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一座生态公园的启示

2017-09-30 07:53   来源: 海南日报


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已成为海口的一张生态名片。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凤翔公园梯田湿地融合了10余项中国科学院水处理专利技术。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核心提示

    用“湿地”来概括系统,用“生态”来统领理念,此轮美舍河水体治理一开始就站位较高,推进过程备受瞩目。待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出落”得愈发漂亮,一时间,参观和考察这条河流如何“实践生态文明建设”成为热门,市民入园活动休闲如潮。

    嚷嚷了十几年的美舍河整治,未见根本性改善,7个月前沿线流域生活污水日排放量还多达8万吨,但抱以观望态度的市民逐渐就见到了河水渐清、鸟飞鱼跃的成效。

    海口市委书记张琦表示,美舍河既是一个城市水体治理范本,更是一个培养全民建立生态思维、树立生态观念、提高生态素养的课堂。

    美舍河治水作为海口城市更新7大板块“首场”,解决黑臭水体的同时,要“更新”出一条怡人的生态河流,让城市更加宜居。同时通过新理念下的公园建设,让公众理解:生态破坏易、修复难,人工湿地正在极力弥补消失的自然湿地。

    凤翔公园位于美舍河上游,椰海大道北侧,总面积超过万绿园。海口决定修建生态公园前,此地沿路是一排简易木材铺面、加工厂,厂棚北侧是土山包,再往北连着一大片鱼塘。其生态修复力求保证整体水质净化和实现整体景观效果。

    仅以人工梯田湿地和乾坤湖周边自然保护为剖面,本文尝试解读一座生态公园带来的启示。

    A

    人工湿地

    一般而言,人工湿地的处理效率是天然湿地处理效率的30倍至50倍

    台地利用——对一块土坡的尊重

    7个月前,海口美舍河水体治理和生态修复项目顾问邓新兵首次踏进凤翔公园施工现场,第一件事是要来施工图。

    大致扫了几眼,邓新兵拔腿朝西南方向走。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镇水务与工程研究分院能源所的工程师胡筱心里有点惊讶,与同事们交换了一下眼神,赶紧跟了上去。

    “10万方!”邓新兵一直走到正在开挖的人工湿地前停住,然后说出一个数字。胡筱知道,邓新兵估算出了土方量,这也是整个公园工程量最大的地方。接下来,邓新兵要求调整台地的高差,因为台地超过一定标高,在功能上并不起作用,却让工程量增加了许多。胡筱暗暗佩服,美舍河治水请来的果然都是行家。

    “城市生态公园,应该从任何一个细节都体现对自然的尊重、对场所的尊重和对人的尊重。”美舍河水体治理和生态修复项目现场指挥长、海口市常务副市长顾刚表示,凤翔公园的设计和施工,一开始就强调挖方与填方的场内平衡。

    邓新兵的调整节约了人力物力,且没有改变“梯田”的实质。将一块土坡设计成梯田,使其发挥湿地的功能,创意又来自传统农耕文化。

    “梯田体现了我们祖先在环境运用方面的智慧。利用丘陵山坡地,沿其等高线方向修筑的条状阶台式或波浪式断面的田地,通风透光条件好,蓄水、保土、增产作用显著。凤翔公园人工湿地同样借鉴了梯田的形态和功能。”中规院城镇水务与工程研究分院能源所副所长王晨认为。

    八级梯田——10余项中科院专利

    2017年3月20日,施工第40天,八级梯田已现雏形;3月26日,挡墙修筑后,整理出梯田湿地面积1.4万平方米;4月2日,开始往梯田湿地里填料,随后种植睡莲、再力花等水生植物;4月11日,三级梯田完成蓄水实验,经过植物和两层粗石子、细石子的过滤,水逐渐变清。

    梯田“陇”上行,紫色、粉色睡莲悄然绽放,每一块“田地”分种的花叶芦竹、水生美人蕉等不同植物,在风中摇曳生姿。依此计划,凤翔梯田湿地近期每天处理0.5万吨生活污水,远期将处理1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尾水。

