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频道
>>正文

三亚“双修”宣战“城市病”

2016-11-21 15:21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三亚在全国率先开展“生态修复、城市修补”试点工作,探索城市内涵式发展道路,突破城市管理、城市规划等狭义“城市工作”,从全局、系统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城市、谋划城市的发展


三亚城区正在打造的城市湿地公园。新华网 喻涛 摄

    三亚的美丽令人向往。

    经历了两个“三十年”,三亚从小渔村变成一个国内外知名的旅游城市。但快速发展下,无序扩张和“野蛮生长”,旅游市场混乱、违法建筑泛滥、河水污染严重、城市形态风貌失控等乱象日益凸显,黯淡了南海明珠的迷人光彩。

    2015年以来,三亚市在全国率先开展“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工作,着力整治城市发展乱象,对久治不愈的“城市病”实施“根除术”。

    “双修”给三亚带来了一场革命。实现了三大转变,从迷恋高楼大厦到以绿水青山为魂,实现对城市内涵和品质认识上的转变;从“面子”光鲜到“里子”筋强骨健、血脉相通,转变了城市建设和治理方式;从经济挂帅到生态优先,执政理念和政绩目标发生了转变。

    旅游整治打响治乱“第一枪”

    刚刚结束的国庆黄金周,三亚全市接待游客61.23万人次,同比增长21.01%,旅游总收入32.07亿元,同比增长38.8%。抽样调查数据显示,非第一次到三亚的游客在游客群体中占比60%。整治之后的三亚旅游市场平稳增长,好评不断。

    一年多前,三亚在一些游客眼中是一座“杀气腾腾”的城市:欺客宰客、酒店价格畸高、“黑社”“黑导”“黑店”等问题丛生。

    旅游市场管理之乱是三亚的心头之痛。

    为了实现标本兼治,三亚大刀阔斧改革旅游行政管理体制。海南省委常委、时任三亚市委书记张琦介绍,2014年11月,三亚市成立了由书记、市长亲自挂帅的旅游市场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分管旅游,各区、市旅游委、公安局等35个单位为成员联合执法,建立“网—线—点”立体式旅游监管机制,彻底打破了部门分散执法、管理的状态,责任对接由区到单位、到人,提高管理效能。

    三亚设立了全国首支旅游警察队伍,实现了行政执法与刑事执法无缝衔接。三亚旅游警察支队负责人朱海亮透露,旅游警察设立至今,已通过游客举报、明察暗访等多种方式,共办理涉旅刑事案件3宗,刑事拘留10人,办理治安案件212起,行政拘留245人,旅游投诉量下降50%。

    旅游产业链长,新、老问题层出不穷,被动治理只能疲于应付。为更好实现从“被动治”到“主动管”,一年多来三亚35个涉旅单位组建了105个职能部门交叉暗访组及10个客源地暗访组,目前,共进行了3000组次的暗访。

    对欺客宰客等不法行为用“重典”。针对游客反映较集中的买水果缺斤少两问题,三亚规定对不能出具有效消费票据、无固定标准秤、欺客宰客、不明码标价、违建场所内经营的水果店(点)一律关停。

    今年3月,三亚市吉阳区鸿港市场一水果店掺杂物增重。涉事水果店无照经营被依法取缔,店主被列入信用管理的黑名单,三年内不得从事水果经营。

    从补齐旅游监管体制的“短板”处发力,三亚有效解决了管理机制不科学、管理手段缺乏有效性、管理能力薄弱等深层次矛盾,使欺客宰客、高额回扣、以次充好等市场乱象得到有效整治,旅游市场秩序持续向好。今年春节和国庆黄金周政府服务热线和旅游服务热线满意度95%左右。


资料图:拆违补沙后的三亚湾

    铁拳打违啃下“硬骨头”

    违法建筑是城市毒瘤,侵占城市土地,损害城市风貌,带来安全隐患。在三亚,违建是“城市病”的突出症状。

    天涯区海坡村与风景优美的三亚湾一路之隔。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让整个村子成了违建重灾区。本刊记者采访看到,村子里巷道狭窄却高楼林立,大量违建间距不到一米,大多是“握手楼”、“接吻楼”,安全隐患重重。

    “海坡村面积只有230多亩,本地村民3000人左右。但违建多达数百栋近100万平方米,其中单体面积最大的一栋有4万多平方米”。天涯区城管局执法四大队队长李伟说,违建通常以本地人出地,外来老板出钱的“合作”模式运作,不仅盖住房还建设成酒店,2015年出租高峰时村里的人口达到了6万多人。

    农田里长出来的金阳光违建小区是三亚最大的违建之一。这个农业科研用地上的小区,在拆除前已建成楼房17栋,房屋1988套,总建筑面积11.43万平方米,1370户购房户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

