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海口施茶村:一盏清茶涤乡风

2017-07-17 17:10   来源: 海南日报


施茶村的迈宝仙井纪念亭。


施茶村委会的昌道村,午后,村民在大树下乘凉。


施茶村一水井旁的石碑。

    缘由一盏清茶,而建一座茶亭,得名“施茶村”。 

    历史的回音和温度总能在某个转角为后人倾听或触摸。穿梭在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的羊肠小道间,转角出现了一处名为“施茶”的村落。 

    火山石垒成的村道围墙两边,是原生态的绿色植被,林中的石头上长满了形如金钗的石斛;道路两边盛开着三角梅、火山玫瑰,空气中弥漫着菠萝蜜、黄皮等阵阵果香,错落有致的火山民居整洁静谧…… 

    拥有美社、吴洪、春藏、博抚、国群、美富、儒黄和官良等八个自然村的施茶村,是海南雷琼世界地质公园所在地。这里世代流传着一段段乐善好施的佳话,有着积德行善的优良传统。村名的由来与琼崖名士丘濬乐善施济、修建茶亭接济行人密不可分,村口的迈宝仙井更是流传着一段吕洞宾指路掘泉的传说故事。 

    在岁月流转中,施茶早已不止于“施茶水”,更是一种乡风民风。经过传统美德的滋养,施茶村村民积德行善、惠同乡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施茶村旧貌换新颜,越来越多的村民凭借石斛“在家门口上班,吃上了旅游饭”。

    迈宝仙井 引水得清泉

    施茶亭,顾名思义,就是施舍茶水的凉亭。

    石山之路是一条古道,是过去石山、美安、长流,甚至澄迈县乃及琼西部分乡民通往琼州府的必经之路。相传很久以前,有位心地善良的石山姑娘在枇杷树下搭建一间茅草亭,备有茶水,供过往行人饮用。当过路人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时,有一大杯凉茶解渴,胜过甘霖玉露。至于这所亭子何年所建、村姑姓甚名谁,也只是流传于村民口中。

    或是由于象征乐善好施的施茶亭是个美好的事物,百姓总愿意相信它的诞生源于美丽的传说。如今,记者在施茶村村委会办公大楼不远处的公路边上,发现一座古香古色的亭子,亭额上书“迈宝仙井纪念亭”,亭柱上刻有一幅顶格镶字对联:迈祖吕仙留鞭影,宝山古井涌德泉。

    亭子背后是一座小庙宇,庙堂内除了神像,还在后墙壁画中描绘着吕洞宾牵马向民妇讨水的故事,向人们说明了此亭此庙的来历,但记者到访时庙宇门锁紧闭,听村里人说,庙宇里还有诗注解:“日落西云山,马思解渴甘。妇济坛中水,仙津迈宝泉。”

    施茶村党支部书记洪义乾是土生土长的施茶人,他说施茶村至今还有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在宋代的时候,吕洞宾云游路过此地,人疲马乏,突然遇到一名叫迈宝的妇人外出取水而归,便停下马问道:“马欲饮水,请施一瓢。”这位妇人答道:“愿济解渴。”但是坛子口小,有何办法?这位妇女就按照神仙的说法,在路边挖一小坑,把坛子里的水倒进去,让马喝够。

    临行前,吕洞宾指着土坑对迈宝说:“在此挖掘,可得清泉。”说罢即扬长而去。迈宝低头一看,果然这个土坑有细流涓涓而出,急忙叫来村中父老,在此地挖土砌井。从此,世世代代饱受缺水之苦的石山百姓喝上了清甜的泉水。

    饮水不忘挖井人,为了纪念造福人民的迈宝婆,自古以来,每年农历二月十二日这一天,各村父老乡亲、男女老少,都参加纪念迈宝婆的活动,集中各村代表举行公祭仪式,歌颂迈宝婆。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汇成一首七言绝句:泽福四方神仙井,名扬内外施茶坡。十八村寨邱公铺,老少敬祟迈宝婆。

    石山属火山熔岩地带,地表水源奇缺。旧时的石山,一个家庭有多少水缸,往往成为财富的象征和婚娶的标准。也因为如此,迈宝仙井的故事流传久远。

    丘公乐善好施建茶亭

    施茶,在古时十分常见。浙江、福建等地都建有与当地历史有关联的施茶亭。宋代的刘黻就用“世路几销歇,一翁常施茶”描述了这种景象;鲁迅先生也曾为行人施茶。萍水相逢的人们路过茶亭,“四大皆空,坐片刻不分你我;两头是路,喝一杯各自西东。”