    “它融合了10余项中国科学院水处理专利技术,包括人工湿地的生物生态组合工艺,高效的反硝化除磷填料组合,植物固体碳源补充,污水的快速布配形成动态的保水层等。”海南天泰环境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坤介绍。

    梯田分为八级,每一级80厘米高,由各种粒径不同的基质材料和生物填料颗粒组成,每一层都对污水有一定程度的净化作用。

    每三级梯田又作为一个组合处理单元,污水在其间有组织地进行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垂直流动,通过填料的过滤、植物根系的吸收、微生物的代谢作用,去除水中的有机物、氮、磷、病原微生物等污染物质。

    “简单说,就是污水通过梯田湿地的‘填料过滤’‘植物根系吸收’‘微生物代谢’三方面作用,最后出水水质达到生态景观用水标准。”彭坤表示。

    组合湿地——系统高效修复生态

    “严格地说,整个公园已经不属于自然湿地范畴了。”王晨认为。

    八级梯田湿地南侧完成了一座一体化提升泵站建设,它将周边居民散排的低浓度污水收集处理后,再把尾水排入梯田湿地上游。经过梯田一级级自然过滤后,出来的已是深度净化后的净水,再排入美舍河进行景观补水。因此,这些梯田被称为“功能性人工湿地”。

    与公园建设同步,海口相关部门对美舍河凤翔段进行了前期排查摸底,发现该段共有100多个排水口,其中包括30个污水口。3个月后,根据河段情况,项目工程队铺设了近3700米的截污管道,截住了污水。

    一边截污纳管,一边破除河道“两面光”,在河道里种植了矮型苦草、轮叶黑藻、狐尾藻等水生植物后,这一段河流可被称为“表流湿地”。

    “表流湿地”还表现在更大范围的河道区。公园北侧的乾坤湖,本身自然条件非常好,在清理了水葫芦后,为了起到更好的生态效果,项目工程队在湖水中埋入了净水设施,提高了溶解氧浓度,促进了需氧微生物降解有机物。

    王晨认为,凤翔公园因地制宜设计的几种人工湿地,除了整治堤岸,减少面源污染,更是起到了片区生态保护、修复和生态质量提升的效果。

    “人工湿地也是一个综合的生态系统。”邓新兵特别强调湿地的系统性,“一般而言,人工湿地处理效率是天然湿地处理效率的30倍至50倍。美舍河治水遵照湿地系统理念,追求的是生态修复的高效率。”

    B

    生命共同体

    山水林田湖草里鹭鸟天堂,在乾坤湖这个节点都可以找到

    破堤造滩涂——为鹭鸟建“饭厅”

    夕阳下,数十只鹭鸟停留在湖心岛的树梢上,金色天空、绿色树丛、白色鸟儿组合的画面,美丽得不似人间。

    今年4月的一个傍晚,专业摄影师拍摄凤翔公园时,无意中获得一幅绝美照片,一时间成为海口热门话题。

    “凤翔公园有鹭鸟?”“美舍河治水开工一两个月就见成效了?”市民议论纷纷。

    “乾坤湖本是海口主城区鹭鸟栖息地之一。”全球环境基金海南湿地保护体系项目宣传教育专家卢刚说。乾坤湖周边交通不便,反而成了鹭鸟在城市里的家园。

    美舍河凤翔段在河道植草时,需将河水放浅。“只要露出滩涂,鹭鸟就来觅食了。”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透露这个物种的秘密。

    那么滩涂要露出多高呢?凤翔公园着手生态修复时,决定大胆地将乾坤湖与美舍河分割堤切成数段,再用推土机将土地推成一块块浅浅的滩涂。水涨时漫过小滩,水退时露出泥土、杂草,滩上无需种植灌木,仅留给鹭鸟站立、觅食。

    “如此一来,堤岸的岸线面积成倍增加。水草包括水生植物有更多的生长空间,鱼、虾、蟹有更多的觅食空间,鹭鸟也就有了自己的‘饭厅’。”北京土人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海绵城市建设分院景观设计室主任张建乔说。

