有建立一个比较亲密、和谐的关系以后,这个国家的经济才能发展。[查看详细]
  • 楼继伟:  中国整体债务占GDP比重不到40%,相比其他国家是比较低的,整个地方政府最终要偿还的债务规模在12万亿至13万亿元之间,中国总体债务规模可控。[查看详细]
  • 博鳌思客会丨郑永年:  现在讲政商关系,很多人过分关注其负面影响,却忽视了其他一些问题。很多国家都因为建立不起政商关系而无法发展经济,因为发展经济不能光靠政治人物,还要靠企业家。政治人物要靠企业家来发展经济、提升经济,因为政府不是一个经济的主体,企业家才是,所以政府一定要支持企业。[查看详细]
  • 樊纲:  过去30年,中国不是年年都实现了两位数的高增长,经济增速超过10%一定会伴随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现在回到7%左右的增长其实是回归正常增长。[查看详细]
  • 支树平:  中国正着手修订食品安全法,运用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来加强食品监管。[查看详细]
  • 计葵生:  互联网金融已是中国新常态下的新引擎。[查看详细]
  • 梅拉梅德:  亚洲经济总量至少占世界三分之一,需要类似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提供服务,美国不加入亚投行非明智之举。[查看详细]
  • 周文重:  在此背景下,亚洲国家能否继续发展的关键在于能否正视历史、妥善处理分歧,聚焦共同利益,把互利共赢的合作愿望落到实处。[查看详细]
  • 周天勇:  中国对外开放亟待转型升级。要以升级换代的对外开放新模式,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对外开放已经到了迫切需要转型升级的时候。随着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过去低成本产品出口导向的开放战略已不可持续。[查看详细]
  • 郭重庆:  中国制造业升级与其叫中国版的工业4.0,不如用“互联网+”的提法。[查看详细]
  • 周文重:  亚洲一体化机遇与挑战并存,任何国家在亚洲都不可能脱离其他国家单独发展,而亚洲也必然要走一条共同发展,互利共赢的道路。[查看详细]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