    民间故事的美好让人对施茶村心向往之。其实,有关施茶亭的记载并非无迹可寻,有文字记载的“施茶亭”故事,见于《琼山县志》。

    该志载:“施茶亭在县西三十里许,其地无憩息所,来往苦。明大学士丘濬因卜葬母,曾经其地,建亭施茶水以济行人,施茶铺之名实缘斯起。”所以另一说法是,施茶亭是丘濬在葬母守孝期间,为方便路人而设的。

    对于丘濬,我们并不陌生。明朝大学士丘濬,注重仁义道德、孝礼谦让,他建亭施茶助人,也在情理之中。

    据记载,丘濬回乡经过石山一带连接府城与澄迈的官道中点,所遇商客学子络绎不绝,但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片荒芜,炎炎烈日找不到一碗水喝。见此情景,他心生怜悯,于是捐资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凉亭,并雇人长期在此烧水施茶,普惠路人……故名“施茶亭”。

    施茶亭建好之后,路人多在此驻足歇荫、饮茶,又因这里地处交通要道,渐渐地,人们在施茶亭旁边建起了一些小商铺。

    “亭久倾圮,屡有修筑。近年,符云官倡捐……”文献记载,风吹日晒,亭子破败后,村民勤捐,筹资重修。《发现海口·人文圣地火山口》作者蒙乐生在书中写道,这其中的“近年”,指的是100多年前的清末民初修志之时,说明丘濬建亭施茶,影响深远。

    昔日秀才符云官缅怀名贤丘濬,前来寻访施茶铺遗迹。目睹铺宇受损惨状,感慨万分。在他的倡捐带动下,地方父老陈星辉等劝捐重修,修建了“丘公施茶楼”。随着人气的聚集,这些商铺逐步成为一个辐射周边的小集市,名称沿用丘公所建的施茶亭,称为“施茶铺”。

    文献中还附有符云官的一首诗,诗云:“四百年来径未荒,名贤坐置不能忘。情深过客匆匆感,心切劳人草草伤。几时繁枝阴庭户,数椽小屋老风霜。吾曾游访寻遗迹,修筑先倾笑阮囊。愧为后学景前贤,每叹遗亭几海田。西向青山迎爽气,东临仙井汲清泉。不妨鞭影停门外,犹有棠阴憩舍边。施济余恩虽已渺,芳名尚幸传至今。”

    芳名尚幸至今传

    沧海遗珠,本是荒芜之地的村落因为丘濬施茶聚众,成为四通八达之地,更将村口博抚等8个村庄联成一片。施茶村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丘濬建亭施茶、迈宝仙井的美好传说,乐善好施代代相传,滋润着子孙后代的心田……

    数百年白煦过隙,施茶村的施茶亭虽不复存在,但有关施茶亭的记载仍在,施茶的故事仍讲,“施茶”之名也在一直沿用。

    穿过时空长廊,往回看,如今的施茶村早已是巨变沧桑。古时在此歇脚喝茶的匆匆行人怎么也想不到,如若他们当下再次路过施茶村,沿途所见是长在火山石上的“养生仙草”石斛,沿途所听全是“电商销售农产品”这个新鲜玩意……

    地少石多的施茶村变得越来越宜居,在施茶村村民的巧手和妙思下,长势旺盛的石斛和原始自然的火山地貌,就这样被创造出了一幅幅难寻的乡村美景。尽管这里还不是景点,但每天都有大批的客人来参观、取经。

    洪义乾说,在施茶村,村民不砍一棵树,不搬一块石头,采用火山岩地下矿泉水喷灌,让接近自然的生长环境滋养优质的火山石斛。

    施济馀恩虽已渺,芳名尚幸至今传。无论施茶亭起源于村姑、神仙还是丘濬,施茶村乐善好施的传统始终被后世铭记。

    从过去的施茶亭到施茶铺,从施茶铺到施茶村,再到现在的施茶村委会,一杯清茶,洗涤乡风、滋养民风,慈善之举,启迪后人、影响千秋。(记者王玉洁 实习生吴宛曼)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9112133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