    卢刚介绍,鹭鸟是湿地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生物种类之一,也是环境质量评价的一类指示动物。作为一种可以在城市公园里生活的鸟类,鹭岛在广州、厦门都有分布。但由于人类生产生活无序扩张,湿地环境受到破坏,生态恶化,鹭鸟栖息地锐减,或者鹭鸟集群营巢远离觅食地,导致城市鹭鸟减少。

    “凤翔公园乾坤湖的生态修复,实现了鹭鸟生境营造。”卢刚表示。

    调整方案——子非鸟,焉知鸟之乐

    生态公园建造,除了尊重自然、尊重场所、尊重人,还体现在对鸟的尊重上。

    鸟与人的距离多远为宜,是凤翔公园生态修复中尤其注重的生态细节。距离远了,人看不到鸟,享受不到自然界的乐趣;距离近了,鸟受惊吓飞走,也是对它们的打扰。

    “久不接触自然,通常市民、游客不理解要与鸟保持一定距离才是对鸟的保护。人快乐了,并不代表鸟快乐。”王晨解释,不同鸟类有不同的习性,在与人保持距离远近方面,鹭鸟就与海鸟不同。

    张建乔介绍,为了给鹭鸟提供不受人类干扰的、满足其营巢觅食需求的生活环境,专家们仔细研究了乾坤湖及周边环境,由此选址、营造生境,并划分满足人的亲水需求的活动空间,划定游人活动影响范围。

    “无论城市还是野外,营巢地(包括树高)、觅食地鹭鸟的平均惊飞距离都应该在100米以上。”卢刚认为。

    “人与其他生物都是生态系统的一分子,大家在大自然面前都是平等的。人与鸟相处久了,会呈现和谐共存的画面。”邓新兵对此非常有信心。

    邓新兵介绍,正因为时刻警醒对鹭鸟的尊重,海口市政府下决心调整了凤翔公园最初的规划方案,去掉了沿河慢行的飘桥,也让湖心岛独立,不再通过桥梁将其与游人活动区连接。

    “为了尊重白鹭生活习性,打造鹭鸟天堂,我们还调整了灯光方案,并计划在凤翔公园二期完工后,加强对公园噪音的管理。”邓新兵表示。

    共同体三性——系统性、连续性、完整性

    据说乾坤湖原名苍屹湖。史料记载,苍屹山位于府城南郭,美舍河绕城而过,在二里外洗马桥处水积成湖,满湖荷叶一碧万顷。日出之时,水汽弥漫,石峰屹立,紫光四射,人称“紫光峰”,又叫“小瀛洲”。于是,湖边村庄被命名“迈瀛”,取“直迈瀛洲”之意。

    后来苍屹山淹没在城市楼宇间,湖成了鱼塘。凤翔公园生态修复,第一件事是“退塘还湿”,营造湿地空间;破除堤坝亦是“退塘还河”,在美舍河下游闸门的作用下,可提高30万立方米的雨洪调蓄能力。湖心岛上、湖边高地的树木,湖岸农田菜地保持功能不变。由此保留了完整的“山水林田湖草”景致。

    “‘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道理谁都懂,习总书记用‘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这句话概括,非常形象。”张琦说。

    随着凤翔公园生态修复的推进,大家越来越加深了对“生命共同体”的认识。

    “生命共同体有‘三性’,系统性、连续性和完整性,水从山上发源出来,山由土石构成,土石由树木巩固,树木涵养水源,这是一个完美的循环过程。”海口市长倪强认为,凤翔公园乾坤湖区域因此被赋予了更多意义。

    “公园是人工化的自然,也是人类对自然的再理解、再认识和再构建。凤翔公园既是一座生态公园,就已经处处融入了人类对生态的解读。”顾刚进一步解释。

    为此,专家们继续建言,想方设法改变凤翔公园目前生境单一的状况,如萤火虫入园安家,有针对性地增加冬候鸟、夏候鸟、留鸟等等。(记者 刘贡 见习记者 梁君穷)

[责任编辑: 易洁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41121748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