    截至2014年底,三亚共有违法建筑达1.5万栋,建筑面积723万平方米。

    海坡村打响拆违第一枪,村内的凤凰豪生五星级酒店、馨雅国际度假酒店、万润海景酒店等大型违建酒店陆续被拆除。在拆除金阳光小区的过程中,三亚对重点户对象采取工作小组包户的方法开展思想工作,取得理解,化解冲突。同时,严查违建背后的官商勾结,查处参与金阳光违建的热带农业科学研究院原院长张德文,并引导户主拿起法律武器,起诉开发商,通过合法途径维权。经过4个月努力,大多数租户的态度一次比一次缓和,逐渐转为支持和配合政府拆违。这个违建小区在历时半年后全部拆迁并恢复农田。

    严打“保护伞”,追责打违不力。2015年,三亚对打违不力的部门和个人进行严厉问责,共问责26人次。

    为提高攻坚克难的效力,三亚首创通过微信工作群治理城市。一年来建立各级各类微信工作群288个,基本实现出现问题“马上就办”,市级指令无需组织开会、只需两次转发就能传达至基层一线执行。

    “微信工作群在打违治乱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各级微信群里,各区、各部门不仅工作中暗中较劲比实效,还交流工作办法和新思路,比如海棠区利用卫星定位技术对违建‘露头就打,打早打小’。”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王宏宁说,在这种动真碰硬的决心下,拆除违建势如破竹。

    违建重灾区海坡村一年多时间拆除了近40万平方米违建,剩下约60万平方米等待拆除中。从2015年4月至今,三亚市已拆除违建10789栋,面积达到622.8万平方米。


三亚城区正在打造的城市湿地公园。新华网 喻涛 摄

    长效机制提升治理能力

    三亚以搬掉“四个全面发展”拦路虎的坚决态度向城市乱象宣战,完成了各项许多人担心完不成的治理任务。

    治理城市水污染。通过新建污水管网、截污和拆除沿河200家养殖场等措施,三亚河水质目前由劣Ⅴ类提升到Ⅳ类以上,沿河红树林生长茂盛,成为不可多得的城市风景。

    整治交通拥堵。随着凤凰岭公园段市政道路开通、解放二路四车道变七车道改造工程等完工,城乡交通综合网络建设全面提速,交通拥堵极大缓解。

    提升城市风貌景观。完成城市立面改造后的解放路白墙棕窗、通廊绿树,仿佛回到骑楼林立的80年代,三亚使散落在城市中的文脉得到修补和延续,城市的气质风貌彰显。

    “城市病不仅根治难,又易发多发且容易反弹。”三亚市市长吴岩峻说,城市治理不能翻烧饼,三亚还在建立治理的长效机制上进行实践和探索,提升治理能力,力求实现长治久安。

    改革行政管理体制,与城市转型中的治理相适应。三亚市副市长李劲松表示,城市管理中的很多问题的症结在于体制不顺,职能交叉、多头管理的情况,在旅游管理和城市治污等方面都有体现。以三亚河治污为例,涉及水务、住建、环保、林业、农业诸多部门,建管网这一块都有好几个部门互相扯皮。最后通过体制改革,三亚将污水管网交由住建部门来管,污水处理厂由水务局来管,权责明确,扭转了九龙治水的局面。

    在旅游市场整治中,三亚探索“大旅游”管理体制改革,成立了由书记、市长亲自挂帅的旅游市场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各区、市旅游委、交通局、公安局等35个单位联合执法,建立“网—线—点”立体式旅游监管机制,形成齐抓共管“一盘棋”,也是治理成功的关键。

    出台和完善规章制度,将城市治理纳入法制轨道。近一年来,三亚先后针对城市建设出台了14项部门管理规定和6部城市建设技术标准。编制完成《三亚市生态修复城市修补总体规划》及海绵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城市等6项规划,以城市总体设计的系统思路引领城市建设和管理。

    市规划局副局长高中贵说,为消除“城市病”滋生土壤,三亚在推行“多规合一”改革的同时打破规划难落地的状况,聘请中规院专家全程参与规划项目实施,确保规划落地,规划实施后三亚的交通乱象和生态环境将进一步改善。

    在旅游市场的管理上,制定了包括《三亚市旅游市场综合整治工作机构常态化工作机制》在内的13个常态化旅游管理办法,形成了暗访机制、举报机制、督办机制、旅游警察协助机制等11个长效机制,保持了对旅游市场违规行为的制度化高压态势。

    构建高效联动的工作平台。成立于去年9月30日的市民游客服务中心,为市民、游客提供求助、咨询、投诉、举报、建议等24小时“一站式”服务,十余个涉旅监管单位同场办公,形成旅游警察、旅游巡回法庭、旅游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行政执法部门“四位一体”的专业化旅游市场监管处置管理模式,政府部门直接对接游客投诉,防止推诿扯皮。自“12345”与“12301”热线并线运行管理入驻中心以来,共受理市民诉求和涉旅来电近4万件,办结率都在99.8%以上,回访满意率达95%左右,争取理赔金额约216万余元。

    此外,三亚启动了“无违建”示范点创建,通过构建起“职能部门+基层组织”的管理体系,实现对新增违建的早发现、早制止、早处置,并逐步形成立体化的违建管控体系。今年以来三亚已经实现了违建“零增长”。(记者 凌广志 郑玮娜 涂超华)

[责任编辑: 张瑜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41119955395